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3章 禁犬

    更新时间:2018-12-12 20:50:10本章字数:2045字

    根号和秦冉冉赶来的时候刚好听见了事情的关键。

    王兵搓着手,拿出了两张照片,放在了破旧的桌子上。

    大家聚精会神的看向照片,那是一只鞋子,比较贵的‘踢不烂’名牌。

    第二张照片比较恐怖,是那只鞋子四周爬满了蛆虫的景象。

    邹恋雅捂住嘴,感觉有点儿不适。

    根号淡定的拿起第二张照片,“这里面有腐烂的残肢,不过有点儿奇怪,在这个季节尸体的腐败速度是非常慢的,甚至有可能不发生腐败,可这个却出现了蛆虫,虫卵的生存是需要一定的温度条件的。”

    “或者可能是此前保存在温度比较高的地方吧?”吴道说道,“温度条件也不一定是绝对的,只是一个减慢的过程,我记得之前有个案件,尸体腐败的速度是正常速度的八分之一,在72到120小时才出现了腐败和虫子。”

    根号点点头,“这个是有可能的,还得看见实物才知道。”

    “就是因为这只人脚,所以你才把雪人都做成了只有一只脚的样子?”吴道询问王兵。

    王兵回答道,“是这样,但这只脚已经不知去向了。”

    郭叛皱眉,“怎么会这样?发现了人体残骸怎么不报警?”

    王兵叹了口气,“当时发现那只脚的地方是在西山游乐园的过山车下面,一个游客看见了,后来园区的工作人员说那只是鬼屋的道具,并且送了那人一些优惠券打发走了,但我当时也在场,那股味道……和里面的肉,看上去就知道不是假的。”

    “因为担心营业问题,所以园方刻意隐瞒?”吴道问道。

    “是这样,当时园区的经理也吓坏了,特别是因为办公室太暖和了,那些虫子好像又苏醒了,全都钻出来了,吓了大家一跳,后来园区经理就说下令封锁消息,让人把那只脚埋了。”王兵点了一支烟,“我当时也在场,如果直接报警估计现在这份工作也没了,所以只能把你们引到这里来查案。”

    “这个园区经理太不像话了,居然拿人命不当回事儿!”郭叛捶了一下桌子。

    吴道追问王兵,“你知道那只脚埋在哪里了吗?”

    王兵摇摇头,“具体地点我不知道,我没参与,但应该是在南边的苗圃附近,那里空地多,土也好挖,我是听着当天值班的人说了一嘴。”

    “感谢你!”吴道站起身,和王兵握了握手。

    像王兵这样的人不多了,虽然自己还身处困境,过着清贫的日子,但依旧能坚持着自己的初心,不做昧着良心的事儿,精神难能可贵。

    郭叛的心情有点儿沉重,打量了一下他的屋子,默默的拿出了几百块钱。

    “老兵,别见外。”

    王兵变了脸色,坚决不肯收,“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曾经是一个军人,有什么看不惯的事儿不说不痛快,不能说世道变了,就不老老实实做人了,我不是为了换钱才给你们提供线索的!”

    “我没别的意思战友,这笔钱本身也是局里要奖励线人的,你先拿着我回头补个流程就行了。”郭叛解释说道。

    王兵还想再推拒,被吴道拦下了,“回头如果有其他线索随时联系我们,我们也需要您多帮忙。”

    一听这话,王兵踟蹰了一会儿,最终收下了钱。

    从王兵家里出来,郭叛一直没说话,沉浸在思绪当中。

    吴道撞了他一下,“哎,还在想那个老兵?”

    郭叛嗯了一声,“他的日子太苦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坚持自己的原则……我想帮帮他。”

    “我们都能理解你的心情,等回头看看能不能给他介绍一份好的工作,或者帮忙解决下家庭困难什么的。”邹恋雅开导他。

    吴道将情况汇报给了凌海,凌海率先想到的是会不会是有医疗用的大体胡乱丢弃的现象,但这一点被根号否认了。

    但凡用于医疗解剖的大体都非常的受尊重,就算是没有利用价值之后,也会妥善的处理掉,不会随意的丢弃,更不可能放在一只鞋子里,而且在西山游乐园附近既没有医院也没有医学院,离丢弃地点未免太远了点儿。

    凌海吩咐说,既然有群众反映了,那就应该正视这件事情,在保护线人隐私的基础上,分两队,一队去游乐园详细询问情况,一队去苗圃寻找土壤被翻新过的痕迹。

    根号与吴道和郭叛一起去了苗圃勘察,秦冉冉与邹恋雅折返了西山游乐园的经理办公室。

    “这里好像是私人承包的。”吴道看着一望无际的高矮树木说道。

    郭叛查到了承包人的信息,这里是属于一个姓贾的商人。

    这里除却种植了一些植物以外,还有一个犬类养殖场,偶尔,那些狗会被放出来遛遛。

    嘟嘟——

    吴道看了眼自己的手机,是邹恋雅打来的。

    “等钱,那个园区的总经理绷不住了,说是那天确实发现了一只人脚,说现在是圣诞前夕正是旺季,怕回头影响了正常营业,所以打算把这件事儿压下去,那只人脚是让两名临时工埋的,我们这就带他们过去指认。”

    大约十五分钟后,邹恋雅和秦冉冉带着两名男子与吴道汇合了。

    “我记得是在两颗松树边上,刚好在一个对角线上。”男子看了看现场回忆道。

    他拿过铁锹走到树旁,确实有一处土壤被翻新过的痕迹。

    然而,男人在记忆中的位置并没有挖出那只人脚。

    “奇怪了,我也记得在这个地方的,怎么会不见了呢?”另一名男子也指认了相同的地点。

    汪汪——!

    汪汪——!

    几声狗叫忽然从远处传来,跟着几条个头巨大的狗冲了过来。

    吴道看着其中一只狗嘴里叼着的鞋子,与之前照片里见过的照片一样。

    “抓住那只狗!”

    郭叛率先冲了过去,几条狗见势不好,扭头就跑开了,但嘴里叼着的鞋子一直没有松口。

    “大家注意点儿安全,这些狗属于禁养的凶犬,一定要小心!”

    吴道紧随其后大声提醒着大家。

    “甜姐,冉冉,你们俩女的别上了,原地待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