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一次行骗失败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1本章字数:3292字

    “这幅油画,是你祖上传下来的?”

    坐在富丽堂皇的会客室,我一脸拘谨老实的模样,面前,是一个穿着西装,戴着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

    赵世荣,江市本地画坛杰出人物,四十三岁,十年前开了第一家画廊,以犀利的眼光和点评成为国内新晋艺术点评家,随后更出色的运作了十余次有关“名画”的拍卖,据小道消息称,其目前已有近千万的身家。

    “对的,我爷爷是个土财主,收集了不少好东西,几年前他过世,家里人把遗物整理了后也没放在心上。这一次我爸得了重病,要筹集五十万手术费,我们家里实在拿不出钱来,我才想到了爷爷留下的遗物。”

    我一副老实巴交的口吻说道,当然,脸上还挂着一副着急的表情,再加上我稚嫩的年纪摆在那,恐怕谁都不会想到我是一个骗子。

    “你知道林凤眠是谁吗?”

    赵世荣听完后笑了笑,指了指桌上的画。

    我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才说道:“起初我不知道他是谁,后面我网络搜索了下,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这么有名的画家!”

    “你小小年纪,倒是挺聪明。”

    赵世荣取来白手套,小心翼翼的进行深入鉴定,他足足看了有半个多小时,而我则一脸紧张的坐在沙发上,紧张问道:“怎么样,不会是假的吧?”

    “看起来倒不像是假的……”

    赵世荣眯着双眼,最后把目光投到我身上。

    我心里一紧,看到他犀利的目光投来,顿时就知道他这是在观察我。

    老头子跟我说过,社会上一些阅历丰厚的大人物,能通过表情,眼神,甚至肢体语言来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说谎。

    我当然不能被他看出来,但我终究是第一次行动,心里还有点小紧张,于是我站起来,想要用另外一种情绪来掩饰我的紧张。

    “你看好了没有,我爸等着这一副画救命呢!我上网查过,林凤眠的好多画被拍出了上百万的高价,这一副我也不多要你的,只要五十万,凑足给我爸手术的费用就行!”

    我的语气很急躁,但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担心老爸性命的那种慌张和焦急。

    “小伙子,别急嘛。”

    赵世荣呵呵一笑,露出很温和的笑容,道:“五十万,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总得看好了,咱们才能交易吧?”

    “对了,你老家哪里的?”

    突然,他话锋一转,看似随意的问我。

    “我老家沐阳镇的,我祖父叫寇文峰。”我很急躁的囔了起来:“喂,你到底要不要啊,不要我找别人了。”

    “你等下。”

    赵世荣淡淡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他一出去,我就知道,他这是让人在查我的底。

    但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事实上,确实有寇文峰这个人,民国时也的确是沐阳镇上的一个土财主。

    他是我一个同学的祖父,我这个同学曾经跟我吹过,说他爷爷年轻时特有钱,当时是地主,趁着兵荒马乱,搞了好多古董名画。

    不过后来我这同学他爸烂赌,把整个家底都败光了,据说还欠了高利贷的钱,不得已拖家带口跑路了。

    果然,几分钟后赵世荣走了进来,笑道:“你说的没错,我托沐阳镇上的朋友打听了,你们家以前果然是土财主。”

    “不过好像,你爸欠了不少高利贷啊?现在都还有很多道上的兄弟在追着你们家。”

    我一听脸都煞白了,嘘一声假装道:“你别乱说啊,什么高利贷我可不知道。”

    “别装了,放心,你来卖画而已,我不会出卖你。”

    赵世荣呵呵一笑,白手套轻轻抚摸画框,语气平静:“我可以收了这幅画,但我要进行最后的验证。”

    “什么验证?”

    “你把画留我这,我要对画布,画框等进行碳元素鉴定,只要证明是民国时期的东西,五十万我一分不少给你。”

    “那可不成!”

    我一听跳了起来,大叫:“你可别看我小就想骗我,到时候你要是把画给我换成假的,我找谁说理去。”

    “呵呵,我就说你个小家伙挺聪明的。”

    赵世荣扶了扶眼镜,笑眯眯道:“这样,我扣出一点这画框上面的画布,放心,不会破坏品相,跟着我拿去实验室做鉴定,你明天过来找我,这样总可以吧。”

    “那行。”我假装为难了半天,跟着说道:“五十万,一分不少!”

    “而且我要现金,你知道我们家被追债,欠了银行一屁股钱,所以不能用银行卡转账,否则会被法院冻结,所以我需要现金!”

    “放心,只要画是真的,钱好说。”

    赵世荣哈哈大笑。

    等他弄好后,我假装很小心的装好这一幅画,跟着走出画廊。

    但是,我并没有往家里走,而是朝医院走去。

    直觉告诉我,赵世荣肯定派了人跟踪我。

    果然,我在坐公交时,果然察觉到有人在偷偷跟着我,我脸色不变,继续朝医院赶去。

    事实上,医院也是我计划的一部分。

    到了医院,我很快走到其中一间病房,对着病床上一个带着氧气口罩的病人大哭:“爸,你放心,我已经在给你筹钱了。”

    那一瞬间,我用最快的速度将病人的姓名卡给调换过来。

    “寇得利,男,四十八岁。”

    当我在哭的时候,有个人走进病房,瞄了眼病床前的病历卡,确认了上面的名字后,便又不动声色的走了出去。

    “孩子,你谁啊?”

    这时,旁边家属反应过来,奇怪的朝我问道。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我把眼泪擦掉,平静的走出病房。

    “赵世荣,等着吧。”

    我嘴角勾起了邪恶的笑容。

    很快到了第二天,我趁着中午放学,换了身衣服,提着我那副“名画”,抵达画廊。

    赵世荣依旧在会客室接见了我,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一直在笑。

    “我让实验室的朋友检测过了,画布和画框的确是民国时期的材质。”

    他微微一笑,示意秘书取来一个黑箱子,哗的打开,露出里面满满一箱子钞票。

    “五十万。”

    我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整张脸红通通的,更为自己第一次行骗即将得手而兴奋着。

    “好,画给你。”

    我激动的点头,就要走上去。

    “我想看画最后一眼。”

    赵世荣淡然一声。

    我不动声色的瞄了他,假装皱眉:“你真是麻烦,要不是为了给我爸看病,五十万我是不会卖的。”

    这是个老狐狸,不到最后一步,我绝不能松懈。

    “啧啧……这若是真品,少说也能卖个几百万。”

    足足三分钟后,在我的不断催促下,赵世荣突然吐出一句让我脸色大变的话来。

    我终究还是太嫩,瞬间身躯重重一颤,倒退了几步。

    “哼,这幅画果然是假的!”

    赵世荣猛地大喝一声,犀利的目光紧紧盯着我,露出冷然眼神。

    “你瞎说!”

    这一刻,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大吼:“你想骗我的画,我不卖给你了!”

    行骗守则诫训,其一:当骗局被识穿,须以最快速度脱身!

    我瞬间热血冲头,一个箭步扑过去,夺下赵世荣手里的画,跟着随便一装,飞快往门口跑去。

    “哼。”赵世荣看着我逃离并未阻拦,而是露出阴冷的笑意。

    逃出画廊后,我的心还是跳得很厉害,冷汗刷刷直冒,湿透了后背,双手拿着那一福假画更是不断哆嗦,那一刻我告诉自己,这辈子最不想尝到的滋味,就是骗局被人识破的一刻!

    “你个兔崽子,坑人坑到荣爷头上了。”

    突然间,四五个人冲过来,把我一把架住往小巷子里拖,我吓得脸色煞白,想要尖叫,但对方一只手捂住我的嘴,到了巷子里,二话不说对着我的肚子就是一拳干下来,瞬间我痛得弯下腰来,黄胆水都快吐出来。

    砰砰砰,我像个沙包一样任人捶打着,我只感觉全身撕裂的疼痛,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了地上,我分明看到了巷子口有一道熟悉的影子!

    但很快,我什么都记不得了,只知道护住身体的重要部位,任凭那群混混拳打脚踢,最后我快不行了,那伙人这才朝我吐着口水,甩下一句嘲笑的话后扬长离去。

    不知道多久,我听到脚步声响起,下意识又是双手抱头,好半天没反应,我顺着那黑色裤脚往上看去,只是第一眼,我像个傻子一样嚎啕大哭,跟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拳朝老头子的脸上干去。

    “你个老混蛋,看我被人揍成狗一样,是不是我死了你也不管我?”

    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我怎么也忍不住,原来我没看错,刚才巷子口那个人影,真的是我师傅!

    “你个怂包,老子我是怎么教你的?”

    老头子轻松的避开我软绵绵的拳头,一脚把我踢翻在地,歪着脖子咧嘴大笑:“就你那没学到家的三脚猫功夫,也敢去骗人?”

    “不用你管。”

    我挣扎着爬起来,揉了揉胸口,麻蛋那伙人太狠了,肋骨都差点被打断了。

    看到我要走,老头子要拦我,我一把将他推开,懊恼他的见死不救,我冷冷甩了一句话道:“我没你这样的师傅!”

    我是真的气,老头子太不讲义气了,他就算不帮忙,喊声报警也能把人吓走啊,可他妈硬是不管,看着我活生生被人揍!现在还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我心里委屈得很!

    “哟,真生气啦?”

    老头子笑眯眯的掏出大烟枪,快哉的闷了一口,跟着吞云吐雾道:“赵世荣那家伙,就你那点功力还蒙不着他,想报仇,跟我走。”

    我脚步一顿,扭过头,看到老头子上了无声驶来的黑色奔驰车里。

    “麻蛋!”

    顿时,我脸色一僵,跟着很没骨气的投降,抬脚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