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欲擒故纵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313字

    “滚…多少钱我都不卖。”

    那老先生一听赵世荣要买画,脸顿时拉了下来,一副要送客的样子。

    我暗里觉得好笑,没想到老先生居然还玩起了欲情故纵这招,不愧是老头子找来的人。

    赵世荣一看老先生把画收起来,赶紧拉住老先生的手,极其卑微地说道:“先生你听我慢慢说,我知道您老人家不会那自己爷爷的遗作去赚钱,可这和钱根本没啥关系,我可以帮您老宣传这幅画,要是搞出些名气,也算是祭奠您老爷爷了。”

    果然,赵世荣是个老江湖,对于一位艺术家来说,钱财有时候乃身外之物,但是名誉和地位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儿不是钱能买到的,谁都想名垂清史,可名垂清史又谈何容易。

    赵世荣的话就是给老先生下了个套,给老先生一个机会,人都是这样的,特别是有上进心的人,对抓住机会和机遇这点非常敏感,于是老先生又坐了下来。

    “怎么个宣传法?”

    “很简单,我自己是开画廊的,我画廊里面的话曝光率很高,只要我将这幅画挂在画廊里,先在当地宣传一番,在当地有些名气以后,就带着画作去参加一些国际知名的画展,让更多人看到这幅画,到时候老先生您祖父就是国内野兽派风格化作的萌芽创始人,他的画,将会以数以百万的价格卖出去。”

    赵世荣的饼画得很大,别说是别人了,就算是我自己,在一旁也是听得一愣一愣的,都开始幻想那一幕美景了。

    老先生犹豫了,他端起桌上的茶喝了几口,又反复斟酌了一下,然后才说道:

    “这画,只能借给你,卖可不行。”

    赵世荣一听,立马答应了。

    唉唉唉,这剧情不对啊,老头子不是说要把这幅画高价卖给赵世荣吗?这怎么变成了借了?

    虽然不知道老头子在搞什么飞机,但是我相信他,他不会出错的。

    于是老先生从抽屉里掏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张协议,大致就是把画借给赵世荣,然后收取一点租金之类的。

    写好协议,两人签字同意,赵世荣才带满意地带着画离开了。

    我没和赵世荣他们一起回去,对于赵世荣来说,我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对我自然也没什么兴趣了。

    赵世荣赶走,老头子就从后院走了出来。

    “师傅…”

    什么?老先生居然喊老头子师傅,那这老先生不就是我的师兄了?

    “师兄?”我刚惊讶完,那老先生就把胡子头发给揭开,你妹的,这老先生一下年轻了二十岁啊。

    老头子笑而不语,随后师兄解释道他从18岁就跟老头子了,陪老头子闯过难走过北。

    这些都是后话,我更想知道的是,当初不是这么计划的,当初的计划是想让赵世荣花高价买这幅画。

    老头子的解释很有说服力,他说赵氏荣并不傻,他先要将这幅画炒热,然后再出手才能卖更多钱,即使现在出价给我们买了画,也不会是高价,顶多四位数。

    让赵世荣租画,是想让给赵世荣一个错觉,让他觉得画很值钱,以赵世荣贪婪的性格来说,这画早晚要被他弄到手的,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罢了。

    再者,我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赵世荣名誉扫地,而不是只赚他这点钱,所以更大的局还在后面。

    妹的,说来说去还是我太嫩了,老头子这心机真是深不见底啊。

    赵世荣走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造势,造什么势?就是要让这画家出名。

    那晚我们就回到了市里,赵世荣果然心急,迫不及地在画廊前打起了广告:一位被遗忘的野兽派画家神作,将于明天展出。

    赵世荣本身就有些名气,他就是个活广告,加上他这样大肆的宣传,明天来看画展的人肯定多不胜数。

    于是老头子又找了很多群众演员去看画展,就连台词老头子都编排好了,告诉他们该怎么说,而我和老头子要做的事,就是打外围,从外围做宣传。

    第二天一早,画廊还没开门,很多人就在门口等着了,迫不及地相看一眼赵世荣所说的神作。

    从赵世荣那自信的眼神里,我看到了希望,他已经陷进来了。

    画廊门一开,那些个群众演员吃瓜群众就挤了进去,赵世荣带他们来到那副画面前,自己亲自为这幅画做讲解。

    从创作时间背景,到创作这幅画的初衷,从艺术价值到实际价值,被赵世荣说了个透。

    真不知道这些台词是从哪里搞来的,那些半懂不懂的二吊子肯定是信了,那些请来的群众演员一附和,三人为虎也就成了事实。

    一时间,来画廊看画的人络绎不绝,很多人都是慕名而来,因为赵世荣本身就是个点评师,所来的人即使看出了端倪,也不敢说出来,要是自己说错了,那名誉岂不是会了,没人敢在赵世荣面前搬门弄斧,渐渐地,这幅画就被圈里人吹了起来。

    而我和老头,则联系了很多媒体,让这些媒体整天报道,先把画吹一遍,再把赵世荣吹一遍,铺天盖地的赞誉让赵世荣有点飘,我和老头子一看时机成熟了,就准备下一步。

    下一步当然是买画了,谁要买,不是我,不是老头子,而是一位虚构出来的韩国富商朴先生。

    那天,老头子去到画廊,依旧是打扮得光鲜亮丽,老头子的来意很简单,就是受韩国富商朴先生之托,来买这副春树秋霜图。

    赵世荣之前已经查过了,老头子就是个二道贩子,所以老头子直接说明来意。

    赵世荣不傻啊,如果把画卖给老头,老头拿去赚个差价,自己不是很亏?再说了,这画是是租来的,还没搞定画的主人就把画卖了,名誉上过不去。

    老头子去找赵世荣,赵世荣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老头子并不会那么简单地表面来意,他知道赵世荣也不会轻易地卖画,于是就开始了编故事。

    “我受韩国好友朴先生之拖,来买这幅画,非买不可。”

    “非买不可?”赵世荣有些疑惑。

    于是老头子就开始编故事,韩国的朴先生的爷爷,和这幅画的主人是当初的友人,两人虽不是一个国家的人,但是在一起留学情同手足,只可惜战乱让两人分开了,朴先生的爷爷一直想寻找这幅画的主人,后来得知这画的主人过世了。

    然后朴先生的爷爷就有个心意,希望能找到有人的画作,帮其发扬光大,让有人的画展示给更多的人看,但是朴先生的爷爷在过世前,一直没有找到友人的画,遗愿未能完成,这也就成了朴先生的心病。

    如今听说有人找到了那副画,特意派来前来收购。

    老头子这番故事说得是是楚楚动人啊,差点没掉眼泪了,赵世荣也不说画卖不卖,只是告诉老头子,想见一见这位朴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