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另有真凶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007字

    吴道站在原地,抓起一块小石头扔了过去,张建斌的耳朵微微一动,跟着迅速的闪身躲开了。

    “差点儿被你蒙混过关了。”吴道指了指空荡荡的轮椅。

    张建斌背对着他,双手捏紧,“你们不是已经抓了李向伟了,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李向伟被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看来你这儿消息并不闭塞。”这消息没有见报,而且案件侦办期间,所有行动一律保密,张建斌还真是神通广大。

    吴道拿出了一张卡片丢给他,“这是在你垃圾桶里发现的车票,我们离开了之后,你就尾随去了Z市,你去干嘛了?”

    张建斌的脸上有些绷不住了,露出狰狞的神色,“你太多事了!”

    说完,他突然情绪失控,抄起了墙角的木棍开始追打吴道。

    “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吴道一面闪躲,一面发问,“你是共犯,是你给李向伟提供了便利条件,对吧。”

    张建斌嘶吼,步步紧逼,“他犯的错,他杀的人,照片上很清楚,都是他一个人的错!”

    “那周红霞呢?他怎么得罪了你?”吴道继续发问。

    “什么周红霞,我不认识!你别想套我的话!”张建斌狠狠的一棍子轮空,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深坑。

    吴道心有余悸的长出了口气,还好他躲的快,不然,估计就死这儿了。

    “那就怪了,你说你不认得她,可她在棺材板上写的可是你的名字,你怎么解释?”

    张建斌彻底呆住了,眼神充满了慌乱,“不可能!她死了,我亲眼看见的!死人怎么写字!不可能的!”

    吴道没回答,他的表现已经足够说明周红霞的死与他有关了。

    “你弟弟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你投毒的吧?”吴道反手接住他的木棍,反击了一拳。

    张建斌差点儿跌坐在地上,随手抄起一把椅子砸了过去,“你去死吧!”

    吴道想躲开,但已经有点儿来不及了,只好护住头闭上眼。

    咔嚓。

    料想的疼痛没有传来,反而是椅子断裂的声音异常清脆。

    他睁开眼的时候,郭叛刚好收回腿,对于他们这种长期习武的人来说,踢个椅子和简直就和踢木板一样的简单。

    郭叛半开玩笑,“你不是吧,你连个‘残障人士’都干不过?我要不来,你脑袋开瓢了!”

    “既然过来了,正好把他带回去吧!”吴道起身,整理了下衣物。

    郭叛像是提着小鸡仔似得揪起张建斌,“你的演技不太行,瘫了那么久,也没见你肌肉萎缩什么的。”

    吴道拿出手机播出了刚刚的录音,“你还有什么话说吗?”

    张建斌狠狠的剜了吴道一眼,“你套我话。”

    “走吧,有话回去说吧。”郭叛扯着他的领子推搡了几下。

    第五科办公室。

    “你是怎么知道我去了张家的?”吴道觉得郭叛简直神了。

    郭叛黑灿灿的脸上一阵尴尬,“我是不知道,那天还以为你玩不起甩脸子给我呢,是老江分析的,说你的性格不会无理取闹,一定是有什么事儿,所以就让我跟着你。”

    “老江去哪儿了?”吴道扫了一眼江流的位置。

    郭叛撇嘴,“当然是去刑警队开会,不然还能干什么,也不知道哪有那么多会开。”

    根号拿着新鲜出炉的毒物检测报告递给了吴道,“你猜的没错,张建国确实是慢性化学元素中毒,这种毒素一次性摄入过量会直接致死,如果每天一点计量,长期食用会导致人的肌肉酸痛,脱发,牙齿脱落,精神不安,手足颤动,以及癫痫,对神经系统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等钱,你是怎么怀疑他弟弟中毒的?”郭叛强烈好奇。

    吴道转动着水性笔,“第一,他看张建斌的眼神很凶,对吃食物有着明显的抗拒,而且半夜也不睡觉死死地盯着墙上的全家福,第二,要感谢根号给我的资料,上面有说说毒物沉淀过程有可能造成一些病变,张建国的眼睛特别亮,像是猫科动物一样,太反常了,第三,他发病的时候我托着他的脑袋,结果发现他掉了一大把头发,并且发现他的上颚和下颚都有牙齿缺失的现象,这些符合化学元素中毒的特性。”

    郭叛表示服气,“这孙子太狠了,自己的亲弟弟都能下得去手,他怎么想的呢?”

    “这恐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吴道叹了口气,“有一种人,心里只装着自己,一切对自己不利的人或者事物,他都会想尽办法除掉的。”

    “哎,不管怎么说,这回算是真的结案了吧?你小子可别又出什么幺蛾子考验我们!以后有什么话直说,我不是每次都来得及去救你的!”郭叛调侃着。

    吴道涨红了脸,“我也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但没确认之前不好劳师动众的,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大果盘。”

    “谢哥,就应该带哥去吃一顿好的!”郭叛摸着自己的腹肌,“最近都没什么油水,我的腹肌要塌下了。”

    根号一本正经,“不会塌的,只要你还便秘,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便秘的人的腹肌比通畅的人要发达,你加油!”

    郭叛恨不得冲上去和根号对打,可惜他已经飘回了他的法医室。

    “算他跑的快!要不我上去就一顿暴揍,保准他十天下不来床!”郭叛冲着门口扬了扬拳头。

    吴道也打算开溜,只差一步,被郭叛拽了回来。

    “大财迷,你忘恩负义学的还挺快的,你自己算算我救了你几回了?救命之恩一顿饭都不值吗?”

    吴道满脸堆笑,“值!谁说不值了!回头忙完了,你随便挑!”

    “你少糊弄我,案子都结了,剩下的事儿都是老江出马就能料理的,还有什么事儿需要你忙?”郭叛摆摆手,根本不相信吴道的说辞。

    “张建斌不是正提审呢么,我想去看看,之前有一些想不明白的地方,我听听他怎么说。”吴道说完,脚底抹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