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3章 共同嗜好

    更新时间:2019-01-02 20:51:14本章字数:2018字

    狗会记仇这一点早在许多的影视素材里都有体现。

    那些并不都是杜撰的,不乏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事例,让人们在对狗狗盲目喜爱的同时,同时得到惊醒。

    袁浩说张强的狗常年遭受张强的打骂,会被逼着吃他们不喜欢却可以增肌的食物,更会为了让他们获得充足的训练量,在喂食的时候折腾它们一通,例如在饿了几天之后把食物绑在竹竿上,挖一个一米有余的深坑,把想要训练的狗放进坑里,跟着举着竹竿看着它们为了抢一块肉撕咬的你死我活的样子。

    郭叛告诉吴道,这其实没什么,之前有的地方为了训练獒犬也会用这种办法,但那些主人都是为了让狗狗更加充分发挥体能,而不是捉弄戏耍它们取乐,更不会为了一些奖金让狗狗们同类相杀。

    “来你这儿注册的一般都是什么样的人?”吴道有点儿好奇这一项目的受众群体。

    袁浩抽了根烟,眯起眼,一副侃侃而谈的姿态,“这你算是问对人了,别看我们网站很粗糙,我们一开始也是想过要好好经营的,所以还真学别人搞过一些用户分析什么的,我们针对的年龄层主要是在35到55岁,弹窗最吸引的就是这波人,收入基本都是中上等水平,生活压力小,工作比较闲或者个体生意人,反正就是温饱满足了,花点儿钱找刺激的。”

    “本地居多还是外地居多?”吴道做着记录。

    袁浩说这个他没统计过,毕竟这网站还真没那么智能,技术啥的也不行,搞不了什么太像样的数据画像,再后来运营这个没啥意思,他们也就没接着搞了。

    不过他觉得应该是本地多余外地,因为他们每次比赛都场场爆满,从现场的口音听起来也都是本地的,外地的来的不多。

    “不过我们这边有个常客好久没来了,用户流失也挺快的。”袁浩最后嘀咕了这么一句。

    他的网站由于非法,被直接取缔了。

    吴道和郭叛审核用户名单的时候发现了个非常有意思的两个名字,一个叫克罗心1314,还有一个叫Allen Hong。

    “这个克罗心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出现的频率有点儿高啊。”秦冉冉一语道破。

    “是有点儿高,那个张磊的脚上不就纹了一个克罗心的刺青吗?”邹恋雅也想起了这件事儿。

    “会那么凑巧就是他吗?”郭叛觉得这有点儿不可思议。

    吴道沉默不语,想要证明其实很简单,只要找技术核查下IP地址即可,小王还为此再次去了张磊的家里,他房间中那台老式的台式机这个时候也可以派上用场。

    经过一系列比对,很快得出了结论。

    那个克罗心1314还真的是张磊注册的,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电脑记录被清除过,导致之前浏览过的网页都没有了痕迹。

    张磊的母亲表示对他喜欢狗这件事儿一无所知,只知道他喜欢户外运动,想出去看看。

    “这个圈子真是太小了,张磊就是克罗心1314,那么那个Allen……”不等小王把话说完,郭叛已经打断了他。

    “这个英文名,好像在哪儿见过。”

    郭叛回想起来,这个英文曾经在走访洪涛所在的外企的时候,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过金属名牌写的就是这个。

    吴道朝着他竖了个大拇指,想不到平日里大大咧咧的郭叛也突然脑子灵光了一回。

    “你是夸我呢?”郭叛不相信吴道。

    “夸你绝对是夸你!”吴道说完接到了个电话,技术科那边反馈,那个英文名字与洪涛所使用的家庭IP相吻合。

    “还真有人用这么直白的名字注册……”邹恋雅觉得大开眼界了。

    “很多时候大家注册用户名都是为了容易记而已,像他们俩这种年纪,也搞不来那种太诗情画意的名字了。”吴道解释道。

    为了严谨,吴道把这张磊、洪涛的照片也提交给了袁浩,经辨认,他记得这两个人之前都参与过比赛,并且在比赛现场都异常亢奋,特别是张磊,他异常亢奋,不断的嘶喊,比谁看的都起劲儿,还赢了一点儿小钱。

    至于洪涛他不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的整体素养与周围人比起来好很多,虽然也被气氛感染了,但全程很淡定,他输了钱,但是一笑置之。

    那场比赛赢得最多的就是张强了,他的狗再次获胜,许多人怀疑他的狗用了兴奋剂,或者吃了什么别的药,总之就跟杀戮机器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袁浩说他们这个行当没有公平性,所以狗是什么状态根本不重要,反正赢了也得给他们抽成,他们也乐于张强自己搞小动作,这样大家都有钱赚,他们只要放水就行了。

    张强和洪涛都是VIP,张磊是普通会员,他没有钱所以交不起昂贵的会员费,只是每次有比赛了才拿一点儿小钱试试运气。

    最有一次,他输了,还踢桌子骂人,从那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袁浩那天慨叹有个熟客好久没来了,指的就是张磊。

    现在案情有了一定的进展,那就是三名死者张磊、洪涛、张强很有可能在生前都相互认识,并且通过同一个兴趣爱好结识。

    三个人陆续在一个月内死亡,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一时之间,吴道有点儿理不清楚。

    张强是葬身恶犬的,这个没有太大的争议,就连根号反复确认了两次伤口,也没能找出任何人为的伤害。

    但吴道总觉得太过偶然了一些。

    洪涛和张磊是被人杀害,他们都是斗犬的赌徒,通常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经济纠纷,可经过走访,这两个家庭没有丝毫的交集,也没有听过彼此这个人。

    洪涛的家人由于过度悲伤,纷纷病倒了,他的儿子交由了保姆照料,保姆在接待警方的时候慨叹,如果洪涛当天不去应酬就好了,或者说应酬了之后没有去游乐园就好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惨剧。

    吴道听到这一说法,忽然豁然开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