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9章 断头鬼屋

    更新时间:2018-12-19 02:25:11本章字数:2023字

    张磊的信上多次提起了自己的父亲,他觉得倘若自己的父亲还在世的话,他的生活不会变的如此糟糕。

    看得出他对父亲的情感要远胜于对母亲的,对母亲,他更多的是恐惧和逃离。

    吴道用那把钥匙打开了他的日记,里面掉落的一张照片揭露了他的真是内心。

    那是一张三口之家的全家福,张磊的父亲头像曾被撕掉,他又用胶带粘了起来,而他的母亲被他用圆珠笔涂鸦上了犄角和獠牙。

    他在日记中写道父亲的出轨他可以理解,因为母亲实在太可怕了,他自暴自弃就是因为被管制,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不能结婚、不能外出工作、不能有喜欢的爱好,生活里只能有母亲,而且还要听她的安排在亲戚面前装作自己非常开心幸福的样子。

    他什么都明白,不计较只是心疼母亲,但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的一辈子已经完了,所以他渴望去探险,哪怕葬身在荒山野岭,也比呆在这个冷冰冰的家里要好的多。

    他还痛恨母亲霸占父亲死亡赔偿金的行为,因为父亲是农村出身,许多亲戚尚在农村,父亲的死变成了全家的希望,有人渴望分钱,爷爷甚至不惜来哭闹,但张磊母亲把那些钱据为己有,和那些穷亲戚断绝了往来。

    张磊不知道母亲要那么多钱干嘛,总之生活并没有什么起色,后来他知道父亲生前买了保险,而母亲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积极的和保险公司索要钱财,这让他很费解,他直言怀疑母亲害死了父亲。

    “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也太可怕了。”邹恋雅慨叹道。

    小王好奇的找来了张旭的死亡报告,死因是交通意外,但这场意外很蹊跷……

    张旭在刚刚与李杰谈好了离婚协议之后就遭遇了车祸,死在了去民政局的路上。

    “当时张旭走在人行横道上,一辆家用汽车冲过来撞倒了他,并拖行了三十多米才停下来。”小王翻看着卷宗,更奇怪的是,李杰没有哭闹,就算要离婚了,但一起十几年的夫妻,还共同抚养了孩子,这未免太冷淡了……

    “这些也只是怀疑而已,目前我们只能说张磊有个畸形的家庭,和占有欲、控制欲超强的母亲,这是他此次离家的导火索。”吴道说道,“但有一点确实很奇怪,李杰偏偏这个时候收拾杂物,是想掩饰什么呢?”

    “这个张磊当时一定很焦虑。”秦冉冉摆弄着日记本说道。

    吴道凑过来看了一眼,那是在最后一篇日记的空白页上,张磊先是用黑色的水性笔写了一行字,但又用红笔胡乱的把字迹都勾掉了,看上去乱糟糟的,像是一大团打结的毛线。

    “写错字了,或者是精神压力太大的时候一般都会想要涂鸦吧,这有什么奇怪的。”郭叛插话道,“你上学的时候难道不喜欢在课本上涂鸦?”

    秦冉冉点点头,“我快高考的时候也这样,总担心自己的成绩不够好,烦的要死,有时候也会在白纸上画来画去的。”

    “走一趟吧,出事儿了。”

    一名干警突然推开了会议室的门说道。

    大家敏感的神经即刻被吊起来。

    “哪儿啊?”小王站起身问道。

    干警正了下帽子,“老地方,西山游乐园。”

    吴道扬了扬眉,感觉事情越来越诡异了,本来是合家欢的休闲场所,现在却变成了充斥着血腥的地方。

    西山游乐园已经全面禁止营业了,大门口拉着长长的警戒线,才被拘留释放没多久的园区经理接待了吴道一行人。

    在来的路上,干警已经简单的对他说明了发生的情况,可想不到现场远比他想象得还要糟糕。

    鬼屋里散发着弄烈的血腥味道,站在风口的话,甚至会让人有股想要呕吐的冲动。

    “警察同志。”园区经理脸色惨白,她估计是看了现场,所以才被吓成这样儿。

    吴道朝着她颔首,“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当时你们有工作人员目睹吗?”

    “有的,当时负责扮鬼的小周在附近,但事发太突然了,为了营造气氛,灯光也非常的昏暗,所以看得并不清楚。”经理喊来了周伟。

    名叫周伟的男人一身破旧的灰布衣服,披头散发的,脸上还画着‘伤痕’,看上去非常的狰狞,但此刻他却在瑟瑟发抖。

    到底什么情况能把一个大老爷们吓成这样儿?

    “周伟,你好好配合警察同志吧,把你看见的都说出来,不要隐瞒。”园区经理吸取了上次瞒报被拘留的教训,提醒周伟要知无不言。

    周伟用袖子擦了擦汗,“我当时就听见咚的一声,完了大家都在惊叫,跟着就好多血,然后一颗人头滚到了我脚边。”

    “你慢点儿说,不要太急。”他的逻辑和表述有些混乱,让吴道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看着周伟一时半会说不明白,一旁的女工作人员自告奋勇。

    “是这样的警察同志,我们鬼屋里面是有轨道,有那种小列车载着游客的,今天有一位男士在乘坐小火车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起身,撞到了障碍物,脑袋掉了下来。”

    “你是?”吴道困惑的看着女工作人员,她看样子非常从容淡定,与在场的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叫冯媛,是前天刚来报道的,我大学在读,打算找个兼职,又能玩又能赚钱再好不过了,没想到今天刚要换班就出了这事儿,够丧的。”女工作人员抱怨道。

    “冯媛,谢谢你,方便的话,可以跟我的同事录下笔录。”

    吴道说完穿过警戒线走入了鬼屋。

    根号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在里面忙着检查尸体,以及记录相关线索。

    看见吴道来了,他抬了抬眼算是大了招呼。

    “当心点儿,这里的灯光有限,别踩到了他的头。”根号示意吴道留点儿神。

    吴道听了他的话脸色发白,好不容易做的心理建设,瞬间就被他给瓦解了。

    “这人死的有点儿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