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初见规模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1本章字数:2159字

    一顿饭吃的吴道有点儿抑郁,邹恋雅全程公式化的表情和清冷的谈吐,都让他感到别扭。

    他到也不是期待些什么,只是这女神把他忽略的也太过彻底了。

    江流介绍了一下邹恋雅的背景。

    她今年27岁,从警已经五年了,而且刚入职就是刑警,擅长格斗和射击,侦查能力也是一流的,曾经侦破过不少重大刑事案件,江流和她的老师关系很好,也是游说了很久,大队才肯放人的。

    “等钱,你怎么吃那么少?”江流看吴道不怎么动筷子,问道。

    郭叛嘴很欠,“这还用说,情窦初开。”

    邹恋雅也特意看了一眼吴道,“他们怎么都叫你等钱?”

    吴道满脸堆笑,“是大学里几个损友先叫的,后来也就习惯了这个外号。”

    “他贪钱,抠,小气。”根号无形中疯狂补刀。

    吴道狠狠的瞪了一眼根号,“你……赶紧吃你的……”

    江流到了一杯饮料,“工作期间,我们就不喝酒了,大家碰个杯,恭喜恋雅加入第五科。”

    “以后多多关照。”吴道小声和邹恋雅说道。

    邹恋雅很给面子的点头儿,“关照好说,别给我找麻烦就好。”

    她的眼神里有戏谑的成分,吴道愣了一下,她应该是记得他是谁的,只不过故意耍他而已。

    江流喝了一口饮料,落座,“好了,我们过几天还有个新同事,也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到时候我们再聚一聚。”

    和邹恋雅成为同事之后,吴道发现自己的生活发生了本质的变化,那就是一直吵吵闹闹的郭叛变得安静了,再也没人在他眼前跑来跑去,在他的耳边大声嚷嚷了。

    之前,每天早上郭叛都会练拳,猛砸沙袋,现在他竟然能稳稳的坐在电脑旁办公了。

    思春期的威力果然不容小觑。

    吴道不由得佩服起江流来,这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道理,他还是深得其中精髓的。

    “嗨!大家好!”

    一声甜腻腻的娃娃音从门外传来。

    吴道看向门边,只见一个长相可爱,一身宝蓝色裙装的女生整拖着行李箱走进来。

    跟着不由分说的找了一个空位,嘭的一下打开行李箱,将一堆漫画和手办倒出来,开始分类、擦拭、摆放,还安装了一个投影灯,在地上投射出了一个封印。

    “我们这什么时候也让摆摊了?”郭叛转过椅子冲着吴道问。

    不等吴道回答,女生已经回答了,“我这要是在摆摊,你那就是养殖场,摆那么多蛋白粉,你是要给猪催肥吧?”

    郭叛拍了下桌子,“嘿,我这暴脾气。”

    女生完全不在意惹恼了郭叛,继续布置着自己的桌子,一切大功告成之后,合上行李箱踹到一边。

    跟着,她走到了郭叛面前,掏出手机,“刀疤脸,看你长相凶猛,体格魁梧,你愿意做我的英灵吗?!”

    郭叛完全听不懂,“什么鬼?你还是个神婆?”

    吴道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郭叛这个八零后孤寡老人,估计都不知道fate是什么的,这个梗怎么可能听得懂?!

    “等会儿,你个小破孩儿叫谁刀疤脸呢!”郭叛后知后觉。

    女生不理会他,拿出一堆符纸贴画,在郭叛的蛋白粉、哑铃上面一阵狂贴。

    “给你加持咯,你的能力值以后会爆棚的,要是表现好,回头我多送你点儿饵饲!乖!”

    “这第五科好歹也是个正经机构吧,谁把她放进来的?”郭叛简直要疯了,这丫头把他当宠物看呢吗?

    吴道几乎笑出声来,“你很适合当英灵,长的带劲儿,哈哈哈哈。”

    女生下一秒来到了吴道的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你是我喜欢的类型,加微信。”

    一直没吭声的邹恋雅抬起头,看过来,“你是江头儿新招的人?”

    女生回头,变得乖巧,“姐姐好,我是秦冉冉,擅长痕迹鉴定。”

    邹恋雅礼貌性的点点头,“我是邹恋雅。”

    “你们大家好像都有花名吧,我也有,我叫微波炉。”秦冉冉指了指自己的胸前的衣服,吓笑的一脸神秘,“原因嘛,你们懂的。”

    正在喝水的郭叛当即就喷了,他一张老脸被呛成了猪肝色。

    他缓了一会儿,凑近吴道嘀咕,“这老江从哪儿整来的二百五啊?”

    “邪灵退散!”秦冉冉听见了郭叛的诋毁,一堆面粉一样的东西丢了过来。

    郭叛无语,只能去洗脸了。

    “有你的,我还没见过能让郭叛吃瘪的人!”吴道朝着秦冉冉竖起大拇指。

    秦冉冉趴在吴道的桌子上,手撑着下巴,“咱们是不是还少了一个人?”

    “法医,楚辰,外号叫根号。”吴道看了一眼手表,“这个时候,他八成在法医师,Z市的法医人员储备不多,他经常会被借调到一些案子,有时候一天也不见个人影。”

    秦冉冉扫了一眼吴道的桌面,整洁有简约,除了办公用品以外,没什么其他的摆件了,转身拿起一个玩偶送给他。

    “你的桌子光秃秃的不好看,这个送给你调风水,包你没有破不了的案子。”

    吴道客套了一下,“那就,谢谢了。”

    “对了,江头儿哪儿去了?一大早我来报到也没见到人。”秦冉冉好奇的眨巴着眼睛。

    “我也没见着他,他的行踪一般也不会提前跟我们说,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儿忙吧。”吴道想了下说道。

    邹恋雅起身倒了一杯水,“江头儿有时候会去外地讲课,基本每个周都有那么一两次。”

    “恋雅姐姐,你的外号是什么?我记下。”秦冉冉跑到了邹恋雅的跟前。

    邹恋雅平时冷冰冰的,但对可爱的秦冉冉却非常亲和,“叫我甜姐好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问题也可以问我。”

    秦冉冉乖巧的点头,“我这里有很多手办,还有伊藤润二的漫画,你们要是喜欢看也可以自己拿,画面真的很赞,推荐你们看一看,晚上看的话,更有感觉。”

    邹恋雅忙摆摆手,“你自己留着看吧。”

    那种重口味的东西,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欣赏得来的,搞不好这个办公室里,只有根号才能和她成为知音。

    第五科,在秦冉冉的到来之后,初步完整了。

    平日里,没有案件的时候,大家更多的是会做一些题,讨论一些国内外的离奇案件。

    江流在的时候,偶尔也会考考大家,不论是逻辑能力、观察力、还是体能,他希望大家都能是出类拔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