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2章 抢水瓶的人

    更新时间:2018-12-11 23:30:11本章字数:2030字

    郭叛将那些坐标一一对照了下,发现指向的区域是一个非常有辨识度的地方——西山游乐园。

    “难道说这里出事儿了?”

    秦冉冉摸着下巴,“这个地方我前几天还和闺蜜去玩过,没听说那里有什么问题,难道是游乐设施出了安全隐患?”

    吴道起身拿起了外套,“不管怎么样,先走一趟再说吧。”

    Z市并不大,西山游乐园是仅有的一个大型公共娱乐场所,平日里大多数以18-25岁的年轻群体为主,或者在节假日时,家长也会带着小朋友来观看一些卡通人物的嘉年华。

    由于平日工作繁忙,也没什么固定的休息时间,第五科的成员除了爱玩的秦冉冉以外,也没谁来过这里。

    根号站在大门口更是像看着外星飞船一样,觉得什么都好奇。

    “你小时候没来这里玩过?”秦冉冉故意逗他。

    根号老实的摇摇头,“那会儿都在读书,可以自己利用的时间很少。”

    吴道和他的情况不同,虽然学习没那么专注,但课余时间都拿来逛贴吧,看小说、打游戏了,这种场所在他看来比较低幼,他根本没兴趣。

    “工作区在那个方向。”邹恋雅看了一眼指示牌。

    “走吧,我们去看看情况。”

    工作人员办公室。

    第五科的到访让园方感到惊讶不已。

    “您好,我们是Z市公安局罪案第五科的,有些事情想找你们核实一下。”邹恋雅亮出了证件,表明来意。

    一名女性工作人员看了看证件上的公安两个字,愣怔了一下,“哦,你们请坐吧,我帮你们倒点儿水。”

    “不用忙。”郭叛阻止了她,“您是这家游乐园的经理?”

    她的桌子上有一块大大的名牌。

    女人点点头,“是的,我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们是有什么问题想核实?”

    “这个你见过吗?”吴道拿出了冲洗的雪人照片递给她。

    女人被这照片里的内容吓了一跳,捂住了嘴巴,“拿走拿走,好恶心。”

    “抱歉,照片上的东西是恶心了一点儿,不过这些都是一些线索提示,目的地就指向了这里。”吴道收起了照片,“这里最近发生过什么事儿吗?”

    女人缓和了一下,喝了口水,“没有,什么都没发生。”

    “你确定?”吴道追问。

    女人坚持自己没有隐瞒任何事情,也请警方不要干扰了他们的正常营业。

    见她态度坚定,一时之间也问不出什么,吴道和大家商量决定改变策略,明查变成了暗访。

    可游乐园里的工作人员就像一起说好了似得,面对他们的询问全都三缄其口,一问三不知。

    “这就奇怪了,明明把我们引到这边来,可又什么都查不到,会不会只是有人故意整蛊我们?”秦冉冉有点儿丧气。

    郭叛这次不太同意她的看法,“煞有介事的用军事坐标,让我们来到这里,应该确实是有事情要让我们发现的,我对这个人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手里的瓶子还要吗?”吴道举起瓶子正在喝水,身边一道低沉沙哑的嗓音想起,接着伸出了一只手。

    那人打扮很朴素,衣服肩膀处虽然有几处破洞,可却异常整洁。

    在他的身后,拖着一个大大的编织袋,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瓶子,此刻,他正盯着吴道手中的半瓶水讨要。

    这水才喝了两口,还剩下许多,可要瓶子的人又异常坚持,吴道有点儿尴尬。

    说要瓶子显得太冷冰冰了,说不要的话确实也够浪费的。

    “我……”吴道迟疑间,那人已经抢过了他手里的瓶子,转身跑了。

    郭叛指着那人大喊,“哎!你给我站住!”

    邹恋雅打圆场,“算了,他也不容易。”

    吴道反应过来,率先冲了出去,“不能算!”

    约摸追逐了半个小时,那人停在了一个捡漏的平房前,放慢了脚步,似乎是刻意等着有人找到他一样,扭头看了看路口。

    吴道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他打量着破败的平房,虽然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院子里也堆满了垃圾,但却做了合理的分类,并且一堆一堆井然有序的摆放着。

    郭叛和邹恋雅随后赶了上来,困惑不解的看着吴道。

    “等钱,你还真是抠啊,一个瓶子而已,你还真的玩命追啊!”

    郭叛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道看向他,“这人应该知道点儿什么,不然不会故意把我们引到这里来,刚我还看到他的脚上穿了一双军鞋。”

    平房内,男人脱掉了外套,里面已经洗得有些发白的军绿上衣露了出来。

    郭叛看见他,先是用军人的礼节和他敬了个礼。

    男人也淡定的回了他一个。

    “坐吧,地方有点儿简陋,不好意思。”男人拿出了几个马扎。

    “你是退伍军人?”吴道问道。

    男人点点头,他拿来招待大家的水杯也是部队用的军绿色,看得出他对参军的生涯无比的留恋。

    “那些雪人是我堆的。”

    不等大家提问,男人已经自己招认了。

    “大概晚上十一点四十分左右,我一个人偷偷在四个地方堆了雪人,我知道这些雪人的样子可能引起了一定的恐慌和不适,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的名字叫王兵。四年前离开了部队,来到了西山游乐园,成为了一名安保人员。

    因为薪资相对微薄,为了养家他也会在自己不当班的时候收集一些废品换钱,出于在部队养成的好习惯,他把垃圾也收拾得井井有条。

    “我听说过你们,你们破了不少案子,而且你们里面有一个是当兵的。”他的视线停留在了郭叛的身上,“所以我才想出了用军用坐标把你们引过来,那些死耗子不是我故意恶心你们,是为了能够引起你们的注意,不然这事儿就成了普通的恶作剧,没有意义了。”

    “你是发现了游乐园有什么不对劲儿?希望我们能暗中调查?”吴道猜测道。

    “这里……出了命案。”王兵顿了顿,说出了骇人的结论。

    他的一席话撼动了在场所有人的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