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5章 一段插曲

    更新时间:2019-01-04 20:50:58本章字数:2061字

    “抱歉,我知道我问的问题或许有些不太礼貌,但这很重要。”

    吴道看向佑佑。

    佑佑眨巴着眼睛,“您想问什么?您就说吧,我知道的一定告诉您。”

    “别那么客气,我们俩是同龄人,你和洪涛关系比较亲近,所以你在描述高大齐的时候会不会带入了一些主观情绪呢?”

    佑佑对吴道的直白感到吃惊,他干脆的否认,“我都是实事求是,这些事情你们去公司核实也可以的,他们的矛盾由来已久,只不过别说是我说出去的就好……公司一些隐私很保护,我会被解聘的。”

    “这个我们一定会保密的,你放心。”吴道试探完了佑佑,返回了队里。

    凌海喊大家召开了案情讨论会。

    在会上,吴道把目前掌握的情况进行了汇报。

    “当前死者人数为三人,按照死亡的先后顺序分别是张磊、洪涛、张强,其中张强为意外死亡,之所以把他也列入案件考虑范畴,主要是因为这三个人又相同的交际圈,就是斗犬俱乐部,张磊和洪涛死亡的第一现场是西山游乐园,张磊的尸体曾经被藏匿于顶棚以及储物室的柜子里,后猜测应该是在储物室被分尸,后又经由运送垃圾的机会进行抛尸,至于张磊的那只脚,或许是在抛尸的过程中掉落的,因为储物室到后门的路线会经由过山车设施。”

    根号起身补充,“当时天气寒冷,且在分尸过程中尸体会大量失血,足部不易储存大量的血液,在运送过程中并没有血液溅出或许是出自这个原因。”

    小王说,“垃圾处理中心反馈并没有发现张磊的尸,当然也不排除已经被同其他的垃圾一同处理了,如果那样的话,肯定是找不回来了的。”

    “洪涛的事情我有几个观点,第一从杀人动机方面来说,无非是仇杀和情杀,他的夫妻感情并不是很和谐,不过问题并不是出在三角关系上,而是因为工作忙碌,他的妻子提出过离婚,但两人出于对老人和孩子的考虑决定暂时搁置,双方互不干涉各自的生活,他的妻子经调查,没有杀人动机和时间,所以情杀不成立,洪涛的社会关系并不复杂,他工作上唯一的仇人是高大齐,两个人在相互竞争领导岗位的时候高大齐手段比较卑劣,所以两人摩擦不断,洪涛的助手说曾经听到高大齐的助手和高大齐在电话里诅咒洪涛……”

    吴道进一步陈述的事实。

    凌海听了他的分析,“那么这么看来,其实洪涛很有可能是因为跟高大齐的竞争关系而被害?”

    “从利益既得方来推测也是一个办法,例如洪涛死了对谁更有利?包括张磊也是,他的死,能给周围人带来什么呢?比如说他们俩有没有买过保险之类的?”邹恋雅说完,紧接着解释了下,“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心理阴暗,毕竟杀人骗保的事件也不新鲜了,此前不也有个泰国人杀妻骗取了三千万的保险金,人命和钱比起来,有时候确实脆弱。”

    吴道点点头,“这个可能性有,不过在这两起案件中没有,张磊无业游民,更没有经济能力去支付保险,他的妈妈也没有为他购置任意的保险,洪涛倒是有购置意外保险,只不过受益人是她的父母,和妻子无关,他的工资和奖金平日里都有妻子掌管做家用,他的死对妻子并不划算。”

    “如果洪涛死了,高大齐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但工作而已,要伤天害命么?”秦冉冉有着和吴道一样的困惑。

    郭叛摸着下巴,“男人之间的斗争有时候关乎尊严,不排除有特别较真儿的吧!”

    吴道说出了自己的判断,“高大齐的嫌疑有点儿大,自从洪涛出事儿之后,他就去国外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我特意找人查过他,他经常去澳门豪赌,经济状况并不是很好,他非常需要钱,所以一些可以获得奖金和提成的机会对他来说额外重要,他还吃过不少客户的返点,公司的内审查过他的经济犯罪,说是有人举报,高大齐怀疑是洪涛,不排除因为这个过节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升级了。”

    凌海看向小王,“和海关以及各个公共交通体系打个招呼,一旦看见高大齐,立马给我逮了。”

    “高大齐的助手说他是去美国谈生意了,但真实性无法核实。”吴道补充道。

    凌海吩咐小王,“和出入境管理部门联系下,查下高大齐的航班信息。”

    很快,高大齐的行程被回传了,他撒了谎,没有去美国。

    但他的目的地也不难猜,他去了澳门。

    “他还真是个赌徒,在这种时候了,依然不忘了出去潇洒。”秦冉冉揶揄道。

    凌海敲定了把洪涛案件的嫌疑人锁定为高大齐,并不惜一切代价把他带回来。

    讨论过了高大齐之后,他又问起了张磊的事情。

    张磊的事情有点儿复杂,大家一时之间找不到头绪。

    凌海让小王站到白板前,边梳理大家说的话,边做选择连线。

    “已知条件是张磊性格孤僻,无业游民,妈宝男,热爱户外运动,参与过斗犬俱乐部观看比赛,死之前见过前女友,在第14封给女主的信里面饱含忏悔,并且奉上了日记的钥匙,日记里面有勾勒的痕迹,原有字迹被红墨水覆盖了,无法辨认。”吴道总结道。

    小王把这些信息记录了下来,凌海看着白板上的字迹。

    “这种个性的人,一旦找到了释放的出口,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是针对张磊的成长路线判断的,他因为自己的母亲不得不压抑自己的真实个性,但这种无形的网罩着他,他就会想逃,如果逃不掉,他就会生不如死,他之所以还能继续生活,一定是有自己的释放途径。

    邹恋雅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在查看张磊房间和物品的时候,有一盒保险套。”

    她一说完,不禁有点儿脸红。

    在场的男同胞们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办案和医生看病一样,不应该带有性别区分,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