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5章 杀戮难掩

    更新时间:2018-12-25 23:30:12本章字数:2064字

    “大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吴道追问道。

    他急迫的语气把园区经理吓了一跳。

    “好像是上个星期的时候,对,是上个星期,说是要来拿些工具什么的,发现钥匙找到不到了。”

    他们聊天的当口,根号一直在查看着和现场,他又有了新发现。

    那就是地面的颜色有些不同。

    这里空气的密闭性并不好,所以灰尘比较大,地上以及杂物上都有厚厚一层,可有一处的灰尘却明显薄一些,与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很明显是被搬动过的痕迹。

    根号喊过吴道和郭叛,“把这里推开吧。”

    他们合力推开了一堆杂物,地上大片的污渍映入了眼帘,虽然看得出有过擦拭的痕迹,但那大片的黑色物质还是不言自明的,述说着这里曾经发生过多么惨烈的一幕……

    “这里是分尸现场。”根号仔细勘察了一番得出了结论。

    在地上甚至还有之前刀砍过的痕迹,只不过凶手后续用了一些灰尘掩盖了血迹,并且又堆砌了许多的杂物,所以这里看上去并没有那么的显眼,再加上久久无人关顾,一直没有被发现。

    但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冥冥之中张磊像是在给自己洗刷冤屈一般,通过一个又一个身体留下过的印记给予警方以指引,用无声举动提供了最有价值的线索。

    很快,警方便将园区内的所有员工信息都进行了汇总,并打算逐一审讯。

    这也是江流给吴道的第二个建议。

    从动机方面入手,往往会有意外之喜的收获。

    要说起对游乐园的怨气,大部分人都有,因为这里的管理制度经常会有压榨员工的行为,稍有些小错误,就会变本加厉的苛责,所以大家对领导层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背后传起闲话来一个比一个强。

    可虽然怨声载道,这些人毕竟都是靠着园区的工资生活的,又没有人希望它真的经营不下去,那样的话,大家都要喝西北风。

    “要我说,我举报冯媛。”一个中年女员工在审讯的时候提到。

    “你为什么举报她?”对于这个名字,吴道有一定的印象,好像这个姑娘之前在办案的时候还提供过线索来着。

    女员工冷哼了一声,“她啊,你别看她还没毕业,花花肠子可多着呢,完全就是个骚浪贱,见到谁都勾搭,她还经常换男朋友呢,谁知道是不是感情纠纷杀人灭口的。”

    无语。

    郭叛敲了敲桌子,让她严肃一些,这是正常的案件调查,可不是什么泄私愤的好机会。

    女员工一见郭叛着急了,立马提高了嗓门,“我可没胡说!我之前就见过有男的为了她打架,就那个、那个没了脑袋的那个死鬼!”

    “洪涛?”吴道与郭叛面面相觑。

    吴道看着她,“你确定吗?这不是开玩笑的场合,不允许有半句假话。”

    “有半句假话我天打雷劈!”女人大声嚷嚷。

    从审讯室出来,吴道问了问郭叛的看法。

    “这个事情之前冯媛没有提起过自己与洪涛相识,而洪涛的死她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常,有点儿奇怪。”

    吴道也觉得冯媛的身上有些疑点,决定把她找来问问话。

    冯媛一如既往的利索、洒脱,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往椅子上一坐,一脸淡定。

    “想问什么就问吧,我知道我人员不好,那群老女人八成没说我好话。”

    她这一说倒是让吴道和郭叛乱了节奏,看来她自己并不是对自己的处境一无所知的。

    “你与洪涛是什么关系?”郭叛率先开口。

    冯媛愣了下,“你们说的是那个死者么?他叫洪涛啊。”

    吴道眯了眯眼,冯媛的这个反应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就是她的确和洪涛不熟,第二就是她在演戏。

    “有人看见他曾经为了你打架,有这回事儿吗?”吴道深入的问道。

    冯媛爽快的点头,“有啊!不过那是他自愿的,和我没关系。”

    洪涛在短期内还去过一次游乐园,这条线索从他周围人的口中得到了证实。

    只不过,他并不是和家人,而是公司团建。

    作为Z市还算拿得出手的游玩地区,且公司普遍的员工又都是九零后,所以HR决定组织去一趟游乐园增进下团队亲密度。

    洪涛那天去游乐园,因为不太敢玩过山车一类的危险游戏,所以负责帮团队其他人看着东西,冯媛当时刚来园区报道没多久,对一些工作流程还不太熟悉,特别是有的游客会有不文明行为,比如在鬼屋受到惊吓的时候对演员举手就打。

    这其实已经算见惯不怪了,但冯媛还没习惯。

    她被一名男性游客摸了屁股,那名游客声称自己是吓到了,所以才会双手乱挥,可冯媛坚持认为那名游客就是故意的性骚扰,因为他的手还特意捏了下,如果是撞到根本不会有那种反应。

    “我当时很生气,我和领导说了,可是领导让我放宽心,说我们是做娱乐服务行业的,要以游客为主,不要轻易发脾气。”冯媛现在回忆起来还是难平怒火。

    领导既然不管,她决定自己教训那名游客,所以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和那个男人发生撕扯,扭打在一起。

    洪涛恰好在附近,他跑过来,在了解了情况之后打了那名男游客。

    这就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冯媛说自己问心无愧,她只是做点儿简直,一是为了练练胆儿挺好玩的,以后不论什么抛头露面的工作,她觉得自己都能胜任,不会怯场,再一个也为了赚钱,现在物价飞涨,家里给的生活费根本什么都不够,她一个女生,又那么爱美,得赚点儿钱打扮自己。

    从逻辑上来讲,她的话算是滴水不漏的,并且吴道和郭叛在询问她的同时,小王也在同步的核实外围的情况,事情与她描述的基本相符。

    “看来是那个中年女人泄私愤了。”郭叛双手抱头,向后仰着,翘起了二郎腿。

    吴道说,“目前看来是这样,不过冯媛不承认自己和洪涛认识也有情可原,毕竟她年纪不大,还在读,换做是谁也不想和杀人事件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