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多行不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24字

    从张建斌的表情不难看出,吴道说的正在无限接近现实。

    回去的路上,江流忍不住问他,“你怎么知道他是故意杀死周红霞的?”

    “这个得感谢交警队提供的资料了,李向伟对于杀人的方式好像一直都很钟情于交通意外,她妻子是这样,合伙人张建斌也是这样,李向伟那么在意钱,难免会在分赃问题上出现矛盾,张建斌知道他做的一切,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所以才会拍下向国锋被害时候的照片,作为自己的护身符。”

    吴道一边说,一边从便利店的冰箱里拿出了瓶矿泉水递给江流。

    “徐悦说过,张建斌和李向伟的关系非常紧密,那么周红霞作为李向伟的情人,两个人出双入对的,不可能没被张建斌遇见过,张建斌在分赃不均后心有怨气,很可能在得知了周红霞怀了李向伟的孩子蓄谋报复,最狠的莫过于杀人妻儿,因为李向伟多年无子,张建斌认为杀了周红霞一尸两命最能打击李向伟,至于杀人的细节和手法,我觉得他倒是说的差不多,这也很好的解释了周红霞赤身裸体的原因。”

    江流喝了一口矿泉水,“那张建斌伪装成残疾是为了掩饰自己具备作案能力?”

    “两个原因,一是想掩饰,博取一定的同情,二应该是李向伟知道了那天在树林里的是张建斌,杀人越货失败了,但是导致了张建斌落下终身残疾,他的威慑目的已经达到了,有可能暂时放他一马。”吴道结了账,“其实我们刚到张家的时候,就已经在张建斌算好的局中了,他的鞋子很新,鞋底却都有不同程度的磨损,如果他真的瘫痪了,那么鞋底应该是比较完好的,再就是那部手机,电池看得出是不久前新换过的,他在等我们来,好把李向伟推给我们。”

    江流不由得对吴道另眼相看,他确实具有出色的分析能力,逻辑思维也很缜密,有某个人当年的影子。

    他分神的时候,吴道已经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苏晓娜。”吴道和江流坐上车,“她应该是取走周红霞十五万的人。”

    见吴道这么肯定的说,江流感到好奇,“你怎么知道?”

    吴道扁了扁嘴,“张建斌杀了周红霞之后,她的衣物什么的都很好处理,但银行卡内是有钱的,所以他留下了,苏晓娜是在他出了车祸以后卷走了赔偿款的,那么很有可能会把那张卡一起拿走。”

    根据派出所反馈的信息,苏晓娜很快被找到了。

    和吴道分析的一样,她就是在ATM机取走了十五万的那个人。

    周红霞和苏晓娜遇到确实是巧合,但张建斌认出了周红霞,为他后续杀死周红霞做了铺垫,这只能说周红霞时运不济,自己把自己送进了鬼门关。

    当时因为周红霞走路撞到了苏晓娜,她手中的证件和单据都掉在了地上,苏晓娜拉住周红霞理论,但周红霞的态度非常差,两个人发生了口角并且动了手,后来张建斌赶到了,她有了依仗才动手打了周红霞,谁知道她就晕了过去,张建斌骗她说周红霞没气了,让她赶紧跑,再后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这么多年了,她还一直以为是自己杀了人,整天吓得要死。

    “哎,警察同志,我这是什么罪过?我没杀人!”苏晓娜不停的追问。

    吴道揉了揉太阳穴,这女的聒噪的要命,“

    现下她和张万志一样,都将被起诉,为了曾经犯过的错承担法律责任。

    张万志的事情,李世财来求了情,甚至还发动村里的群众写了好多联名信,说他也是一时糊涂才包庇了张建斌,但法理和情理是两码事儿,江流表示也无能为力,但会尽量体量他们家的具体情况,给予一定的宽容处理。

    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李向伟和张建斌的供述彻底还原了犯罪过程。

    他们俩确实是曾经要好的合伙人,但只是在没发财之前,两个人都有着一夜暴富,天降横财的白日梦,恰好机会来了,砀村的小矿山就是他们梦开始的地方。

    李向伟负责拐人,他的目标大部分是残障或者智力低下的流浪者,也有一些大龄青年,急需赚钱回家娶媳妇的,张建斌负责将那些人分配到自己的小队,等到李向伟将人处理掉之后,他会第一时间到现场,然后申报矿难,剩下处理尸体和冒名顶替的事情全部都由李向伟来着手。

    张建斌曾经是砀村的第一代大学生,文采和口才都不错,品行也是有口皆碑,所以很少有人质疑他的话,再加上承包小矿山的富商也怕出事,每次都选择花钱消灾,这才导致了滔天罪行一直没有被发现。

    至于,张家的老宅连续发生的怪事儿其实也间接和李向伟、张建斌的恶行有关,第一个死去的是张家老爷子,张家刚刚打算在村东头儿盖房子的时候,李向伟就直嚷嚷断了自己的财路,叫着张建斌一起回去看看,那天晚上,张建斌第一次和李向伟进入到墓道,他才发现李向伟找到了绝佳的藏尸地点就是古代墓葬群,俩人从地下出来的时候,刚好张家老爷子出来解手,听见了动静的张老爷子看见了乱坟岗有黑影晃动,当时就吓的犯了心梗。

    第二个死去的张万志的老婆,可能也是心理作用,人云亦云的结果,在长期的担惊受怕下,活在抑郁中,原本的病情加重,去世了。

    至于张建国的媳妇则是最冤的,因为以为张建国得了绝症,又无力医治好自己的丈夫,一时想不开才吊死在院子里的。

    “其实老张家一家人确实也不容易,摊上这么个败家子,狠起来连自己家里人都害!”郭叛对张万志和张建国的事情表示惋惜。

    一旁整理资料的小王也参与了进来,“要我说,都是钱闹的,本来都是朴实的农民,被腐蚀得丧心病狂了,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

    “对了,等钱,那个棺材板上的字到底什么意思?”郭叛有些闹不明白。

    吴道单手摸着下巴,“其实周红霞也很可怜,到死都不知道张建斌的名字,她应该是瞥见过苏晓娜的名字,但还没来得及写完那个娜字,就断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