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8章 事发蹊跷

    更新时间:2019-01-07 23:30:19本章字数:2283字

    这事儿不理解的人很多,所以吴道也没太放在心上,于是朝着冯媛点点头算是翻篇了。

    “我今天去看了祁斌。”冯媛岔开了话题,“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也嘀咕呢,为什么出了这么长时间事儿,我都不去看他,哎,不是我不想,我那天也吓坏了。”

    冯媛猜中了吴道的想法,吴道没有打断她,耐心的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和祁斌交往有三个月了,我们俩觉得彼此都很谈得来,所以就打算去宾馆……可我学校临时有事儿,我必须得赶回去,没想到他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梦游,我有点儿自责,我要是在就好了……那宾馆也是的,老板就知道打瞌睡,要不也不能出这事儿。”

    “事情已经发生了,怨谁都没有用了。”吴道劝她也不用太埋怨自己,“祁斌的病情我问过医生了,只要调节了心理的压力,以及再做一些正确的疏导是完全没问题的,当然,我们这些好哥们也一定会积极帮助他的,你该不会……因为这事儿嫌弃他吧?”

    冯媛坚定的摇头,“不会,谁没有点儿小毛病啊,其实祁斌人挺好的,很仗义,我们俩第一次见面就是他见义勇为救了我,我也挺喜欢他的。”

    冯媛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捋了捋头发。

    “对了,差点儿忘记了正事儿!”冯媛重新抬起头,“我想摆脱你的事情是……”

    话题说起来有点儿长,冯媛大体说了下经过。

    就是她的高中同学从楼顶跳了下来,死在了早自习的档口,那个同学一直是学习尖子,为人也乐观开朗,没有任何自杀的理由,可她却真的跳楼了,死在了大家的面前。

    因为快到同学的忌日了,大家都很怀念她,冯媛和那名自杀的同学关系最为要好,她从前就不相信她会自杀,可是警方的现场调查结果却显示排除他杀可能,这么多年了,她一直不能释怀,在得知祁斌的室友擅长推理断案之后,她想试图寻求一下几年前的真相。

    冠以这件事儿,吴道一时之间没办法答复她,他现在的时间也不是自己的。

    至于有多少空闲时间,全凭手头的工作量和案件的进展。

    冯媛看出了他的为难,“我也知道你的时间有限,你不用着急回答我,再说祁斌也没痊愈,我也得陪陪他,月底的时候,我来找你要答案。”

    吴道点头微笑,“好。”

    “对了,我有件事儿想和你反应。”冯媛本来打算起身离开的,突然想起了一个细节又坐了下来。

    “关于游乐园的?”吴道看向她。

    冯媛看了看周围,凑近他,“那天我去上班,看见了一个保安身上有血。”

    “那保安叫什么名字?”吴道警觉起来,找出手机中存储的王兵的照片递给她,“是他吗?”

    冯媛仔细看了下,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她说日期大概就是在发现人脚的前一天,她去上班,和保安打招呼,她看见保安王宾和她招手的时候袖子上以及手腕上有两处血迹,血迹呈现飞溅的状态,她还问保安是不是受伤了,王宾告诉她说自己是在捡瓶子的时候碎玻璃割伤的,后来她也没多想,可现在出事儿了,她就觉得越琢磨越奇怪。

    “你说他要是真的被割伤了,那血液也不会飞溅到袖子上吧?而且我看他的手也没事儿。”

    “你能分辨血液的形态?”吴道担心她的描述有误。

    冯媛瞪大眼,“大哥,这个算常识吧,我好歹也是念过书的,就算不念书从小到大总少不了磕磕碰碰吧,流淌的血液和飞溅的当然不会是一个形状了,飞溅的会有一些微小的点滴,我记得清清楚楚的。”

    “谢谢你提供的线索。”吴道转而又问了她和祁斌当晚的情况,“你是因为什么事儿突然离开祁斌的?我有点儿好奇。”

    “这个嘛……秘密,等你答应了我的调查,我再告诉你!”冯媛朝着他眨眨眼,俏皮的打了个响指,“对啦,免费附赠你一个线索,那个叫王兵的,有天自己去了苗圃。”

    “这个王兵好像朋友挺少的吧?”吴道侧面打听了一句。

    冯媛想了下,“好像还真是没什么朋友,就算和跟他一个班的保安话也不多,挺拘谨的,有次我看见他和程源一起喝酒吓我一跳,他也舍得请人下馆子,程源身体不好,竟然也敢喝。”

    说完冯媛拿起吴道的手机给自己播了个电话。

    “存好了,我等你答复!”

    回到队里,吴道把获悉的最新线索和大家做了汇报。

    郭叛全程一语不发,阴沉着脸。

    本以为他会炸毛,可事实摆在了眼前,他就算情感上接受不了王兵嫌疑上升的事实,也无可奈何。

    “那现在要不要逮了王兵?”邹恋雅抛出了问题。

    凌海看了看郭叛,长出了一口气,“逮了吧!”

    王兵被从岗位上带回队里的时候很平静,像是已经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了一样,丝毫没有抵抗的情绪。

    他越是这样,郭叛反而越是生气。

    他把审讯室的桌子拍的震天响,“老兵,你糊涂啊!”

    “没啥好说的,都是我做的。”王兵从头到尾就这一句话。

    吴道看郭叛情绪太过激动,拦了拦他,“我们讲求的是动机以及证据,你为啥杀张磊?”

    “他是害虫。”王兵的回答很简短,“没有个人价值,给社会添累赘。”

    “每个人的社会价值不一样,不能依靠这个就断定别人的生死吧?又不是做垃圾分类!”邹恋雅气愤的说道。

    王兵没有狡辩,他说错了就是错了,杀人不对,但有的人该杀,而且他也是为了捍卫正义。

    张磊是一名啃老族,这是外在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没人深入过造成他啃老的原因,吴道把张磊的事情同王兵讲了之后,他沉默了一会儿,坦言自己太过冲动了,但王兵也说,自己错了却不后悔,如果再有一次机会,他依然选择杀人。

    就在审讯进行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个噩耗传来。

    吴道被小王从审讯室叫出来,告诉他高大齐死了。

    在回国后赶往公司的路上,被一辆摩托车当场撞飞,头骨爆裂死亡,目前肇事司机已经被控制了,等着问话呢。

    “这个高大齐也够点儿背的,好不容易洗清嫌疑了,王兵我们也逮住了,他也没名了。”小王叹了口气,“说来也巧了,今儿撞死他那个人也是西山游乐园的员工,还保安,跟王兵一个班儿上的,咱们这是跟保安杠上了。”

    吴道摇摇头,“这事儿,远比我们想象的还复杂啊。”

    “你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小王拉住吴道,“你有什么新发现?”

    “谜底快揭开了,别急。”吴道淡淡的说道,转身回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