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0章 看不见的凶器

    更新时间:2018-12-19 23:30:11本章字数:2034字

    “哪里出了问题?”吴道颤颤巍巍的绕着路来到了根号身边。

    根号正在用手摸索着死者的脖子,那里光秃秃的,血管和动脉全都暴露在外,像是脱离了绝缘橡胶的电线,东倒西歪的。

    滴答滴答,粗大的血管还在泊泊的流着血,那声音在空旷的室内不断回荡着,可怖异常。

    “这伤口的边缘太过于整齐了,可见是被利器瞬间割断了皮肤然后被撕裂的,在四周都有大量的血液喷溅。”

    整齐?

    吴道陷入了沉思,他看着四周,除了一些为了烘托氛围而摆放的道具以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然而这些物品都不足以称之为锋利。

    “这里的灯光实在太暗了,剩下的工作要先回队里再继续进行了。”

    根号说完起身,准备考虑挪动尸体的问题。

    吴道看了一眼现场环境,把几个关键点记录下来之后,也走出了鬼屋。

    郭叛联系到了几个当时在现场的游客,他们的精神状态不太好,还一直处于惊恐之中,特别是在死者一前一后坐着的人,回忆起那一幕全身都瑟瑟发抖。

    根据身份调查,死者名叫做洪涛,本市居民,年纪35岁,一名外企的中层管理者,已婚,儿子今年五岁。

    他身首异处的时候,儿子也在现场。

    吴道率先联系了洪涛的家里人,他们异常悲伤,难以接受现实,而洪涛的儿子自从亲眼看见爸爸的惨状之后,就开始一言不发,高烧不退。

    洪涛的妻子孙茜勉强接受了询问。

    “他说他的一个项目关闭了,有时间可以陪孩子了,问孩子想去哪儿,孩子说想去西山游乐园,所以一大早他就带着孩子出门了,我因为工作没办法和他们一起。”孙茜擦了一把眼泪,显得很虚弱,“如果知道会出事儿,我说什么也要和他们在一起,洪涛太倒霉了,怎么会出这种事儿呢!”

    吴道看了一眼床上的孩子,他依旧沉睡着,眼睛有点儿肿,看得出被吓得不轻,而孙茜此时也不够平静,很难问出有价值的问题,要想还原现场恐怕还是要多问一些人。

    经过一下午的走访,事情基本被弄清楚了。

    洪涛和儿子并排坐在鬼屋的专车上,一车一共十二个人,他们坐在第五排,而车子在进入鬼屋的时候一般会习惯性加速,在加速的过程中,洪涛不知道什么原因,把头探向了外边,由于大家都沉浸在鬼屋带来的刺激,惊叫连连,所以没人注意到洪涛的异常,直到一抹温热的血溅到了周围人的身上,大家才意识到了不对劲,等到光线稍好的地方,后排的人清楚的看见一个无头的躯体直挺挺的坐在座位上,险些当场就昏过去。

    “那男人的儿子当时满脸满嘴都是血,眨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呢,好半天才哭出声,太可怜了。”当时坐在最后一排的游客说道。

    这人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和女友约会来到了游乐园,去鬼屋还是他提议的,可遇见了这档子事儿女朋友已经和他闹分手了。

    “那你有看清他为什么要探出头吗?”吴道询问道。

    “这个不清楚,大家都是为了看‘妖魔鬼怪’才进来的,谁会全程注意他呢。”男人也只知道这么多。

    吴道决定再回现场去看看,由于太匆忙,急于了解细节,所以现场看的并不够彻底。

    郭叛对这个案子充满了好奇,也一同随行。

    现在,干警们依旧在忙碌着,争取不放过任何缝隙尽可能的获取有价值的线索。

    “邪门了,这里居然没有发现凶器。”郭叛转悠了一圈说道。

    吴道走到死者丧命的大概位置,站在轨道上大量周围,这里不算宽敞,但也没有什么明显的障碍物会剐蹭到人,那洪涛为什么会出现意外呢?

    洪涛的身高在一米八二左右,体重一百四十斤,中等身材,吴道叫了一位身材差不多的干警协助,坐在了车厢里,然后让他将头探出来。

    “你这是干嘛?”郭叛好奇的问道。

    “测算角度。”吴道回答他,“他的身高体重和洪涛差不多,如果探头出来之后遭遇意外,那么这个角度会帮我们找到凶器。”

    郭叛有点儿听不懂,索性看吴道在笔记本上计算着什么,跟着他感谢了帮助的干警,独自蹲在了地上看着铺满碎石子的路。

    这些碎石染满了洪涛的鲜血,而上边还有一些粘稠的杂质,仔细嗅了嗅有股酸臭的味道。

    “你在闻什么?”郭叛凑近他。

    吴道没回答他,只是示意他也仔细闻闻,郭叛深吸了一口气,差点儿吐了出来,“是酒!”

    “我猜洪涛很可能是醉酒状态,因为不适引起了呕吐所以才会探头出去,这时候有东西割断了他的头。”

    会是什么呢?

    吴道盯着顶棚看着,有些出神。

    这里既没有支撑物,也没有障碍物,一个成年男人的肌肉骨骼那么强健究竟是什么东西有那种力度呢?

    “我靠,好大的蜘蛛!”

    一旁整理痕迹的秦冉冉突然大叫。

    小王嘲笑她大惊小怪的,“这里阴暗又潮湿,有个蜘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吓成这样!”

    秦冉冉抖落着胳膊,“太可怕了,这东西咬人可是会死人的!”

    吴道被他们的聊天吸引,看向了他们,那只大蜘蛛正四处逃窜,腹部下面还挂着一小节丝线。

    那丝线极具光泽度,非常纤细,在昏暗的环境中显得十分抢眼。

    “我知道了。”吴道的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让干警们帮忙找来了一把梯子。

    他显示看了看木质的横梁,在那里有一枚崭新的钉子,伸手触摸一下,钉子的四周有些扎手。

    而后,他又看了看那堆血污,在碎石下也同样发现了一枚钉子,钉子的四周有着寒光四溢的物件……

    “应该就是它了。”吴道捻了捻手。

    郭叛和秦冉冉都围过来,“你这神经兮兮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想到什么了?”

    “我知道洪涛死亡的原因了,凶器就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