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4章 人心不古

    更新时间:2019-01-03 23:30:38本章字数:2039字

    洪涛是一名外企的中层管理,又是商务型工种,所以平时的应酬比较多,几乎都是辗转于各种酒局,常常喝的东倒西歪的回家,为此,他的老婆与他冷战已久,关系早已不若寻常夫妻那么和睦,但为了不让老人担心,更为了不影响孩子的成长,两个人表面维持着相亲相爱的模范夫妻形象。

    但洪涛因为工作太过繁忙,私人时间有需要应付客户,陪伴家人的时间越来越少,也忽视了对于儿子的承诺,甚至在儿子生日当天都没能出现,导致了儿子疏远他。

    事发当天洪涛是承诺了带儿子补过生日才去的游乐园,他的妻子在医院工作,因为有急诊,所以没能和他们一起去。

    从洪涛到达游乐园之后的映像看,他的确处于醉酒状态,走路摇摇晃晃,在这种情况下遭遇危险可想而知。

    吴道是联想到了洪涛家属的那句话,换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向。

    醉酒伴随着呕吐是非常常见的现象,凶手应该是事先了解到了洪涛会在醉酒之后来到鬼屋,那么一定是对洪涛的个人习惯了如指掌的人。

    这样一来,圈子就完全缩小了。

    当天洪涛是见了一群外地客户,对方因为与洪涛所在的公司大额业务往来特意前来视察,但有意思的是这客户本来不是洪涛接触的,合同金额也不是他谈的,是他在公司内部的竞争对手高大齐。

    说起这个高大齐,洪涛的家人对他的印象都非常差,这人不仅好大喜功,黑的说成白的,还经常抢别人的成就用来美化自己,一路靠着阿谀奉承拍马屁愣是比洪涛还高了半级,飘的不行。

    迎接饭局一共有三个人,洪涛是其中职级最高的,以外还有他的助手以及高大齐的助手,高大齐以自己胃肠不舒服为由没有参加,不然醉酒的就该是高大齐了。

    “那群客户现在已经回到Y市了,我联络了那边的警方协助核查那几个人,一旦有可疑之处会尽快和我们同步的。”小王干事儿果然麻利。

    吴道随后也找到了洪涛的助手与高大齐的助手核查情况。

    据高大齐的助手反馈,洪涛当日的喝掉了四啤酒和一些红酒,按照他平时的酒量应该没问题的,但因为酒是参着喝的,又比较急,所以他有点儿醉了。

    洪涛的助手说当天是双休日,所以大家没有一起回公司,他本来打算送洪涛回家的,但他说有份文件需要紧急处理,打发他回家办公了,后来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就连洪涛出事儿也是因为警方到了公司他才知道的。

    吴道随即问了他高大齐和洪涛之间的关系,洪涛的助手不太想说。

    “这里环境不太适合。”

    好半天洪涛的助理勉强吐出了一句话。

    吴道看了看周围,这里是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确实有些人多眼杂,他提议回队里,可洪涛的助手也不太愿意,最终他们选了隔着两条街的一个西点店。

    “这里可以吗?”吴道看着他消除了一些紧张的情绪,把咖啡递给了他。

    洪涛的助理叫佑佑,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跟着洪涛差不多有个小半年的时间了,对洪涛比较中心,洪涛也很照顾他。

    佑佑说高大齐很记仇,所以他不敢在公司楼下谈论他,要不肯定得走人,洪涛不在了以后,他已经开始玩命的给他加工作了,他现在几乎天天早九晚九的干活。

    “洪涛和高大齐只是工作上的摩擦么?为什么会被放大?”吴道踏入职场之后就是在第五科,这里一身正气,大家在一起相对目的和相处模式简单很多,所以体会不到大公司人与人之间的复杂。

    佑佑叹了口气,“高大齐没有本事,一开始就是博同情说自己女儿先天性疾病缺钱,很需要工作需要奖金什么的,大家同情他也都让着他,洪涛人好,所以每次做汇报的时候也会适当夸夸他,但这人不知道知恩图报的,他抢了两次洪涛的总结PPT,直接汇报给老板说是自己做的,老板不知道内情对他非常赏识,所以他就踩着洪涛上位了。”

    “那他为什么还恨洪涛?自己的工作都是因为洪涛才保下来的。”吴道还是不能理解。

    佑佑扬眉,“有那么一种人,获得很自卑,总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是竞争对手,所有人都是来抢自己饭碗的,在公司这一管理层,唯一有上位可能性的就是洪涛了,他也不是吃素的,知道高大齐阴了自己,他就准备反击,背地里撬走了不少高大齐的客户,但这其实也没什么,商务嘛,哪有不撞客户的,高大齐就和洪涛彻底杠上了,后来高大齐比洪涛高了半级,就开始使唤他,那次喝酒……唉,他就是为了让洪涛出丑的。”

    吴道来了兴趣,“说说,怎么让洪涛出丑?”

    “对方想重新谈个商务条款,本来约的是高大齐,但他故意让洪涛去,又不给洪涛看报价合同,让他自己看着办,这不明显是坑嘛!谈少了金额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洪涛比较圆滑,只能陪笑陪酒打哈哈,他都没吃什么菜,空腹喝酒还是混着谁也受不了,但高大齐的助手也在场,洪涛也不好太怠慢了客户,回头又是把柄。”

    吴道喝了口咖啡,“洪涛后来离席的时候有叮嘱你什么吗?”

    “他就说周一要开管理会,让我做资料汇总,然后自己要回家带孩子去游乐园。”佑佑老实的回答。

    “还有谁知道这事儿?”吴道问道。

    “高大齐。”佑佑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这么肯定?”吴道觉得有点儿奇怪。

    佑佑拼命点头,“洪涛说这话的时候高大齐的助手就在一边,我看见他溜出去打电话了,而且在去洗手间的时候刚好听到他和高大齐汇报今天的事情,他还笑嘻嘻的说,‘那孙子可真行,这样儿还得去游乐园,最好从设施上摔下来’什么的。”

    “真是人心不古……一份工作而已,有必要你死我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