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可怜的大狗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12本章字数:2015字

    ————别挡住我的阳光,我不愿意深埋于泥土,不想卑微如尘埃,也不要活着的每一刻,都在怀疑死亡和新生。

    黑洞洞,向前延伸,分岔路绵延横陈在远方,像是通往不同的世界。

    静悄悄,与世隔绝的寂静,只有滴答滴答水滴石穿的声音,不断的回荡。

    这里犹如一座被荒废的地下城。

    人们因为需要建设了它,又因为犹豫放弃了它,它至此孤独沉寂下去,被一代又一代的人遗忘。

    地上的世界总是喧闹,地下的世界充满悲惨。

    崭新的时间,社会马不停蹄的朝前进步,过去的时间已经停摆,缩在毫不起眼的角落,没有机会走出原来的梦境。

    “这鬼地方荒了多久了?”

    “五十年吧。”。

    “那时候,这世界上还没有我。”

    “也没有我。”

    “怎么突然又想起这条线路了?”

    “废物改造吧,周边的经济需要带动,把密集的人口转向城边。”

    “这里今天有些怪。”

    “阴冷、潮湿、没有活人气,又不是白天,遍地都是人。”

    “早班列车什么时候来?”

    “还有十分钟。”

    ……

    在Z市的城南,太阳刚刚升起,街头巷尾却已经变得热闹起来。

    这里不是市中心,如果城市没有扩建,这里现在只有菜农和土地,衣妆楚楚的白领、精英绝不会出现在这儿。

    城北一直备受追捧,房价以及物价居高不下,政府不得已将一些企业安置在了城南,就业的人多了,交通就成了难题,地上人满为患,人们怀念起了地下的畅通无阻。

    于是,一条废弃了五十年的地铁线路重新回归到了大众的视野之中。

    这一切来的很突然,对于五十年高龄的地铁站,经历了漫长无望的孤独等待,迎来了新生只是刹那间。

    正直早高峰,所有坐在地铁上的人都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的颠簸,跟着车辆紧急制动,摔了半车箱的人。

    好在这地铁每天都很挤,还有极少数人随着惯性,只是肉夹馍一样的挤在半空中。

    “干什么吃的!连车都开不好!”

    “烦的要死!上班又要迟到了!”

    很多人咒骂地铁的故障,也不会理解载客量如此之大,地铁每天疲惫运行的辛劳。

    两分钟后,地铁重新恢复了运行,乘客的抱怨也随之消失。

    这一天,几乎每辆车在经过站点儿的时候,都会感受到颠簸,大家都闹不清是为什么。

    由于人流量巨大,地铁人员也因为过于忙碌,无暇顾及。

    再后来,那颠簸感消失了,大家全当这事儿没有发生。

    一件小事儿,对于苦兮兮的上班族来说,不足以铭记。

    深夜,最后一班地铁停运后,值班的李凯和陈奋斗一起检查沿路的情况。

    手电光线交错,把映照着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这么老的地铁线路,重新运行一个周了,状态还不错。”

    “不错是不错,但今天有反馈轨道颠簸严重,不知道是不是设备有故障。”

    “那是什么?”

    轨道上,一件破布一样的东西软趴趴的耷拉着,被手电的光一照射,竟然还有些晶莹的光泽。

    “有股怪味儿。”陈奋斗捂着鼻子。

    李凯嗅了嗅,“铁锈味儿吧。”

    “不对,风吹过来,这味儿更浓了。”陈奋斗上前,又惊愕的后退,重重的摔在地上。

    李凯拉起他,他咧着嘴,双眼圆瞪。

    他害怕,他喊不出声,声线被吓了回去。

    “看你那胆子。”李凯走上前,倒吸了一口凉气。

    恐怖的画面,总是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出现的。

    那是什么东西?

    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

    一摊肉。

    一条干涸的血河。

    那怪味儿的根源,源于此。

    陈奋斗缓过神儿来,和李凯壮着胆子围观。

    “你觉得这是个什么?”

    “这地铁站之前荒废了好久,难免有些流浪的动物,看样子像一条野狗。”李凯认真的分析。

    陈奋斗也觉着有些酷似,两个人喊来了其他同事,准备将那条不幸死去的‘大狗’请走,找个地方安葬。

    “还真是奇怪了,按说这里没可能闯入这么大一条狗都没人发现的。”李凯小声嘀咕着。

    陈奋斗帮忙拿来了麻袋,“我记得之前好像别的国家也有过类似事件,也是一条小黄狗闯入了地铁站,因为驱赶不及时被碾压死了,当时舆论还闹了好一阵子。”

    李凯摇摇头,管他呢,总之,排除了问题之后,他们也该回去休息了,这会儿一晃都已经快凌晨了。

    ‘大狗’装进了麻袋后,陈奋斗和李凯陪同清洁人员一起走出了地铁站。

    外面下着淅沥沥的小雨,气温比起白天低了六七度,偶尔一阵冷风,吹得他们过紧了衣服,想快点儿找到个合适的地方把‘大狗’掩埋掉。

    在一处草地旁,清洁人员也不愿再往前了,干脆放下了麻袋。

    人员一:“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大晚上的把我们喊来抬这个!”

    人员二:“有什么办法,咱就是干这个的,可不就随叫随到。”

    人员一:“算了,这儿就差不多了,反正以后都是当肥料的。”

    人员二:“快点儿开挖吧,一会儿雨就下大了。”

    人员一:“这儿回头不会有什么熊孩子闲得慌给刨出来了吧?”

    人员二:“管他呢,跟咱们没关系!”

    两个人说完,就开始动土了,好不容易挖出来了个一米见宽的坑,随手抄起麻袋就丢了进去。

    人员二:“哎,可怜呐,碾成四不像了,好好修行,下辈子别再做一条狗了,争取做人吧!”

    人员一:“好了,别念叨了,你不想回家啦?”

    人员二扬起一培土,下一秒却被人员一阻止了。

    人员一:“你看你脚边,刚才从那麻袋里掉了什么东西?”

    人员二:“大惊小怪,踢一脚就下去了。”

    人员二借着路灯的光亮,伸脚扒拉了一下地上的东西,正眼一瞧,顿时就吓瘫在地。

    “妈呀,是……是手指头!”

    ‘大狗’变成了人,一场噩梦就此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