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1章 凶犬伤人

    更新时间:2018-12-31 20:50:24本章字数:2044字

    小王拿来的照片非常不适合人类观看。

    大多数时候,其实刑警要具备违背人类意志的强大心理素质才行,否则早在破案之前就已经倒下了。

    那张照片上几只凶猛的恶犬正围着一个人,撕咬着他的皮肤,远处的几只在哄抢一块滴血的肉……

    太惨了。

    虽然说狗在生活中总以人类的好朋友出现,大多数时候也是温柔、憨厚、忠诚的象征,但近年来狗伤人事件并不少见,特别是每年到了发情期,许多狗无法控制自己,对身边的人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曾经,一家医院在一个月内收纳了几十名被狗咬伤的儿童,有的幸而是轻伤只需要打针,有的则被毁容、致残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可狗攻击儿童是多数情况下是由于儿童喜欢追跑打闹,引起狗的反感,有的是因为儿童身上具有一些奶香味儿刺激狗狗的嗅觉,可这个狗场的主人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并且长期与狗相伴,怎么还会酿成如此惨祸呢?

    “这照片是狗场主人弟弟在去找他的时候拍下的,当时人已经不行了,他弟弟也吓得够呛,为了留下证据,颤巍巍的拍下了照片,随即报了警。”

    小王简单说明了下现场的情况。

    “他没把狗赶开?”郭叛问了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小王叹了口气,“他才二十出头,都吓傻了,别说撵狗了,他打电话的时候连地址都讲不清楚了,不过这种情况他没冲上去是对的,你们也看见了,这么多条狗,他进去了也顶多是去塞牙缝了,就算我们在场也不建议他贸然行事的。”

    吴道拍了拍郭叛的肩膀,“有的人选择见义勇为,有的人选择自保,两者都没错,见义勇为也要量力而行,走吧,我们去现场看看。”

    车上,大家都沉默不语。

    并不是平时这类事儿见的少,只是感到有一股古怪的气氛正笼罩着他们。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临近发生的偶然事件,到最后都会有着必然联系,只是他们一时之间还摸不着头脑。

    苗圃的狗场,所有参与了残害主人的狗都已经被击毙了,整整齐齐的躺成了一排。

    狗主人张强的尸体也躺在一旁,被白布遮盖着,人死没多久,所以他的血还在不断的渗出。

    医护人员无奈的摇摇头,他们告诉警方,张强是被咬断了喉咙,迅速毙命的,就算他们再早个十几分钟也是没有条件抢救的。

    吴道看着满院子的狼藉,和角落里的两个大盆,大致明白了事发时候的情形。

    从盆里的食物可以看出,张强当时应该是来喂食的,在这个时候受到了攻击,最后被活活咬死。

    由于这里比较空旷,只有张强一户人家,所以他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

    真是可怜。

    张强的弟弟张晖正在被小王问询,他不停的抠着手,全身发抖,眼睛赤红已经流不出眼泪了。

    小王做完了笔录走过来和吴道说,“张晖和张强冰不住在一起,今天是张家母亲的生日,大家都回到了老宅子聚餐,张强本来也去了,可后来想起来狗还没喂,就又从母亲家折返了回来,原本张晖要陪同的,可张强谢绝了,并表示自己很快就会回来的,但饭点到了,张强人没露面手机也打不通,他的妻儿有些着急,张晖主动骑着摩托车回来找张强,就看见了这一幕,唉。”

    根号掀开了白布,停顿了几秒。

    作为一名法医,他甚至都觉得有些震撼。

    毕竟被动物袭击致死的成年人,在城市中真的不多见。

    吴道忍着不适看了过去,心头的冲击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

    张强的脖子被啃咬出了一个拳头大的缺口,脸也被撕掉了半张,手臂由于抵挡狗的攻击也被撕咬的非常严重,已经看不出完好的地方了。

    根号初步勘验,证明了张晖的说法,张强确实是被狗攻击丢掉了性命,只是狗为什么会群体性的攻击每日为自己投食的主人,他建议找防疫站的人对这些狗进行病例分析,看是否存在狂犬病发作的可能性,如果存在这种情况,那么这些狗的尸体以及整个狗场都需要进行严密的处理。

    “这两只狗带的头。”

    在吴道把视线投向狗的尸体的时候,张晖突然指着地上大喊。

    “他们当时扑上去,我看见他们扑上去了,咬着我哥的脖子……另一只咬着我哥的手。”

    张晖靠着墙壁,不敢上前。

    吴道瞄了眼两只狗,他对其中一只毛色灰黑的印象深刻。

    这只狗正是之前叼着人脚的那一只。

    这次又是他主动闹事儿?

    “我怎么办啊……我不敢回去跟我妈说,我嫂子和侄女问起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张晖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

    他的问题没人能够回答,这种不幸不可挽回,早说完说其实没区别。

    回去的路上,吴道一直觉得有点儿纳闷,苗圃的经济效益日渐衰退,可他养的这十几条狗至少每个月狗粮开销都需要不少,可他屋内的摆设和电器都是新款,他的钱从哪儿来呢?

    根号给他说了一个事儿,那就是他在看了张强的尸体后,也顺道看了下那些狗的,发现有一些存在一些旧伤,皮肤、骨骼、耳眼口鼻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伤疤,觉得他或许有虐待狗的可能。

    郭叛倒是觉得这或许不是什么虐待,那种狗本身就喜欢逞凶斗狠的,保不齐被圈养的时候相互撕咬打斗都是家常便饭,特别是张强准备的饭盆容量有限,狗在哄抢食物的时候更容易起摩擦。

    回到办公室里,吴道打开了电脑。

    他在网页上搜索着张强家的那些狗。

    这种狗叫做比特犬,是斯塔福和斗牛杂交的后代,个性非常顽强凶悍,头脑聪明,常备用作猎犬,这种狗对陌生人非常不友好,攻击性十足,对同类也非常的残忍好斗,并且在撕咬过程中,自身会分泌一种激素淡化疼痛,达到‘无痛战斗’的状态,直至对手死亡或者自己死亡。

    “这狗还有一种用途那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