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9章 家贼难防

    更新时间:2018-12-29 23:30:12本章字数:2270字

    其实,程源的恶行主要归结为两条。

    一条是侵吞公家财产,园区有什么东西是他喜欢的,都会多吃多拿带回家里,有时候还会从福利礼品里面抽水。

    一条就是好吃懒做,他会把自己的工作岗位让给一些便宜的劳动力,这样自己既有出勤,有工资拿,又能偷懒和朋友打打麻将什么的。

    有些时候只要手气好,他能赢不少钱,所以分给一些劳动力仨瓜俩枣的,也不在乎,只图个自己清闲。

    小王问了他那个冒名顶替者的情况,程源居然还反问是哪一个?

    足以见得他这种事情做的有多么的顺手了。

    “你给我态度端正点儿,我问你的还能是哪一个,就你和小娟一起当班那天,大上个礼拜四,你人呢?哪儿去了?”小王完全不给他好脸色。

    程源愣了一会儿,“哦哦,你说那天啊,那天是我在街边劳动市场遇见的一个小伙子。”

    “遇见的?你不说是你侄子吗?合着你们俩才第一次见面。”小王敲了敲桌子,“你给我老实交代!”

    程源满脸堆笑,非常的尴尬,“我不是有时候靠介绍人赚点儿小钱嘛,咱们领导管的不严,去晃一圈之后换上工作服,谁知道谁是谁啊,所以我就合计偷个闲,那个人不贵,说可以免费帮我一天,要是活干的不错,我也满意再和他继续合作,我就同意了,不过他干了一天说有点儿累不动,活太杂太脏了,后来就说不干了。”

    程源说为了怕别人起疑,他一般都吩咐这些人如果被认出来了,就说自己是他的亲戚就成了,别的话不要多说。

    事实如此,那个小伙子也是这样做的,如果不是游乐园出了人命,估计这个勾当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拆穿。

    程源对天发誓,他和那个小伙子就是一面之缘,以至于连个人情况什么的都完全不了解,仅有的手机号在小王和吴道的监督下拨打时已经变成了空号。

    而从移动公司也查询不到办卡信息,这是一张黑卡。

    “那人叫什么?”吴道问道。

    程源想了想,“他和我说叫吴晓宇,不知道真假,我没办法核实啊,那天也是他主动和我搭话的。”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知不知道让这种陌生人进入到园区的工作岗位有多大的潜在危险?”小王厉声呵斥道。

    程源点头又摇头,被彻底吓懵了。

    从审讯室出来,吴道对小王说,“那个吴晓宇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不过名字有可能是化名,可以让三名男嫌疑人戴上口罩,换上保洁人员的服装,让小娟和程源分别辨认下。”

    小王让人找来了王兵、梁程、张峰。

    在大家事先不知情的情况下,吴道告诉小娟和程源嫌疑人找到了,就在三个人当中,让他们指认。

    小娟指向了张峰,而程源很有意思,也指向了张峰。

    随后,吴道让小娟先回避,并摘掉了三名嫌疑人的口罩,再次让程源辨认。

    程源认出了王兵和梁程、张峰,一瞬间又摇头,说这三个人都不是。

    “你的意思是那人和他有些相像?”吴道看向程源。

    程源说,“就是他,他就是吴晓宇!”

    由于张峰和程源平日里工作没有交集,所以没有见过面,他对这个自己的前同事居然一无所知。

    结果让大家有些出乎意料,想不到犯罪嫌疑人这么轻易就暴露在了公众视野之中。

    “这个张峰不论是作案动机,作案条件都具备了,可以对他进行突击审讯了。”凌海在得到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吩咐到。

    张峰坚决不认自己杀了人。

    而通过他的外围调查也显示他在张磊失踪的那段时间里与家人在泰国度假,没有作案时间。

    这就奇怪了,那为什么他还要处心积虑的冒名顶替呢?

    “我没杀人。”张峰再一次强调了一遍,“我活得好好的,我杀人干嘛,我疯啦!”

    郭叛警告他好好说话。

    张峰被郭叛的气势震慑了,软下了口气。

    “我之前不是被开除了嘛,我心里有气,其实那个钱包的事情真的不赖我,是那个游客他自己说的谁把钱包送回来就给谁五百块钱,结果反倒是成了我偷钱包了,那谁让他反悔啦,他说话不算话,我就把钱包拿走了,就这么点儿事儿,可领到不听我解释啊,非要开除我,我求爷爷告奶奶的都不行,为了这事儿我妈还气病了!”

    张峰说自己听说了,就是那个女经理一直看自己不顺眼,所以才开除了他,他咽不下这口气,就给女经理发了多条恐吓短信,但并没有真的做什么。

    这次是因为去泰国旅行的时候家里人又提起了他丢工作的事情,他心烦气躁,决定得让这女经理吃点儿苦头。

    “我不是吓唬过她嘛,她就让保安记住我,只要是我,就不准放进来,哪怕我自己花钱买票都不行,我和朋友之前一起来玩,就被拦下来过,太丢人了,所以我才想和程源换下工作,我听说他经常这么干,只是没人举报他而已。”张峰顿了顿,“能给杯水吗?”

    一旁的干警给他到了杯水,他继续说道。

    “我混进来其实是为了堵她的,想教训一下她,顺道再拿垃圾泼她,可谁知道她跑去开什么会了,一直没出现,我就扎了她的车胎。”

    “那园区的监控器是怎么回事儿?”吴道问道。

    张峰痛快的承认了,“这个是我干的,我承认!我想要是拿垃圾什么的泼了那女的,被拍下来一定能找到我,我就把监控系统搞坏了。”

    经过核实,女经理的车子后胎确实被扎了,验证了张峰的一部分说辞。

    幸亏她最近比较疲累,一直没有驾车回家,不然结果不堪设想。

    至于监控器,当班的保安说,中午有段时间大家去吃饭了,估计张峰是趁着那会儿没人进去搞的破坏,那门有被撬过的痕迹。

    “你觉得这个张峰的话可信吗?”小王看向吴道。

    吴道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他应该可以排除在外了,从他伺机报复的行为来看,他仅限于小偷小摸,小打小闹,对于杀人来说,胆量和逻辑性太差了。”

    “也是,显得太小儿科了。”小王随声附和。

    中午,食堂。

    忙碌了几天之后,难得大家都不太忙,一起吃了顿午饭。

    秦冉冉在看热点新闻,那上面一个大标题让他震惊不已,秒拍的小视频更是让她叫出声来。

    “我滴老天!”

    吴道凑过去看了一眼,是一个女人从楼上落地的瞬间被监控器抓拍到了。

    “这种东西怎么能肆意传播呢,对死者太不尊重了!”邹恋雅强烈的谴责了这种行为。

    吴道久久不能回神,画面里还有另外一个身影,是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