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威胁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1本章字数:2409字

    大汉把我的头死死地按在桌子上,抽打着我的脸说道:“小崽子,上次给你的教训还不够是不是。”

    我没理他,只是死死地瞪着他,我恨赵世荣也恨赵世荣养的狗,这些狗东西仗势欺人,早晚我要让他们知道被欺负的滋味。

    大汉看我敢瞪着他,一耳光抽在我脸上,还往我身上吐了口痰。

    过了好一会儿,我听见外面有汽车的声音,我知道是赵世荣来了。

    果然,赵世荣走进来,看到我的那一刻露出了极其猥琐的邪笑。

    “小子,胆子真大啊,一而再再而三骗人,老子今天就把你送到局子里去,让你蹲几年号子。”

    一听到赵世荣要把我送到警察局,我双腿打颤,牙齿碰撞得咔嚓作响,当然了,这一切的行为都是演出来的,其目的就是要让赵世荣以为抓住了我的把柄。

    “不要啊,我不想去蹲号子,我还年轻。”

    我的声音非常低微,假装很害怕的表情,赵世荣看到我的样子,笑了。

    “呵,你小子知道诈骗够判刑几年吗?最少五年,你小子这样的蹲二十年都不够。”

    赵世荣得寸进尺威胁我,我依旧表现得很怕他报警的模样,一直祈求他不要报警,差点没给他跪下了。

    终于,我的演技成功打动了赵世荣,他话锋一转道:“你小子现在还年轻,我好歹也是位有头有脸的人物,送你去局子也有些于心不忍,我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一听赵世荣这话,我就想一口盐汽水喷他脸上,假惺惺的玩意儿在这里给我装高尚。

    “您说,只要不把我交给警察,怎么样都行。”

    赵世荣让他的手下松开我,然后看了看房间里的假画,随后让助手拍照。

    助手掏出相机,让我站在那些假画前拍照,还录视频让我承认这些画是我一手造假的,赵世荣拿到所谓的证据后,才缓缓说道:

    “你小子要想不蹲号子,这样是不够的,得拿出点诚意来。”

    我当然知道赵世荣的意思,上次在赵世荣的地盘卖了一副画作出去,结果还被人买走了,他肯定想知道那副画的来历。

    我假装很神秘地说道:“你要知道可以,但是你得让他们出去。”

    赵世荣挥了挥手,让他手下的人出去,我往椅子上一坐,缓缓道:“不瞒您说,上次那副野兽派风格的画作不是假的,我也没那个胆子卖两次假画不是?我发现了一位上世纪二十年代的青年画家,他的画作很出色,只要稍微炒作一下,肯定能赚大钱。”

    我说到那位青年画家的时候,故意放低了声音,搞的很神秘,其实我是把握住了赵世荣的心理,所以他才会一步一步走进圈子里面来。

    “你还有他的画吗?”

    赵世荣不是傻子,没必要相信我这样的骗子,他想要看到真品画作后一探究竟。

    “现在倒是没有,不过我明天可以弄一副来,让你仔细看看,如果你觉得可以,我可以带你去他的故居看看。”

    赵世荣上次被我骗了一次,警惕性很高,他让我先弄一副画来再说,他手里握着我作假的证据,也不怕我跑了,他告诉我明天中午前不能把画弄来,就要送我去蹲号子。

    赵世荣一走,老头子里面从房间的柜子里钻出来,眯着眼睛道:“你小子有些地方,演的浮夸了,不够自然,不过已经够对付赵世荣了。”

    “行啦,老头,今天先这样了。”我急匆匆的离开。

    画都是老头子弄来的,所以这事儿我也不慌,我得先去看看心理和生理都受伤的莉丽。

    我来到莉丽所就读的大学,莉丽一身清爽的打扮,紧身体恤搭配上小热裤,见到我还问我这几天都干嘛去了,怎么没理她。

    我随便扯了点理由,告诉她我这几天家里有事,回老家去了。

    莉丽拉着我去逛街,买吃的穿的很开心,似乎被赵世荣那啥的事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莉丽,你恨赵世荣吗?”

    我忍不住问道,莉丽听我这么一问,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哎,恨又能怎么样呢?人家有钱有势的。”

    “有钱有势就可以胡作非为吗?”

    我的语气有点重,我以为这句话伤了莉丽,没想到莉丽居然说有钱有势确实可胡作非为,这就是社会,那一刻我有点相信老头子的话了,或许莉丽并不是我看到的那样。

    回到家,老头子就给了我一幅画,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然后告诉我几点去赵世荣的画廊,随后怎么做之类。

    老头子不愧是绝世大骗,天时地利人和都分析得很到位,甚至连别人的心理就揣摩透了。

    老头子说下午是最好的时机,画廊下午人比较多,然后让我当着别人的面把画展示出来,然后这时候他在闪亮登场。

    我听了老头子的交代,第二天中午就把画带到赵世荣的办公室,赵世荣一副很期待的样子慢慢把画展来看,刚看了一下就皱着眉头,随后大怒道:

    “你小子是不是耍我?这油墨这画布都是低劣品,画的风格还可以,但也没那么好!”

    我早知道赵世荣会这么说了,也不慌,只是缓缓地走过去,拿起画布道:“这肯定是真的啊 ,你是行家肯定说的有道理,但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人民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你把这幅画摆出去,看看反响如何?”

    我的语气不卑不亢,让赵世荣有些疑惑,但是他毕竟是干这行的,皱了皱眉后说好,还说如果反响一般,就要弄死我。

    我不想和他解释,拿着画从他的办公室走到画廊大厅,赵世荣跟在我身后,示意画廊里一位工作人员把这幅油画挂起来。

    我有点紧张的看着这一切。

    因为赵世荣的画廊一向生意不错,这会有不少客人注意到了一副新画挂上,都围观过来欣赏。

    人群还挺多的,但我估计,里面应该有不少人都是老头子雇来的演员,只有一部分是真的客人。

    但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任何人都有从众心理,当一个人说这画不错,可能有人会不以为意,但如果是五个人,十个人,甚至大部分人说的头头是道,都称赞这是一副好画的时候,那么其他人对这幅画的鉴赏随之也会发生改变,潜意识认为,这就是一副好画!

    果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这画是真迹,还指着这一副画,从画的风格,落笔的轨迹,表达的意境等等开始评判,说的头头是道,一副激动无比的样子。

    诶?众人一听,对啊,这画好像确实不错,一时间,围观的客人开始议论起这幅画来,绝大多数人都说这画不错,从画布的年代画质和颜料来看,有些年头了。

    还有人说,野兽派流行于上世纪,国内一直到二十一世纪才发展起来,而这幅画的创作背景在二十世纪的二十年代,堪称国内野兽派风格的萌芽作品!

    三人为虎,虽然赵世荣很相信自己的眼睛和多年来对画作的研究经验,但是那么多人都说是真的,我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心动。

    这时,老头子扮演的有钱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