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6章 红色糖纸

    更新时间:2019-01-05 20:50:56本章字数:2038字

    “大家都成年人了,甜姐也没说啥,你们怎么都愣住了。”郭叛清了清嗓。

    本来事情已经过去了,这货脑子不清楚,又提了一次。

    凌海咳嗽了下,一脸严肃,“除了保险套以外,有什么工具之类的么?”

    “什么工具?”邹恋雅呆呆的问了一句。

    秦冉冉抓了抓头,“飞机杯呗,死宅的神级伙伴。”

    “冉冉……”吴道对她的见多识广很是佩服,双手抱拳,一副受教的嘴脸。

    凌海解释了下,“我问这个不是我猥琐,我是想说如果没有这类的工具,那么他是否有固定伴侣,是在我们之前筛查的时候被漏掉了?”

    大家恍然大悟,明白了凌海的意图。

    “成年男人想解决需求的方式很多吧,如果不能你情我愿,那就花钱。”小王合上了笔帽。

    他语惊四座,大伙齐刷刷的看向他。

    秦冉冉还朝着他竖起了大拇指,“王哥,你真是目光透彻,有没有什么经验传授下?”

    郭叛也起哄,“对,别自己炫技,现身说法下,不过我告诉你,你可是公职人员,你当心被腐蚀了!”

    “去去去!”小王受不了他们调侃,“我之前不是在扫黄组里历练过么,非法X交易屡禁不止,现在这社会男人真的不缺临时伴侣的,我猜这个张磊也是。”

    “要核实这个简单,把张磊的信息和酒店宾馆的通报下,让他们协查下他的开房记录。”凌海发了话,小王当即照搬。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张磊生活虽然比较拮据,还真的时常光顾廉价快捷酒店,这样一来,他抽屉里的保险套有了说法,他表面老实,还总给前女友写信,但背地里为了快活,是个嫖娼的忠实分子。

    “估计他省点儿钱都去嫖了。”郭叛一语道破。

    秦冉冉拿出了一盒口香糖,吃了两粒,询问吴道要不要。

    吴道盯着她红色的包装纸,迟迟没有接过去。

    “哎,等钱,你不会想要一盒吧?知道你贪,也别从自己人这里抠啊。”秦冉冉逗他。

    吴道没说话,一把结果口香糖,那张红色透明的包装纸让他突然灵光一闪。

    “或许,隐藏的秘密要浮出水面了。”

    他说完,独自去了物证科,调出了张磊的日记。

    红色与红色重叠,那么胡乱勾勒的痕迹就会变得透明,原本的字迹就会显现出来。

    他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大家也好奇的跟了过来。

    “等钱,你要变戏法了吗?”郭叛双手抱着胸,满眼期待。

    只见吴道将透明的糖纸盖在了被红色水性笔胡乱勾勒的字迹上,一行黑字清晰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要爆炸了!痛恨一切!!!可耻的骗子!!!!我不道歉!!!!】

    “从字面上解读,他确实遇到了一些事情,让他压抑的情绪崩溃了,骗子,是说感情骗子?还是金钱骗子呢?”邹恋雅看向吴道。

    吴道想了一下,“我猜是情感的,对于没钱的现实张磊看的比较透,而且他原本在金钱方面就没什么可以失去的,这种情况下能刺激到他的应该是情感,道歉,估计是有人威逼他做些什么吧。”

    郭叛摸着下巴,“想不到这种小胖子还有颗玻璃心。”

    “他母亲和舅舅反馈没听说他有固定交往的女友,那么欺骗他感情的很可能是一个交际花,处处留情的那种。”秦冉冉大胆推测,“这样一来也简单的,小王不是号称扫黄第一把交椅么,让他调动线人看看,有谁能贡献点儿线索。”

    小王被秦冉冉的激将法激发的斗志,“你就瞧好吧!”

    “张磊的手机和尸体一起消失了,洪涛遇害的现场也没有找到手机,张强的手机掉进了食盆,进水报废了,我猜他们之前应该收到过什么奇怪的信息之类的。”吴道推断道。

    “比如说凶手发短信恐吓他们?”郭叛顺着吴道说下去。

    秦冉冉打了个响指,“我同意等钱哥的说法。”

    “之前我们做过测试,如果想要把张磊放进垃圾桶,还能够推得动的只有成年男人才行,身高至少要在175以上,体重140斤上下,女人根本办不到,所以女性作案排除在外,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在游乐园工作,对环境和工作时间非常了解,除此之外这个人还要能随意进出鬼屋不被发现……”吴道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

    他的脑海里率先排除掉了维修工梁程,他体弱多病,无法致富张磊那样的男人,张峰同样可以出入鬼屋,也能接触到钢丝之类的,但他没有作案时间所以被排除了,至于王兵,他的身高体重都很符合,如果说再有那么一点儿对园区的不满,他其实是有嫌疑的。

    只不过这个事情吴道没办法说出来,可想而知郭叛听见了他的判断的话反应会有多大。

    “你怎么不说下去了?”郭叛拍了吴道下,“等钱,你这总突然定住的习惯可不大好,让人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

    “没什么,我刚才思路有点儿断了。”吴道解释说道。

    郭叛出去查案的时候,他开始悄悄的与其他人商量着部署后续的侦查方向。

    他也不想怀疑王兵,但往往有的时候有些事情越是积极越是有问题,王兵未免过于热心了,如果都靠之前的职业特性来解释,有些说不通。

    “等钱,我觉得有点儿不对。”邹恋雅坐在副驾驶位置说道。

    吴道在红绿灯前停下车,“怎么不对?”

    “王兵如果是嫌疑人,为什么要暴露线索给我们看呢?如果他不靠雪人来做军事坐标的话,我们根本不会知道那个人体残肢,把我们引去对他没好处吧。”邹恋雅的困惑不无道理。

    “这一点我也很困惑。”吴道坦白自己并没有想的很清楚,只是觉得王兵做起那些事儿来不论是体力、身体的灵活性、反侦察能力都非常适用,难度较于普通人较低而已。

    邹恋雅和吴道佯装路过,到了王兵的家里歇歇脚。

    可今天王兵刚好不在,他的老婆小娟接待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