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8章 与罪同行

    更新时间:2018-12-28 23:30:24本章字数:2031字

    为了避免继续刺激祁斌,吴道和根号先离开了医院。

    根号扭头看向吴道,“祁斌的女朋友是谁?”

    吴道摇摇头,他一个基本不太回寝室的人,哪有时间和他们话家常,就连祁斌有了女朋友的事情还是通过宿舍老大、老二才知道的,不然这会儿他还被蒙在鼓里呢。

    根号说或许找到了他那位女朋友,那天晚上祁斌遭遇了什么也就一清二楚了。

    “回头我让老大、老二留意一下。”

    手头的案子焦头烂额的,吴道准备把祁斌的事儿优先级先放一放。

    回到了队里的时候,邹恋雅那边传来了新消息。

    环卫处的工人在得知了案件的情况之后,积极响应自发的加班加点进行了排查,发现并没有所谓的人体残肢出现,就连垃圾总站的人也自查了一遍,把几天前送来的来及,没来得及销毁的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到张磊。

    “会不会是凶手压根就没有在环卫处进行抛尸,只是通过搬运垃圾的过程将张磊的尸体分批次携带了出去,而抛尸地点在另一处?”

    小王这样分析道。

    “有这个可能性。”邹恋雅回应道。

    “这是保洁部当天的排班表。”秦冉冉拿出了一份文件,上面清楚的写到全天都有谁负责清理园区,倒垃圾,已经做卫生检查。”

    当天,王兵的媳妇小娟居然在列。

    吴道联系了小娟,很快她便在王兵的陪同下来到了队里。

    郭叛对王兵和小娟被喊来调查有些抵触情绪,他和吴道说明自己并不怀疑他们,这么做只能是白费功夫。

    吴道很理解他,“你如果想他们不被怀疑的话,那只能尽快的找到嫌疑人,证明他们的清白。”

    郭叛没有回答,但从表情可以看出,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嫂子,不好意思得麻烦你跑一趟。”吴道倒了杯水给小娟。

    小娟笑了笑,“这有啥的,你们也是在工作,有啥能配合的我都配合。”

    “有一天园区的监控器坏掉了你知道吗?”吴道开门见山。

    小娟捧着水杯,摇摇头,“不知道,那些什么电子技术的东西我也不懂,就看电视上说过现在都能给人照下来,不管是干啥都有人监视,那些女同事还说现在的老板又变成周扒皮了,一天干什么活,偷没偷懒他们全能用电视看见。”

    “那天刚好你当班。”吴道循序渐进的问着。

    小娟一拍巴掌,“你说的是大上个礼拜四吧?我想起来了,那天本来不是我当班,是我们部门的临时工,可她说家里孩子病了,得去医院,我就和她换了班,咋了?”

    “你们那天一共去了几次环卫处?”吴道拿笔记录着她的话。

    小娟回忆了下,“这个我还真有点儿记不住了,怎么也得有三四次吧,那天好像有个什么旅行团,好多人,比平时周末人还多,垃圾桶一会儿就满了。”

    吴道停下了笔,“都是你一个小组的那个男人去倒的垃圾吗?”

    “对,啊,不对,我也跟着去了一次,我看他自己忙活我有点儿不好意思,但后来他说不用我跟着了,让我休息,我也就没去了。”

    吴道询问了小娟具体时间,她只记得是下午,但具体的时间有点儿说不准,她说工作时候他们只能携带对讲机,疑虑不准用电话,她又没有手表,再加上忙,她也就没有在意时间。

    不过她倒是说和她一起当班的男人她不认识,好像说是临时帮忙的,并不是出勤表上写的那个名字。

    “那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呢?”吴道立刻追问。

    他的架势吓了小娟一跳,她放下水杯,连比划带说,“差不多和你一样高吧,中等身材,穿的和我一样的工作服,衣服是那个男同事的名字,然后带着一次性口罩,他一开始也没说是谁,我还真没看出来,后来聊天他的声音不太对,我就问他是谁,他说是那男同事的远房侄子,所以我就没多问了。”

    “那他这种临时帮忙的会做身份登记吗?”吴道停下笔。

    小娟果断否定,“不会,就帮个忙还登记啥,都不知道人明天还来不来。”

    吴道沉思了一会儿,想起了一个人,“嫂子,你认识张峰吗?”

    “听过,但不熟,我们园区人多,别的部门的没打过交道的有都是,我听说他还是因为他被开除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的呢,别的就不知道了。”小娟说完,有回忆起一件事儿。

    那个男同事来上班的时候,小娟和他聊起了他的远房侄子,但那男同事好像有点儿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会儿才明白她说的是谁,这让她觉得挺奇怪的。

    “你说他才四十不到,记性这么差,不应该吧。”

    问完话,吴道向她道了谢,并要求今天的谈话内容对谁都不要提起,包括王兵,因为涉及到一些重要的细节点,担心提前走漏风声。

    小娟一口答应了下来。

    吴道把询问的结果和郭叛做了沟通,郭叛总算松了口气。

    “我就说,老兵和他媳妇不可能是坏人的,我这点儿洞察力还是有的!”

    吴道没有打击他,赶紧把事情同步给了其他办案的同事,并让小王把与小娟一组的男保洁带到队里来。

    那名男保洁叫程源,本地人,今年39岁,平日里为人热情,但有点儿势利眼,喜欢往家境好的同事身边儿凑。

    程源似乎早就料到了警察会来找自己,有点儿紧张。

    小王说,对于这种类型的人最好询问了,只要吓唬两句,什么都说出来了。

    他给吴道递了个眼色,跟着定了个基调。

    “说吧,犯什么事儿了!”

    小王板着脸,寒声说道。

    程源搓着手,端着肩膀缩着脑袋,“警察同志,我都说,我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说。”

    小王笑了,“不知道的你怎么说?瞎说啊?我告诉你,欺骗警务人员罪加一等!”

    “我说错了,我嘴不好,我是说我一定把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程源一通赌咒发誓之后,开始交代了自己之前的犯罪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