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6章 作案动机

    更新时间:2018-12-26 23:30:11本章字数:2128字

    调查清楚了冯媛的事情后,通过对园区人员的梳理,又陆陆续续的浮现出了四个重点的怀疑对象。

    看见名单之后,吴道和郭叛非常惊讶。

    这名单里面居然有两个人是他们再熟悉不过的了。

    王兵、梁程都赫然在列。

    秦冉冉把笔记本丢在桌上,喝了口水。

    “累死我了,感觉嗓子都要冒烟了。”

    “冉冉,你这重点怀疑对象列的是王兵是怎么回事儿?”

    秦冉冉落座,“有人反映他与园区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主要集中于他的个人待遇以及他老婆的个人待遇上,园区属于半商业半政府性质,所以编制也是五花八门的,按理说王兵是属于专业军人应该拿到正规编制的,可是他的名额被顶替了,说是有人花了钱疏通关系,所以他只能做个临时的合同制保安,这样一来福利待遇差很多,他多次向园区领导反映,但都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

    “王八蛋!什么钱都拿,这么特么工作还要花钱买!”郭叛差点儿掀桌子。

    吴道蹙眉,“这些倒是之前没听他提起过,他与园区具体矛盾升级的事件是什么?”

    秦冉冉扬了扬眉,“就等你问我呢!看照片!王兵脾气还挺暴躁的,之前他用螺丝刀把园区负责人的车子给划坏了,并且拒绝赔偿,本来园区领导想辞退他的,但因为他妻子为人和善,能言善辩,人缘好,给了些赔偿也就算了,但一起工作的同事说王兵一直没咽下这口气,逮住机会一定会报复的!”

    吴道回想起了最初他通过雪人坐标来吸引警方的目的,这样一来确实能说得通他为什么表现得那么的积极。

    这或许也是他被压抑了许久,可以出一口恶气的唯一途径。

    “你说的这个不成立,王兵为人很正直,他这样也是被这些王八蛋给逼的没有办法了,我不同意你们说的把他作为怀疑对象。”郭叛明显急眼了。

    吴道让他先冷静下来,毕竟现在没有定性说谁一定就是坏人,谁一定就是好人,做了这么多年警察,不能客观的看待问题的话,那就违背了警务人员的职责了。

    郭叛甩开了他的手,独自走出了办公室。

    秦冉冉耸肩,“我就猜到他大概会是这么个反应,他的眼里,军人的职业是神圣的,不应该有任何的污点,所以精神层面,他其实已经选择了站在王兵这一边去看待问题,不够客观。”

    吴道有点儿无奈,如果有可能,他也想排除掉王兵,但那需要时间和证据。

    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空话。

    第二个熟悉的名字是梁程。

    对于此,吴道并没有看见王兵名字的时候那样的意外。

    秦冉冉说这个梁程其实是一直在被辞退的边缘。

    梁程患有很重的肾病大家都知道,工作起来自然经常要请病假,所以园区领导层想要通过一些考核刁难他,让他走人。

    “这可就太不厚道了。”吴道说道。

    秦冉冉叹了口气,“谁说不是呢,可园区负责人考虑的是人员成本问题,一旦他失去了工作能力,却还要养着他,甚至有可能要分摊一些医药费,以及慰问金什么的,他们绝对是个累赘,得不偿失,梁程的同事说之前看见过梁程揪着负责人的领子要打人,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最终没打成,他们猜测可能是怕真的丢工作,所以放弃了,可换做是谁,这口恶气都是咽不下去的。”

    “所以这也成为了一个动机。”吴道接茬说道,不过他到不太同意,因为梁程的身体状况,想要处理掉张磊这个壮汉,恐怕有些吃不消。

    “剩下的两个是张锋和徐露。”秦冉冉接着介绍。

    张锋比较游手好闲,之前的工作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别说负责人了,就连身边的同事也有些看不上他,有一次他捡到了游客的钱包没有归还,这件事情还惊动了警方,证实他确实非法占有了他人财物,最后被园区除名了。

    他曾扬言要让园区经理毁容,还让她在接送孩子的路上小心点儿,那些恐吓短信都被经理保存了下来。

    徐露是关系户,按理说她应该是和园区没什么矛盾的,但因为她不喜欢在这里工作,家里人又非让她到这里来,说什么给了编制,做个办公室小头头,不愁吃喝挺好的,就是她顶替了王兵的位置。

    她平日里总盼着游乐园能关门,还和同事说起过要是这里有什么事故之类的,能死几个人就好了,这样自己就不需要来这破地方上班了,家里人也能省心。

    有次她故意绊倒过一个小孩,被同事目击了,她事后还说事情没闹大,有点儿可惜。

    吴道听完了秦冉冉的分析,脑海中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排序。

    从矛盾的轻重来说,排在第一位的毫无疑问应该是张锋,他是彻底与园区失去了利益共享关系的,当然不会盼着园区好,关门大吉是他喜闻乐见的。

    王兵虽然也与园区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但他仅仅是为了平等而已,并不是想失去这份工作。

    梁程与园区的关系很紧密,出于他现在的状态,几乎不太可能找到一份新的工作,目前的工作就是他想保住的铁饭碗,如果园区彻底停业,他连医疗费缴纳都会出现问题,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在外了。

    至于那个徐露,从同事的描述上来看,她很有可能心理方面有些障碍,才会对小孩施暴,这方面还需要深入的调查取证,但如果为了失业而杀人,未免太过于沉重了些,不太现实。

    “现在有了作案动机,我们就该从作案条件入手了。”吴道说道。

    秦冉冉很快领会了他的意思,并开始着手于这些人的工作性质以及张磊死亡的十天内的生活轨迹进行核查。

    “张锋之前是在维修部,梁程也是在维修部,只不过他们分属不同的区域而已,徐露在办公室是闲差,平时没有什么工作,无非是写一些工作总结,帮领导做一些报告的撰写之类的,或者订报纸杂志,没有实质的工作内容和考核,王兵是临时保安,两班倒,一个月两次休息。”秦冉冉把掌握的信息汇总了,说给吴道听。

    “我觉得我们不能被一些条件束缚了思维,要开阔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