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引狼入室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503字

    老头子平日里是个小保安,一个干巴老者,但是打扮一下画个妆就成了典型的富老头,没人能看得出来他就是那个小区保安,如果不是我事先知道他就是老头子,我也看不出来。

    只见老头子一身名牌西服,手杵着硬质拐杖头戴黑色帽子,皮鞋擦得蹭亮,从人群中走出来宛若鹤立鸡群,逼格相当高。

    见到老头子来了,最兴奋的人莫过于赵世荣,老头子从赵世荣手里买过画,赵世荣觉得老头子是个懂画又土豪的人,于是赵世荣赶紧拉住老头子,眼珠一转说道。

    “老先生你来得正好,这幅画是一个不知名画家画的,您给鉴别一下。”

    “老板,这幅画卖吗?”

    “我研究画十几年了,这个画家的画很有风格啊。”

    吃瓜群众纷纷议论,老头子走近展框,仔细端详着眼前的画作,看看摸摸嗅嗅,然后又从兜里掏出放大镜仔细研究,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兴奋地说道:“这…这画卖吗?”

    老头子说的是韩语,我特么听不懂,还是旁边人给翻译的。

    “他问你画卖吗?”

    赵世荣见老头子一副激动的表情,立刻就看出他看上了这幅画,随即精芒闪过,笑嘻嘻道:“卖,当然卖!”

    说着,他热情迎着老头子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我想跟上去,被赵世荣狠狠瞪了一眼,只能停在门外。

    过了一会,赵世荣一脸吃了蜂蜜的幸福表情,将老头子送出来,还让人把我拿来的那副画作包装起来,亲自将画作送到老头子手上。

    等对方一走,我着急迎上去,喝道:“你怎么把我那副画给卖了!还有,你卖了多少钱!”

    “什么你的画?这幅画,我买了。”说完,赵世荣朝我脸上丢了一叠钞票,钱一下散落在地上,我假装一脸憋屈的捡起来,数了数,呵呵,好家伙,居然才三千块钱!

    “你那副画,要不是客人看在我的眼光上,能卖的出去?你能拿三千块钱算不错了!”

    赵世荣一脸不屑,眼里满是狡猾的目光。

    “好……好吧,有钱总比没钱好。”

    我只好假装一叹,而赵世荣一双贪得无厌的眼神盯着我。

    “还有。你小子最好说清楚,这画从哪里来。”

    我很仔细地说了一遍,赵世荣果然是个老狐狸,不但不相信我说的话,还派人去调查老头子,随后赵世荣让我第二天带他去那个画家的故居,还告诉我如果耍什么花样的话就把我活埋了。

    人性都是有弱点的,这句话是对的,往往能抓住别人弱点的人,就是强者。

    老头子算准了赵世荣的贪,于是一步一步引赵世荣上钩,就算赵世荣老谋深算,也难逃老头子为他编制的网。

    当天我回到老头子那,看见他笑眯眯的盯着白天买回来的那副画,直接一把火烧了。

    “老头子,你疯了?”

    我吓得扑上去,询问老头子。

    “赵世荣给了你多少钱?”老头子金刀大马的坐在沙发上问我。

    我掏出那三千块钱,当场引得老头子不屑大笑:“果然是够贪,好,很好!我就怕他不贪,怕他不够贪!”

    “知道我买这幅画花了多少钱吗?整整二十万!”

    老头子一席话听得我面色错愕,跟着气的暴跳如雷,抓狂道:“这家伙够狠啊,卖了二十万,就拿三千块钱打发我?”

    “当然,他城府极深,又抓了你的把柄,你能拿他如何?”老头子呵呵一笑。

    我听完只有苦笑了。

    “赵世荣这种人,放在古代就是喝人血的土财主,咱们做他一笔,是替天行道!”

    “对了,他好像派人跟踪你?”我想起一件事,连忙说道。

    “呵呵,赵世荣想跟我斗,还嫩着呢!我给他的钱越多,稍后他都得十倍还我!”老头子哈哈大笑。

    随后老头子告诉我,他刚走,赵世荣的狗就跟了他一路,老头子带着那人绕了几个弯,来到一家大酒店,并安排人把画送往韩国,老头子还说这画可以卖个百万不是问题。

    老头子演的这一出,让赵世荣的狗彻底相信他就是个国际二道贩子,专靠贩卖画作为生。

    “小枫,老头子我的戏算是演足了,接下来可是看你的了。”

    老头子抚须,眼神格外的清明。

    接下来还是要演,明天就带赵世荣去我们安排好的地方,老头子在乡下租了一间房,还雇了人来演戏。

    第二天一早,我刚出门,赵世荣的车就在小区门口停下了,两个黑衣大汉把我带上车,我告诉了赵世荣地址,车朝着那个地方驶去。

    在车上的时候,我能感受到赵世荣有种迫不及待的情绪,这对他来说意义太重大了,不是钱的事儿,而是如果他能发觉一位潜在的画家,他的名誉身份和地位都能翻个几十倍,成为国际画坛大佬都不是问题。

    一路上赵世荣还不停地问我问题,问我怎么发现这个画家的,我说我同学家就是那个村的,偶然有机会去玩,就看了那位画家的几幅遗作,当时就萌生了靠卖这些遗作赚钱的想法,于是就花了几百块钱向画家的后人买了两幅。

    其实不管我怎么编造,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赵世荣已经相信了,完完全全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觉得自己抓住了一场机遇。

    就像那些做传销的一样,被骗入传销组织就被洗脑,而现在的赵世荣已经被我和老头子洗脑了。

    一个小时左右,车到了乡下,我带着赵世荣朝着那画家的故居走去。

    话说老头子心思还真是细腻,村子都是经过挑选的,这村庄全是瓦房,绿化得很好山清水秀的,一看就是那种出文人墨客的地方,我不由得佩服老子的心机真是深。

    来到那画家的故居,我敲了敲门,来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一头长发披肩白色胡子长至脖子出,一副艺术家打扮。

    “又是你小子?不卖不卖,画不卖了。”

    老头子雇来的人从来没让我失望过,戏精十足,才把门开了个缝就急着将我赶出去。

    赵世荣一把挡住,笑着说道:“这位大哥,您误会了,我们来不是买画的,而是想参观一下老先生的作品,后生敬仰希望老先生行个方便。”

    那人这次看了赵世荣一眼,和赵世荣攀谈几句得知赵世荣是画坛大佬以后,才恭恭敬敬地打开门。

    赵世荣说明来意,反正就是哄鬼的那一套,说什么想研究一下老先生的画作,夸奖了一通,说要替其扬名之类的。

    两个人相聊甚欢,相见恨晚的感觉,磨了半天嘴皮子那人才把所谓的野兽派画作拿出来。“赵老板,这副画作是我爷爷的最后一副画了,也是最具价值的一副画。”

    随后,那人开始讲起了故事,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他的爷爷还是个少年,然后因为某种原因去法国留学,并迷恋上了野兽派画风的画作,于是在法国一名有名的画师指导下画了很多画,但那些画作质量都不行,唯独这副画,是画家在临死前为自己的妻子画的,名叫一世永恒。

    艺术这玩意儿,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赋予,一旦给一件艺术品赋予上一种历史价值或者文化价值,哪怕它的成本只有一毛钱,也会瞬间变成无价之宝。

    赵世荣被说动了,不停地观摩这画,左看右看,一副爱不释手,成功即将在眼前的感觉。

    “老先生,不知道这副画可否卖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