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心灵荡涤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44字

    这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有偶然性和必然性。

    周红霞如果不过度攀比就不会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出卖自己与虎谋皮,反而被连累引来了杀身之祸,李向伟如果不是侵吞了张建斌的那份钱就不会导致张建斌报复周红霞,而张建斌不给李向伟提供便利条件,那些无辜的矿工可能也不会丧命深井,这里面的糊涂账,很难算的清楚。

    他们都是一群贪得无厌的人,也都是一群可怜的、人性缺失却不自知的人。

    “张建斌杀了周红霞之后就遭遇了李向伟制造的车祸,还真是报应。”郭叛咬牙切齿,“活该他媳妇带着钱跑了,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很多时候,多行不义的道理并不是谁都懂得,在罪恶面前,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案子彻底有了结果,但江流的脸上却没有多少轻松。

    吴道大概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约了他一起到室外抽根烟。

    “保护伞被端出来了吗?”吴道拿出火机,帮江流点燃了一支烟。

    江流眉头深锁,“嗯,徐悦也终于鼓起勇气实名制举报了,这次涉及的是交警队和刑警队里的老骨干了,可惜啊,因为家里人患病急需用钱,被李向伟腐蚀了。”

    吴道沉默不语,吸着烟。

    面对生活,大家都有许多无奈,紧要关头,天秤向哪边倾斜全靠自己把控。

    江流弹了下烟灰,“你那么爱钱,有没有想过面对腐蚀的时候要怎么面对?”

    吴道半开玩笑,“还能怎么?多准备点儿防腐剂呗。”

    江流被他的话逗笑了,“哈,你小子!这次表现不错,看来你已经完全适应了第五科的节奏了。”

    “还成,但我希望下个案子晚点儿来,我这儿需要休息下。”吴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随后,江流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陈大明发的,说民警带着宋毅一起挨家挨户的做动员工作,许多村民的认识提升了,把哄抢的文物归还了,少部分被流窜在乡村的文物贩子倒手了,现在已经开启了全面追缴的工作。

    吴道也感到很欣慰,事情到现在的地步,已经非常圆满了。

    “对了,毛蛋去了收容所了。”江流忽然想起来,“老李他们帮他找了一家环境不错的,因为那个小仓房要被拆了。”

    “我想去看看他。”

    隔天,吴道到了城东的收容所。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比别人高出一头的毛蛋。

    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大家都有第六感,毛蛋在案件破获之后,一改了往日的焦躁,变得平和了不少。

    他在收容所里和大家处的很好,比以前更加热爱画画了,而且,画中出现的再也没有哥哥被杀的悲凉场面,而是有阳光,有鲜花,有可爱的小动物。

    “毛蛋,你看谁来看你了?”负责照顾毛蛋的老师摸了摸他的头。

    毛蛋停下了正在画画的动作,扭头看向吴道的时候是一张无比干净的笑脸。

    吴道还是第一次看见毛蛋笑,他完全不像一个自闭症患者。

    虽然他仍然不会其他的表达,但看着吴道的时候,一点儿胆怯都没有,显得非常的亲切。

    吴道知道他喜欢画画,特意买了很多工具送给他,还特意买了一盏小夜灯。

    毛蛋对小夜灯非常喜欢,不停的开开关关,玩了一整个下午。

    “他的状态比一开始的时候好多了,对人好像没那么排斥了。”老师和吴道并肩走在操场上。

    “他能好起来吗?”吴道看了眼远处画画的毛蛋。

    “不排除这种可能,他是具备语言功能的,只是不愿开口而已,或许将来的某一天,他能喊出你的名字也不一定。”老师和蔼的笑了,“我们会好好照顾他的。”

    吴道刚刚回到第五科,屁股还没坐下,就被郭叛扛在了肩膀上。

    这头蛮牛打算干什么?

    “咱们之间能用语言沟通吗?”

    吴道挣扎着想跳下来,可郭叛的胳膊死死地钳制着他的腰。

    “先走着吧,不是说请我吃饭,我怕你小子跑了!”

    就这事儿……吴道再三发誓自己一定请他吃,可郭叛蛮劲儿上来了,不到吃饭的地方坚决不肯把吴道放下来。

    “那就算我们去吃饭,也得喊上老江和根号吧?”

    郭叛把他塞进车里,“地方已经选好了,他们先去了,我等你呢,怕你跑了。”

    吴道系好安全带的同时,郭叛一脚油门就出去了,吓了她一跳。

    “我说你慢点儿开,还有啊,别一口一个怕我跑了,我说了不赖账的!”

    “呵呵。”郭叛冷笑了下,“你外号叫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咱俩认识这么久,我吃过你一样儿东西没!”

    吴道无力反驳,和郭叛八字不合,说什么估计都白说,除非让他好好的大吃一顿。

    不过,他这饭量得吃多少?

    江流和根号选的馆子是个川菜馆,他们来的时候,已经上了几道菜了。

    吴道坐下的时候有点儿肝颤,毕竟菜不是他点的,这成本可就不好说了。

    “一会儿我们有新同事过来,大家等等再动筷子吧。”江流嘱咐道。

    “还有人?”吴道瞪大了眼睛,这回估计半个月的伙食费没了。

    郭叛用力拍了他肩膀一下,“别那么小气,听说是大美女,请美女吃饭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根号赞同的点点头。

    没一会儿,一道高挑的身影推开了包间的门,吴道转过头看见她的时候,下巴都要掉了。

    这不是小王说的那个甜姐。

    甜姐穿着一身警服,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姿直挺挺的,一脸的生人勿进。

    “大家好。”

    简短的开场白完了之后,她落座在了吴道的身边。

    “这是我从刑警队要来的得力干将,邹恋雅。”江流介绍道。

    邹恋雅应声和大家摆摆手。

    郭叛看的眼睛都直了,不得不说,邹恋雅这种黑长直非常符合钢铁直男的审美。

    “我叫郭叛,曾服役于某反恐部队。”

    根号好像对美女没什么兴趣,在他看来,女人只有活的和死的的区别。

    他推了下眼镜,“法医,楚辰,叫我根号也行。”

    邹恋雅点点头,跟着将目光投向了吴道。

    吴道伸出手,“吴道,法学院大三学生,刚刚加入的,咱们见过。”

    “哦。”邹恋雅没伸手,也没接他的话。

    这让吴道感觉无比的尴尬,小王说她有脸盲是对的,她这会儿八成还想不起来他们之前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