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千门骗坛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1本章字数:3196字

    老头子带我回了大别墅,一路上,我沉默着,委屈的表情一览无遗。

    “哟,觉得为师不靠谱,心里骂着我呢是吧?告诉你,看你被揍就是老子故意的,第一次行骗就被人识破,你他妈出去别说是我黄老三的徒弟!”

    老头子也开始吹鼻子瞪眼,最后脖子一横,冷笑道:“就是要你吃个亏,你心里才记着教训!”

    我一听不高兴了,跟着就是脸红的把头低下来,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滚落下来。

    是我没本事,是我蠢!

    “行了,三尺男儿说哭就哭,你他妈还能有点出息不?”

    老头子一拳头捶在我脑门上。

    半个小时后,奔驰司机把车停在老头子那别墅大院里,开门后,又扬长而去,而我则被老头子带着走进别墅,左拐右拐的,老头子带我走进书房,不知道按了桌上哪个开关,居然出现一条密室通道。

    老头子家我也来过上百次了,可愣是没发现这一间密室,顿时我就瞪大了眼珠子。

    “跟我来。”

    老头子这会语气略微严肃,瞄了我一眼,示意我跟进去。

    穿过一条十来米蜿蜒下沉的楼梯,很快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庞大的密室,四周都是书柜,灯光很明亮,桌上,地板上放着一大口一大口金属箱子,还有保险柜。

    “说吧,你都干了啥蠢事?”

    老头子径直往沙发一坐,拿起桌上的茅台,给自己倒了一杯,同时也给我倒了一杯。

    “喝杯酒,定定心,压压惊。”

    我接过白酒抿了一口,嗓子瞬间辣得要命,但说也奇怪,一杯白酒下肚,我整个人倒像是清醒了很多,精神也缓过来了。

    “是这样的……”

    我把行骗过程说了一遍,最后很不甘道:“我就是没想通,那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

    “哟,你还真以为自己的手段很高明呢?”

    老头子听了哈哈一笑,闷了口白酒,晃着脑袋,训诫的口吻说道:“算你小子继承了我点本事,我给你说道说道。”

    “想要骗一个人,必须做到三点,布局,下套,收网。”

    “你以为你这个局很高明吗?细节功夫做得好吗?从赵世荣派人跟踪你到医院,再到拿画布做检测等,都没有让人怀疑的地方吗?不不不,从一开始,你就犯了个大错!”老头子哈哈大笑,仿佛在嘲笑我,让我脸色通红。

    “这不可能!”我一拳头捶在桌子上,不服气道:“我是被他诈出来的,怪我经验不够,下次我绝不会再犯!”

    “错了,由始至终,他一直都知道这幅画是赝品,之所以让你隔一天再去,不过是为了最终确定罢了,或者说是为了戏耍你,可以说,这是个很小心翼翼的家伙。”

    说着,老头摊开我那副假冒的赝品名画,只是看了一眼,便乐了:“哟,你找的美院的陈天伦教授画的这一副“山水”油画吧?”

    什么!

    我一听惊呆了,蹬蹬蹬倒退几步,嘴巴张得老大,失声道:“老头子,你派人跟踪我?”

    “跟踪?”老头子不屑的摇摇头,笑意盎然道:“我是从这幅画的风格特点上,猜出你找的陈天伦来画这一副画的。”

    “傻了吧?”

    见我一副失魂落魄的状态,老头子哈哈大笑:“所以说,你太小瞧人了,不可否认,陈天伦模仿林凤眠的画技,是有八九分像,但你知道吗?每个画家就算再怎么模仿,都会有自己的风格,赵世荣一个堂堂美术点评家,看过的画作有上万副,甚至更多!对于本市的一些画家,他又岂会没有研究?”

    “所以,从你拿着这幅赝品找上门,赵世荣一眼就看出了这幅画是假的!乃是陈天伦所作!”

    “你啊你,还是太嫩!”

    老头子的话语,像最锋利的镰刀,一下将我的心割裂得四分五裂,我如丧考妣,垂着脑袋,身体一直在颤抖。

    而老头子的话,继续像锋利的武器攻击着我。

    “想不明白?他明明一早就知道是假的,为什么还要故意敷衍你,让你第二天带着赝品画作前来交易?呵呵!”

    老头子话锋一转,冷笑道:“别忘了,他是开画廊的,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是有真本事,可也防不过处处老千!你这一次找上门来,虽然手段拙劣,但又岂是一般少年所能想到的?赵世荣同样想到这点,所以他自然不难猜测,你背后有人在布局,若是下一次,又有人找上门来,拿着赝品来坑他呢?”

    “我明白了!他故意让我第二天来,实则是在做准备,要一举端了我的老窝,不好,他……”

    我猛地脸色惨白,抬起头刚想说赵世荣肯定会派人跟踪我,但看到老头子那老奸巨猾的表情,想到司机老黑一路上绕了几圈路,我顿时恍然大悟!

    跟着,我苦涩的叹了一口气,把头深深的埋下。

    “那家伙机警,可想摸我黄老三的门,他还不配。”

    下一刻,老头子霸气的提起老烟枪,一字一句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师傅,我错了。”

    这一刻,我真心醒悟到自己是有多蠢,露出了羞愧的表情。

    “你有什么错?错的是赵世荣那一类人!”

    突然,老头子很激动的站起来,眼珠子都红了,直勾勾的盯着我。

    “师傅……”

    “小枫,你知道为师我是什么人吗?”

    我点点头,尴尬的看了他一眼,嘟噜道:“小时候居委会的人就说过,你是个骗子,做过大牢的!”

    “不错,我是骗子,可也不是普通的骗子。”

    老头子露出不屑的表情,叫囔道:“别拿我跟那些小毛贼相提并论,我是大骗,更是千门骗坛之主!”

    “千门,骗坛?”我震惊无比。

    “不错,千门即是骗,正统的千门,以赌博出千为主,但为师这一派,在千门实数别具一格,地位不同,就连千门之主,见到为师我,也要以礼相待。”

    老头子冷笑一声,随机娓娓道来:“骗坛一说,最早从明朝诞生,那时候,千门有上八将和下八将之说。其中上八将,分为正将,提将,反将,脱将,风将,火将,除将和谣将!”

    “正将就是以千术开局户口,也就是赌局的主持,其他将职也各有妙用,而我们骗坛,便是在提将和谣将这二者的基础上,衍生而出。”

    “你还记得为师收你为徒第一天,就曾和你说过什么?”

    脑海思绪起伏,我刹那脱口而出:“老头子你说过,你一生行骗,但从未骗过弱小之徒,从未骗过走投无路之人,从未骗过善良之辈,更从未骗过不该骗之人!”

    一席话,听得老头子连连点头,心情也舒坦了,得意道:“没错,老头子我是骗子,可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

    “赵世荣那家伙,仗着在美术界有一定地位,不知占了多少黄瓜大闺女的便宜,可愣是没一个受害者敢报警的,呵呵,老头子活久了,可就是看不得这等龌龊之人!”

    我恍然大悟,忍不住道:“师傅,这就是所谓的盗亦有道吧?”

    “屁!”

    老头子一巴掌朝我盖来,我慌张躲过,跟着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就见他翻着白眼:“老头子我要是讲道,那还干的啥骗子这一行?我之所以立下规矩,不骗不该骗之人,是因为……”

    “因为什么?”我两眼放光的盯着师傅,那一刻师傅身上仿佛有光芒,让我很激动。

    “因为我怕遭报应啊!”

    岂料,老头子下一句话就让我失去所有力气,顿时无语的坐下来。

    得了,我真是傻,明知道眼前就是一个老骗子,我还能指望什么!

    “行了,今天跟你漏了底,我就问你,你想不想看到赵世荣这种人遭报应?”

    “想!”

    我二话不说的点头。

    想到莉丽被他骗了色,我心里那个怒气冲天,活剐了他的心都有!

    “想就成,那咱这一局,继续骗他!”

    老头子坐回沙发,舒坦的吐出一口烟雾。

    “啊?”

    好半天,我沮丧的摇头,苦笑道:“老头子你别说笑了,经过这一次,赵世荣那王八蛋,又哪里会乖乖入局?”

    “我知道师傅你平日里也钟情画画,可你那水平,好像也没比我高多少吧?咱们再拿作假的名家赝品去骗他,呵呵,哪里有这么容易!”

    “呵呵,你知道对于他除了开画廊,买卖画家的作品外,他还有什么身份吗?”

    “美术点评家?”我很快反应过来道。

    “不错,赵世荣之所以把画廊做的风生水起,很大程度就在于他这一层身份,他的点评很犀利,在国内画坛拥有一定地位。”老头子精芒一闪,继续追问我:“你知道这代表什么?”

    “我明白了,只要赵世荣说一幅画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说是假的,那就是假的!”我开窍了一样似的大叫。

    “没错,艺术品这玩意就是这么扯淡,别提什么画风画技,什么碳元素鉴定,只要想作假,哪里不成?所以现在市面上,一些专家大受欢迎,经他们鉴定的艺术品,只要说是真的,立刻身价暴涨!但实际上呢?专家的话真的可信吗?”

    老头子冷笑连连。

    “那师傅,咱们如何骗他?”

    “很简单,赝品走不通,咱就拿副真的!”老头子精芒爆闪,嘿嘿一笑:“对于赵世荣这种艺术从业者来说,最荣耀的事情是什么?”

    “是什么?”

    “莫过于发现一位类似梵高,莫奈之流,足以名传青史的天才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