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9章 孰是孰非

    更新时间:2019-01-10 23:35:12本章字数:2081字

    吴道推开审讯室的门,邹恋雅和郭叛同时看向他。

    他神情自若的坐回座位,拿起笔,接着询问。

    “刚才什么事儿?”郭叛低声问他。

    吴道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盯着王兵。

    “高大齐死了。”

    “什么?”郭叛和邹恋雅都感到震惊。

    王兵的脸上也快速的划过一抹讶异,无措的看着吴道。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吴道看向王兵。

    “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我能说的都已经说了,我认罪,我杀人了,就应该偿命的。”王兵没有正面回答吴道的问题。

    “小娟嫂子自己一个人也很不容易,你要是真的伏法了,她应该也没地方去了吧?还有你的孩子,你想过他以后要怎么面对这个社会吗?同学和老师知道他的父亲是一个杀人犯,你认为他还能无忧无虑的成长了?”吴道缓缓的说道。

    郭叛示意他稍微委婉点儿,因为看着王兵变成这个样子,他也很不舒服。

    王兵的表情有一丝波澜,但拒绝开口辩解。

    “你现在或许冷静不下来,那我来说给你听。”

    吴道放下手中的笔,从容道,“撞死高大齐的人是你的同事,西山游乐园的保安,这个人跟你是一个班的,也就是说,所有你当班的时间点他也恰巧都在,你具备作案时间,他也具备,你可以有的一切杀人的便利条件他也拥有,就在今天,他又一次作案,蓄意杀害了高大齐……”

    不等吴道说完,王兵就打断了他的话。

    “那是交通意外!根本不是蓄意杀害!”王兵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当意识到自己失言之后已经来不及了。

    吴道挑眉,“不对吧老兵,我没说高大齐的死因,你怎么知道他是死于交通意外呢?”

    他刚刚不过是给王兵下了个套儿,没想到他真的上钩了。

    王兵气哼哼的,“你太阴了,你玩文字游戏。”

    “我是为了不冤枉你!”吴道解释道。

    “张磊的体型比较胖,想要被塞进顶棚并不容易,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就算你一个人扛得动一具尸体,也需要有人接应才能顺利把张磊安放进去吧?”

    王兵想也不想直接否认,“没有,都是我一个人!你别瞎猜了,我不是认罪了么,你还想让我冤枉谁?”

    吴道淡定的说,“是不是冤枉很快就会见分晓了,那个撞死了高大齐的人现在就在交警队,只要审讯一下,我相信真相很快便会水落石出了。”

    说完,他作势起身,打算离开,王兵却焦灼了叫住了他。

    “吴警官,郭叛兄弟,邹警官,我求你们了,这事儿就让我一个人扛吧,张磊,洪涛,还有张强我都认,都算我的,别再查下去了。”

    王兵苦苦相求。

    吴道停下动作,“你这是助纣为虐,不管出于何种原因,都不应该剥夺别人的生命,你更不应该袒护真正的犯罪者。”

    “我就是真正的犯罪者……”王兵幽幽的说道,“我全程参与了,我也动手了,我不怨,判我吧,枪毙我我也认了……”

    郭叛恨得牙根痒痒,他提议让吴道和邹恋雅暂时先回避一下,他想和王兵单独聊聊。

    吴道叮嘱他别冲动之后,和邹恋雅走了出去。

    走廊里,邹恋雅询问吴道猜猜郭叛会聊些什么,吴道笑而不语,只说这事儿大果盘儿亲自出马,很快就会办成了。

    “你这么肯定?”邹恋雅吃惊他的自信。

    “他们都是当兵的出身,有许多共同的价值观和话题,郭叛一定会搞定他的。”

    十五分钟后。

    郭叛推开门,长长的叹了口气,“你们都进来吧,他愿意配合了,我出去抽根烟。”

    “果盘儿情绪好像很低落。”邹恋雅看着他的背影说道。

    吴道走过邹恋雅的身边,“或许是因为真相太过赤裸了吧……”

    王兵的态度平和了许多,表示自己会主动交代犯案经过,神态自若淡然的就像一位在讲故事的老者。

    但他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要吴道先回答他几个问题。

    “你问吧。”吴道做好了准备。

    王兵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怎么会想到是我?有证据吗?”

    “其实一开始我并不怀疑你,我和郭叛一样,对你引导我们去破案感到非常的钦佩,这社会这种正能量不多了,大家大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测试过张磊被抛尸需要的凶手画像,身高体重与你相符,再加上你之前当过兵,有一定的反侦察能力,在掩人耳目的情况下处理掉张磊的尸体,心理素质和生理素质都比一般人更符合,不得不说,张磊的事情你处理的很得当,线索很少,我们一开始被你带入了误区,怀疑起鬼屋的工作人员来。”

    “那你们怎么又调转风向的?”王兵不明白。

    “我和甜姐去了你家,在你家里发现了1.5宽度的钢丝,经过与洪涛伤口的对比,这就是杀死他的凶器无误,你的妻子小娟告诉我们,这是你特地问鬼屋的工作人员要来的,这事儿太过凑巧了,综合起来你的嫌疑已经超出了所有人。”吴道坦白的说道。

    “我居然栽在了自己老婆手里。”王兵苦笑。

    吴道纠正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都要为了自己的过错承担责任。”

    “我们最开始怀疑你,是因为你太过于塑造自己的好人形象了,有时候太追求完美,反而会适得其反,想要隐藏的东西就越让人深思,想要挖掘。”邹恋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和程源的关系其实很好,但却假装不熟也是一个疑点,我猜,就是他故意掉了钥匙给你。”吴道直视着王兵的眼睛。

    他被人看穿,显得很不自在。

    “这事儿和程源没关系的,钥匙是我趁着他喝多了偷拿的。”

    邹恋雅问道,“程源不是身体有问题,居然肯陪你喝酒?”

    王兵深吸了一口气,“他说喝了什么补药,感觉自己有时候挺有精神的,说想庆祝下,再说之前我帮他过忙,他感谢我,才愿意和我喝两杯的。”

    “有一点,我想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要引我们过去?如果我们没过去,你岂不是更安全?”吴道好奇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