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7章 死亡梦境

    更新时间:2018-12-27 23:30:12本章字数:2041字

    在凌海的组织下,参与案件调查的全员一起召开了案件碰头会。

    连江流也被电话连线了。

    根号率先介绍了一些目前死者的情况,以及尸体的状态。

    吴道紧随其后把目前的侦查方向和已经掌握的线索与大家做了分享。

    凌海发问,“目前确定有动机的是四个人,那么他们还需要满足的条件是什么?”

    “现下已知的条件有三个,分别是可以接触到钢丝,可以进出顶棚的狭小空间,拥有储物室的钥匙。”吴道回答道。

    “那不就是把那四个人和这些成熟条件匹配就可以得出结论了?”凌海说道。

    邹恋雅不太同意他的说法,“这个不是简单地对号入座,还有些其他的外在因素需要考虑在内,比如就算他们不具备作案条件,但是不能排除有共犯,在协助之下可以完成案件。”

    “这点很重要。”吴道赞同邹恋雅的说法,“毕竟张磊的身材比一般人都高大,想要一个人彻底完成从杀人到分尸再到抛尸的环节太困难了,很难做到完全不露出马脚。”

    “我有个疑问。”江流的声音突然从电话那端传来。

    凌海把电话推向桌子中间,“老江啊,你说吧!我们都听着呢。”

    江流提议去环卫处查看下情况,既然垃圾都是要到那里去汇总的,那么被伪装成为垃圾的张磊的尸体在从后门运往环卫处的同时是否有过目击证人呢?

    吴道回应他,“环卫处之前我们一起有排查过,他们表示在监控器坏掉的那一天收到了很多垃圾,不过他们只会把垃圾撞车拉走集中销毁,并不会逐一拆开查看,所以是不是有人体残肢,他们也不清楚。”

    “我建议两个方向,从保洁部当天的排版记录查起,从环卫处对接的垃圾总站查起。”

    江流言简意赅。

    “好的老江,我回头就去查。”吴道回答道。

    凌海建议除了这两个方面以外,两名死者之间的潜在联系也需要调查。

    这与江流之前对吴道说的话不谋而合。

    很快地,在重新梳理了案件关键点之后,大家积极投入到了负责的环节当中。

    傍晚时分,吴道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宿舍老大打来的,老四祁斌在这么多天后终于恢复了意识,如果他有空的话,希望他能够来看看。

    吴道和根号说了这件事儿,根号表示很感兴趣也想同行。

    毕竟之前在他的衣物上检测出了人血,如果这是一起刑事案件的话,那么吴道算是关系人,有个无关人士在场比较好。

    Z市的第四人民医院是精神分类医院,也就是常说的给精神病人疗养的地方,但并不是说这里只收治精神分裂患者,像心理疾病、严重的梦游症、癔病、自闭症都在他们的治疗范畴内。

    祁斌因为自言自语,还会昏睡,被根号确认为梦游症,所以才被送来这里治疗。

    在这期间,他的家里人一直都在身边照顾着他,直到今天他主动开口说话了,他的父母才急忙通知了宿舍老大,让他们放心。

    吴道先是和祁斌的爸妈问了好,随后请他们暂时先回避。

    祁斌消瘦了不少,面色青灰,有些疲乏。

    “等钱,我这是怎么了?很多事儿我有点儿记不住了。”祁斌拉住吴道的手,迫切的想要知道事情的原委。

    吴道大致和他说了一些情况,他才渐渐平静下来。

    “我交了个女朋友你知道吧?”祁斌看着吴道。

    吴道剥了个橘子给他,“少刺激我!咱们宿舍论先后顺序,怎么也不应该是你这个老四先脱单吧!你着什么急!”

    祁斌接过了他递过来的橘子吃起来,“我认识了个隔壁传媒大学新闻系的女学生。”

    “不是社会人士?”吴道就知道宿舍老大、老二的消息从来就不靠谱。

    祁斌坐起身,“当然不是,我可是颗嫩草,嫩草配鲜花,我还能让老牛把我这个黄花大小伙给吃了?”

    祁斌说自己前段时间情绪挺低迷的,主要就是因为那个女生对他的态度忽冷忽热,也是最近他们的关系才上了一个台阶。

    吴道不由得想起在针对女性连环杀人案的当口,他会宿舍看了一次大家,当时老四确实患得患失的,连话也懒得说几句。

    按照祁斌的说法,他那会儿正处于即将失恋的边缘,觉得整个人生都没意义了。

    “老四,我问你,你记得你身上的血是怎么来的吗?”吴道突然严肃起来。

    祁斌塞进嘴里一瓣橘子,“血?什么血?”

    吴道看了眼一直没吭声的根号,“看来他把当时的事情给忘了。”

    根号在包里翻腾了一会儿,拿出了几张照片给祁斌,“这是你当天穿着的衣服,上面有很多血迹,但你本人却没有受伤,所以这些血应该是别人的,你有回忆起什么吗?”

    祁斌看见照片,顿时慌了神色,全身缩成一团,像是回忆起了什么,可他却拒绝继续交流,一直把自己藏在被子里。

    眼见这种情况,根号建议找一名心理咨询师,通过催眠的方式来解析祁斌不愿回想起来的记忆。

    这种方式在许多案件侦破中都起到过至关重要的作用。

    特别是近些年来,随着大家对犯罪心理学的关注,这门学问以及心理咨询师的侧写变得尤为具有价值,很多犯罪者都善于掩饰或者具有复杂的人格,这些在心理咨询师的眼里都无所遁形。

    大约两个小时候,心理咨询分析师给出了结论。

    祁斌应该是在梦游的时候遭遇到了一起意外事件,他提到过酒店,女孩,高楼,死了又活了等一些字眼儿,分析师推测他应该是目击的一起死亡,并且与死者离的非常近……

    至于这些血渍,可能是喷溅在他身上的。

    “那他接下来要怎样才会康复呢?”吴道非常担心祁斌的健康。

    “这个需要集中的心理干预和疏导,虽然他平日里是个乐观的人,但越是这类特质的人在遇到一些坎坷、困境的时候越容易陷入极端低落的情绪当中。”心理咨询师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