• 第21章 罪恶滔天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62字

    李向伟嘿嘿的笑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没怎么念过书,但我知道,人得有骨干劲儿,有股狠劲儿,要不然这辈子别想出头。”

    “干劲儿和狠劲儿都没错,错的是你用错了地方,你的贪欲扭曲了人性,靠伤天害理来获得自己想要的生活,根本长久不了。”吴道说着,拿出了一幅画。

    李向伟正色打量着,“这画是……”

    “一个自闭症患者的画,你杀人的当天,他恰好看见了。”吴道把画丢在他面前,“死者是他哥哥,亲眼目睹自己的亲人被杀,在他的心理留下了永久的创伤,他每天唯一的事情,就是不断的重复那一天的画,那是他和哥哥最后一次见面的场景,麻绳套在哥哥的脖子上,哥哥不断的挣扎,直到最后被勒断了胫骨死去……”

    “那个哭泣的小人就是他自己,他根本不明白什么叫死,他还以为哥哥总有一天会回来,所以一直守在破旧的小屋子里,寒冬腊月或是夏日三伏,都只能缩在小角落抱着满是灰尘和污垢的摊子,等着他的哥哥……”

    “你别说了!”李向伟别过头去,“我没办法!我要出人头地,我要有钱,我再也不想做一个低三下四的包工头,让城里人呼来喝去的!你知道被人家当贼一样盯着工作的感觉么,你知道被人拖欠工程款不给,我像个孙子似得一家一家去求人家时候的感觉吗?你们根本什么都不懂!你们这些城里人,生来就养尊处优,自以为比别人优越,实际上你们更虚伪,更贪婪!”

    “你遭遇的那些不公,并不能成为你去伤害别人获利的借口,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欲望、激情、理智,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是动物也有欲望、激情,唯独没有理智,你在杀人的时候,和没有理智的动物没有区别。”吴道全盘否定了他的话。

    “他们要么只残疾人,要么是智障,活着也不见得有什么贡献,在社会上也不过是被别人当个笑柄,还不如死了成全了我,至少我每年都会去庙舍点儿钱,给他们超度超度,让他们下辈子投胎去个好人家。”李向伟狂妄的笑了起来,自以为讲的很有道理。

    如果不是有警察这个身份,吴道可能会冲过去对他一顿暴打,问问他到底是人还是畜生!

    但此刻,他只能坐在他的对面,听这个疯子讲述疯狂的作案过程。

    “其实,一开始我也害怕,之前在老家也就逢年过节杀个猪宰个鸭什么的,见多了血也害怕,可人一穷,就觉得什么都没意思,也就什么都不怕了,打点子这活也是我从一些报纸上看见过,当时村里发现了矿,前来务工的人也多了,我就寻思,这事儿能干,原本我也犹豫,直到第一次,一个哑巴喝多了,我们俩因为点儿矛盾打了起来,他捡起石头想把我往死里打,我也红了眼,不记得夺过石头砸了他多少下了,直到他的脑袋稀巴烂才停手,我一看这人没气了,怎么办?干脆拖进矿井里,伪造工伤现场,矿里信了,为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打算拿些钱给那哑巴的佳人了事儿,可我知道那哑巴没啥家人,一寻思,这简直就是该着我发财,我也就找人顶了哑巴亲属的名头,搞了一笔钱出来。”李向伟话锋一转,“你们知道多少钱么?”

    “多少?”吴道顺着他的话问了一句。

    “三十万!”李向伟回忆着当时的情形,有点儿得意,“我们谁见过那么多钱啊?要我说,我走到今天这步,和那矿上的负责人也有一半的责任,狼吃肉狗吃屎,谁不知道肉香。”

    “从那之后,你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吴道神情严肃。

    李向伟点头,跟着又是一阵狂妄的笑,“我就是狼,我要吃肉,但得手了几次我也发愁,这些人的尸体要是到处乱埋,早晚还是容易出事儿,我就寻思怎么能藏起来,不被人发现。”

    接下来的事情,基本和吴道侧面了解到的一些差不多。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些文物贩子来到了砀村,用洛阳铲打探洞,结果发现了一处汉代墓葬群,他们接二连三的动作,引起了李向伟的注意。

    由于李向伟时常在矿上加班,回家都会路过东边那片乱坟岗,有那么几次,他看见几个人从地底下钻出来,心想八成遇上了盗墓的,等那伙人走了之后,他本来也想顺手捞一把,可里面基本已经变成一座空墓了,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千八百年了,连棺椁里的尸骨都化成灰了,但他脑子转的很快,当即就想到了把打点子的尸体埋在这里,就算有一天被发现了,也不会有人当做刑事案件来处理。

    很快,他的计划就开始实施了,先是骗一些残障或者智力低下的人来矿上工作,等过一段时间,没人注意的时候,就会伪造矿难,最多的时候一次死了四个人,然后,他再利用小矿山的不正规,花钱雇佣这些死者所谓的‘亲属’来领取赔偿金,一条龙的杀人谋财干得顺风顺水。

    唯一一次倒霉的,就是遇见了毛蛋的哥哥,那人很憨,但也有自己的道道儿,李向伟几次想接近他,骗他下矿井,都被他拒绝了,由于他的反常和抗拒,让李向伟担心事情败露,所以预谋在树林里勒死了他。

    “那人叫向海峰,他弟弟叫向海龙,我当时在火车站那边把他们捡回来的,向海峰死了以后,我也是打算拖进矿坑的,但那天树林里好像有人,我就赶紧跑了,等到天黑了,发现向海峰的尸体还在那里,没被人发现,我就直接丢进墓葬坑了,这笔钱没赚到。”李向伟说的时候,有些懊恼情绪。

    当然,这份懊恼并不是对死者的忏悔,只是没有赚到钱的郁闷而已。

    吴道虽然猜到了案件的过程,但听一个凶手如此慢条斯理的讲述,还是不由得觉得毛骨悚然,那些鲜活的生命,在李向伟的口中比不上蝼蚁,全都是谋财的工具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