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0章 死而复生

    更新时间:2018-12-30 23:30:19本章字数:2316字

    吴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个地点是哪里?”

    秦冉冉不理解吴道为什么那么激动,叼着筷子含糊道,“就是中央大街那边的快捷酒店,叫什么欣隆,是家连锁酒店。”

    郭叛也凑了过来,虽说在吃饭的时候看这个有那么点儿影响食欲,但他们都见怪不怪了,遏制不住内心的好奇心。

    “这女的怎么还能坐起来?旁边怎么还杵着一个男的?”

    光线太过昏暗了,以至于有些细节看不清楚,所以他的问题没人能够回答。

    吴道收拾好了餐盘拿起外套,连招呼都忘记打就离开了。

    秦冉冉眨巴着眼睛,“他怎么了?”

    一旁慢悠悠咀嚼米饭的根号说,“那上面的男的是他同寝室的同学,前段时间受到了惊吓,有些精神失常,现在正在四院治疗。”

    “那……难道就是被这一幕给吓的?”邹恋雅看向根号。

    根号朝着她点点头,“我也见过那个男的,吓的不轻,回到寝室之后还用头撞墙,还说胡话,要知道一个人在梦游状态下,突然被惊吓,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而且短期内都要依靠治疗才能缓和,我和吴道一直在找原因,这会儿找到了。”

    “他那同学也够倒霉的了。”郭叛摇摇头,“我还是跟去看一眼吧,别有什么事儿。”

    “哟,大郭叛知道关心人了。”秦冉冉取笑他。

    郭叛弹了她脑门一下,“你懂什么,我不关心他,我是关心他什么时候能破案,赶紧还老兵个清白,走了!”

    欣隆快捷酒店。

    吴道在出示了证件之后,大堂经理接待了他。

    他问起了那起跳楼事件。

    “那件事情啊,确实是有个女的跳楼了,穿了一条白裙子,从对面住宅楼的18层跳下来了,吓死人了。”大堂经理是个男的,但提起那一幕还是有些冒冷汗。

    他说当天不是他值班,是另外一个经理,酒店的监控无意中记录下了全部过程,当时都要保安都吓傻了,等大家冲出去的时候,那女的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旁边站着一个男的,有眼尖的员工认出来那个男的就是当天入住在一楼的房客。

    从男人和女尸的距离看上去如果再靠近个半米,那男的肯定当场就给砸死了。

    “你说那小伙子是不是命大?”

    话音刚落,服务员带着郭叛一同来到了经理办公室。

    “这是?”经理困惑的站起身,与郭叛握了握手。

    服务员介绍,“刑警队第五科的工作人员。”

    吴道也赶忙说,“这是我同事。”

    跟着扭头看郭叛,“你怎么跟来了?这与游乐园的案件无关。”

    郭叛自顾自的坐下,小声说,“好奇,不行么?”

    经理清了清嗓子,“那我就接着说了。”

    他说的男人是祁斌,当时是和一个女人来开房的,女人出示的身份证显示叫冯媛。

    吴道听见这个名字感到有些意外。

    合着老四的女神就是那个西山游乐园的冯媛??

    “那男的身上好像溅上血了,我们想帮他下,他拒绝了,一直抱着头,情绪特别激动,我们也不敢动他,接着他就自己跑走了。”经理说完了事件的经过后,还向他们致歉。

    表示那个视频是保安为了增加自己在新媒体方面的一些流量擅自上传的,目前该名保安已经被停职了,他们也在呼吁一些新媒体停止转载,但力度太小,总被忽视,如果有可能他们希望警方帮忙处理下。

    郭叛一口答应了,“没问题,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处理的。”

    从酒店出来,吴道一直沉默着。

    郭叛扭过头看他,“你这么无精打采的是不是也没那画面吓到了?”

    吴道摇摇头,“这倒不是,我是在想找个冯媛很有意思,她出现的概率也太频繁了。”

    郭叛调侃,“我倒是觉得你那个兄弟有意思,很女人开房的时候梦游,肠子还不得悔青了!”

    吴道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人越老越没有尺度,真是十足的老花猫一只。

    不管怎么说,他们先回了队里,吴晓宇的身份被认定就是张峰之后,线索忽然之间又变得不明朗了起来。

    根号和秦冉冉还在研究那段视频。

    秦冉冉非常好奇为什么那个女的在几分钟之后突然直挺挺的坐了起来,简直就像日本恐怖片一样。

    根号在给她普及知识,她听得津津有味。

    “人一般在死亡了一定时间之后,有的会出现尸体痉挛的状况,虽然生命已经不再了,但有些组织和神经并不是一瞬间被终止的,所以才会出现一些痉挛抽出的现象,我在一开始做法医这一行的时候也有遇到过,当时也很害怕。”根号回忆道。

    秦冉冉吞了口唾沫,她一直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不差,但要真的和根号这类人比起来,简直就是个小儿科。

    “你真牛气!”秦冉冉竖起大拇指。

    根号告诉吴道,当时祁斌一直嘟囔着什么‘都死了’,‘又活了’大概就是目睹了尸体痉挛的一幕,所以才会有一种尸体会死而复生的错觉。

    吴道和郭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座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小王的声音非常急迫,说是有人报案!

    他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应该是有大事发生了,但他在电话里不肯说明,让大家在办公室等着他。

    十五分钟过后,小王赶回了办公室,他摘下警帽当做扇子,示意邹恋雅给他一杯水。

    牛饮了一杯水,他才开口,“刚才我接到了报警电话,是那个在苗圃养狗的人的,那个人,死了!”

    “什么?!”

    大家无不感到震惊。

    “怎么回事儿?”吴道拉了把椅子给小王。

    “记得上回他养的那一群狗么?”小王卖关子。

    “就是那些禁犬吧,还叼着张磊的一只脚。”吴道想起来了那个人。

    小王看了他一眼,又无奈的摇摇头,“你说对了,那些狗真的不该养,那人被自己养的狗咬死了。”

    郭叛皱眉,“这是属于恶犬伤人事件,和我们这案子有什么关系?直接处理掉那些狗不就好了。”

    小王朝着他摆了摆手,说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些恶犬本来被放出来遛弯,但其中一只叼着了个东西回家,狗主人不让狗吃来历不明的东西,所以用木棍教训了带头的狗,谁知道其他的狗都被激怒了,攻击了他,他被咬住了脖子,当场断气了,等到他的弟弟去帮忙喂狗的时候,狗主人的半张脸都被啃没了。

    “现在这个时节又快到了狗的发情期,烦躁易怒也属于正常情况,但那些狗难道平时就没被管教过么?竟然对自己的主人出手!”邹恋雅有些困惑。

    小王没有回答她,而是直接拿了一张照片丢给大家,“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大家围了过来,在看清恶犬正在争抢的东西的时候,不由得纷纷惊愕的张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