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6章 啃老

    更新时间:2018-12-16 01:23:21本章字数:2136字

    部署好接下来的工作之后,大家很快便分头行动了起来。

    首先传回消息的是医院那边,Z市所有的正规急诊显示曾经收治过名叫张磊的患者,但经过核实之后,与那只脚的主人并不匹配。

    接着,在小王的带领下,张磊的家属前来辨认了残肢。

    他的母亲看见了鞋子之后失声痛哭,那还是她陪着张磊一起在专柜门店买的,当时因为鞋子的价格昂贵,她还对他发了脾气。

    张磊的父亲在他高中时期就去世了,陪同他目前一同前来辨认的是他的舅舅。

    “这孩子可怜啊……唉。”他的舅舅叹了口气,对吴道和根号说道,“他爸走的早,平日里在外边受了欺负都找我,和我特亲,我们俩还经常一起洗澡、游泳什么的,这脚……一看就是他的……那纹身我还特意留意过,问他是个啥意思,他说了一大堆我也不懂,但他很高兴。”

    在场的人没说破,但大家其实都心中有数,张磊生还的可能性非常小。

    他的母亲接受不了事实差点儿昏了过去,干警们把她扶到了办公室,倒了杯热水让她稳定下情绪。

    “磊子还能找回来吗?”张磊的母亲回过神来,含着眼泪问道。

    吴道一时有些哑口无言,他知道此刻善意的谎言或许有用,但谎言不论是什么性质的都会被戳破,那又是二次伤害。

    看得出他的为难,邹恋雅上前握住了张磊母亲的手,“阿姨,您先别急,冷静下帮我们提供更多的线索,才是尽快找到张磊的关键。”

    “好好、我稳定,稳定一下。”张磊母亲细细的回想了一下张磊当天离家的情况。

    作为一个无业游民,张磊一直很宅,母子二人紧靠张磊爸爸的车祸赔偿金以及微薄的退休金过活,但随着物价飞涨,时常过得捉襟见肘。

    张磊很听话也很省心,他的个子很高也很壮,但其实外强中干,性格非常的软弱。

    他的舅舅问过他,为什么别人打了他他不敢打回去,他总是腼腆的笑笑,不作声。

    “我知道那孩子心里苦啊。”张磊的舅舅抹了一把眼泪,“他有一回悄悄跟我说的,不惹事儿不是怕事儿,是因为家里没了主心骨,没人给他做主,他不想他妈太辛苦,孤儿寡母的和别人逞凶斗狠怎么可能占到便宜啊!我一听我就哭了,这孩子看着憨憨的,其实心里最明白。”

    张磊的母亲听见弟弟的描述,忍不住哭了起来,慨叹自己的命苦。

    据她回忆,张磊的朋友不多,他之前有过几个要好的网友,都是一些喜欢探险的人,四处闯荡,喜欢去沙漠或者无人区这种地方,他们会给张磊寄明信片,每次张磊收到都很高兴。

    或许是在城市里时间太久了,张磊觉得自己的灵魂被禁锢了,他一直渴望着来一次旅行,可是资金远远不够,他无奈只能找了一份兼职,赚点儿小钱,像是什么洗碗工、外卖员,他都干过。

    很难想象他那么高大的身躯窝在厨房里洗碗时候的情形,但张磊比较乐观,每次发工资他都会把钱收在自己的抽屉里,作为他的旅游基金。

    “他身上的户外衣服是二手网店买的,一手的太贵,他买来的时候挺高兴的,一直穿着。”张磊的母亲说道,“那鞋子是什么名牌,我也不懂,我一开始不同意他买的,毕竟像我们俩这家庭情况,觉得还是挺铺张浪费的,他生日那天……我,我咬咬牙,为了让他乐呵乐呵才买给他的,花了我半个月的退休金。”

    “他为什么没有去找一份正式的工作呢?”吴道感到好奇。

    已经38岁的张磊是一个健全人,可是既没有固定的工作,也没有女朋友,这种生活状态不太对劲儿。

    按照他舅舅的说法,他是一个非常懂事、孝顺的孩子,那又怎么会在家里啃老呢?

    吴道在心里画下了重重的问号,但他暂时没有说破。

    “他……有社交恐惧症。”张磊的母亲叹了口气。

    这种心理疾病在大多数城市中生活的人身上都有发生,有些症候群甚至会严重到完全自我封闭,痛苦不堪。

    “这个词我也是带他看过医生之后才知道的,我就觉得这孩子吧容易怯场,好像对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勇敢,有段时间他不爱说话,甚至和同寝室的人都无法相处,我就觉得他性格方面有了些问题……”

    “张磊离开家的那天情绪怎么样?”吴道询问道。

    张磊母亲擦了一把眼泪,“那天我没见到他,有个同事的孩子结婚,我去吃酒席了,磊子之前也会偶尔出去一趟,但时间不长就会回来,我要是不在家他会给我留纸条,我知道他干嘛去了,也就放心了,可这次不一样,他什么也没留给我。”

    “那在这之前呢?他有什么反常举动么?”吴道又递了一张纸巾给她。

    张磊母亲摇摇头,“要非说有的话,就是他胆子大了点儿,去搞了个纹身,他很怕疼的,平时手上破了口子都会呲牙咧嘴的,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去纹身,我说了他一顿,不过他没有生气,还是和平常一样自己在屋子里上网。”

    “那他平时都会去什么地方闲逛呢?”吴道想象不出这样一个有社交恐惧症的人会喜欢哪里。

    “苗圃。”张磊母亲果断的说道。

    “西山游乐园旁边的那个?”郭叛来了精神。

    “对。”

    吴道和小王交换了个眼色,示意他先送张磊母亲离开。

    小王读懂了他的意思,站起身,“阿姨,我先送您回去吧,案情我们也了解了一些,接下来我们会根据线索查明情况的。”

    “磊子是不是死了?你们觉得他死了么?”张磊母亲站起身,满眼探究的看着在场的人。

    这个问题,目前没人能回答她。

    虽然希望渺茫,但谁都期待着能有奇迹发生。

    “您先回去休息吧,我们一旦有了进展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张磊的舅舅也想离开,被吴道拦了下来,他没有吭声,只是示意他先留一会儿。

    等到张磊母亲离开后,他才开了口。

    “警察同志,你们是有什么事儿想问?”

    吴道点头,“有些事情不太方便问当事人,她目前情绪不稳定,我们怕刺激到她,这个张磊不是挺孝顺的,为什么要啃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