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5章 克罗之心

    更新时间:2018-12-14 21:45:12本章字数:2042字

    “看着不像是原创的图案,好像是个奢侈品什么的。”秦冉冉嘀咕道。

    对于品牌这一类的东西,果然还是女人具备先天的敏锐度。

    “哦!我想起来了!是克罗心!你们看,这还能看出来ChromeHearts的字样。”

    经她这么一说,吴道也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这么眼熟,我在街上看见过这个品牌,想不到居然还会有人把这作为纹身的图案。”

    根号摘掉了乳胶手套,一面拍照,一面对着录音笔做着记录,跟着扭头对吴道说,“这个残肢脱离人体的时间差不多有一周左右的时间。”

    “这与我们之前猜测的时间吻合。”吴道回答道。

    “残肢曾经被藏在一个比较温暖的环境,所以发生过腐败,后又被丢到户外,由于天气原因腐败暂停,在工作人员的办公室内,温度回升,所以腐败现象继续,蛆虫复苏。”根号继续说道。

    在案件通报会上,大家对残肢的情况进行了了解,但对是否上升到杀人案件的性质依旧存疑。

    之前就有案件,拾荒者在垃圾桶里发现了人体断臂,结果发现只是一起交通事故,伤者的手臂由于受外力撞击脱离身体,恰巧落在了垃圾桶里,并不是杀人案件。

    万一这件事情也是个乌龙的话,那么马上定性成为恶劣案件未免为时过早。

    最后大家统一建议,决定先从受害者的身份查起。

    吴道请小王协助统计了Z市所有的纹身店,然后开始了走访排查。

    “这种图案太常见了,找起来恐怕有点儿困难。”邹恋雅看了看图片说道。

    事情进展的有些缓慢,在将近一半的纹身店都有这个图案,并且热衷于纹这种图案的人还不少。

    郭叛和秦冉冉一组,走访了一天却一无所获,大部分去纹身的人并不会留下身份信息,所以只能靠技师的回忆。

    吴道和邹恋雅走进了一家名为‘孽缘’的纹身店。

    屋内传出了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邹恋雅和吴道都有些不好意思。

    作为成年男女,他们都明白此刻正在发生着什么。

    “咳咳。”吴道轻声咳嗽了下,提醒屋内的人。

    不一会儿,一个花臂男光着上身提着裤子走了出来,“纹身?情侣图案在那边,先挑一下。”

    男人说完转身想继续回房去‘忙’。

    吴道拉住他,“我们是警察,想找你了解些情况。”

    男人立马系好了裤子,“警察同志,我和女那的是自愿的,她是我一老顾客,刚失恋,我们俩今儿第一回……”

    邹恋雅打断他,“胡说八道一些什么有的没的!我们问,你答。”

    她打从心底里看不起这种私生活混乱的男人。

    “好好,那我……能先穿件上衣吗?”男人弓着身子有点儿不好意思。

    邹恋雅摆摆手,“赶紧。”

    两分钟后,男人打发走了女人,落座在了沙发上。

    “这个图案你记得吗?”吴道拿出了一张LOGO照片。

    男人凑近看了一眼,“哦,克罗心啊,这个挺流行的,好多人指定这个图案。”

    “有没有一个男客人之前要求纹在右脚脚踝上的?”吴道追问道。

    男人皱着眉头想了下,“有几个吧,但左右脚我记不住了。”

    邹恋雅拿出了那只右脚的照片拍在桌面上,“有印象吗?”

    “天呐!”男人吓的差点儿从椅子上摔倒地上,“这、这是真人啊!”

    邹恋雅叹了一口气,看来又是一无所获的一次。

    她和吴道起身准备离开,可却被男人喊住。

    “你们等等,这鞋我认识!”男人抓了抓头发,“这男的有点儿奇怪,他好像挺怕疼的,来我这里咨询过好几次才下的决心,打扮听老土的,我一开始还以为他不会纹身呢,因为这种图案和他风格不太符合,他每次来都那一身户外行头,看得出来东西都不便宜,就这鞋也得一两千的,不过都挺旧的了,结账的时候给我的还有毛票,这年头儿谁还是现金啊,还那么零碎。”

    “你记得他长什么样儿吗?”吴道追问道。

    男人眯了眯眼,“他胡茬子很重,单眼皮,鼻子很肉,下巴比较圆,挺高挺壮的,皮肤比较黑,年纪嘛三十多吧,本地口音。”

    “其他信息你还知道多少?”邹恋雅把他说的那些一一记录下来。

    男人摇摇头,“别的我就不清楚了,他不太爱说话,不像能发展成熟客的人,所以我也就没和他多聊。”

    “你店里有监控吗?”吴道在前台打量了一会儿。

    “有的!”男人迅速的来到了电脑前,“我找找啊。”

    没一会儿的功夫,一张男人的脸出现在了大屏幕中,吴道迅速的按下了截屏按钮,将照片拷贝了下来。

    “这个是我的电话,回头如果想起什么可以联系我。”邹恋雅留下了一张名片。

    回到警局,吴道把照片传给了负责失踪人口调查的干警。

    很快的,受害者的身份水落石出了。

    小王拿着一份资料走进了第五科的办公室,“应该就是这个人没错了,他的家属十天前来报了案。”

    “这个时间点也差不多。”根号说道。

    “这男的叫张磊,80年出生,今年刚好38岁,无业游民。”小王把照片在屏幕上放大,“他的家人反应说他离家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常,他爱好探险和户外运动,特别崇拜那些可以徒步穿越无人区的人,他偶尔会离家一趟,但通常时间不长,并且会给家人纸条,不过这次不一样,他没有告诉家人自己去哪儿了,而且手机也不在服务区,所以家人才报了案。”

    “这样看来,这个张磊还真的是凶多吉少了。”郭叛猜测道。

    除了他,大家也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张磊可能已经遇害了。

    “可以先安排他的家属辨认一下。”根号提议道。

    吴道想了下,“顺道还可以再排查下所有的医疗机构,看看他们有没有收治过一位断脚的病人能够与张磊的身份信息匹配得上的。”

    “好,这样更周全一些。”小王起身,“我先去联系他的家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