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朴先生来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136字

    这些都在老头子的意料中,赵世荣如此贪婪,直接将画卖给老头岂不是亏了一大笔,直接卖给朴先生那岂不是没有中间商赚差价了,自己能赚的可不是十万二十万,可能是百万起啊。

    老头子稍作犹豫,还是答应了。

    于是,朴先生就要出闪了登场了,这位朴先生是何许人也,就是我的师兄,也就是那位老先生张秋坤。

    他是老头子的开门大弟子,也是我的师兄,十岁摆摊出千,十八岁混遍整个古玩界,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将很多不值钱的破古董卖出去,后来被老头子狠狠教训亏了一顿就老实了,老头子见他有些天赋就收他为徒。

    这位朴先生来头不小,是韩国富商,所以排场必须要大。

    于是老头子就安排了我去做排场,还给我一点小钱。

    所谓安排就是去找一家有逼格的大酒店,然后去雇佣几个演员当保镖,顺便弄一辆豪车当座驾。

    这些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啊,顾的人必须是韩国的,气质谈吐不凡,最主要的是不能穿帮。

    赵世荣这家伙心机很重,稍有不慎我们之前做的努力就泡汤了。

    我找了一家我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还是总统套房,逼格那是相当高了。

    就当我订好房,准回去给老头子报告的时候,我发现一道熟悉的背影,是莉丽。

    莉丽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话语间还有一丝甜蜜的感觉。

    莉丽没看到我,而是和那男的上了楼,我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我并没有向莉丽表白,没有表达我的心意,但是我为她做的事,已经超出了普通朋友的界限,难道她就不能理解我喜欢她吗?

    看到莉丽和男人走上楼去,我跟在后面,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要做什么其实我心里已经有数了,只不过我还想再骗一次自己。

    “大叔,你一定要对我好,只能喜欢我只能宠我只能爱我哦。”

    莉丽的言语间都表现出她恨幸福,但是大叔这个称为,我真的受不了,为什么要和年龄比自己大的人在一起,难道是因为这样的男人又安全感吗?又或者是这样的男人比较有钱。

    老头子的话回荡在我的脑海里,他说莉丽是个绿茶女表,起初我还觉得老头子嘴巴脏,肆意乱说,可今天看到的,我又该怎么去否认?

    我跟着他们上了楼,莉丽和男人走进房间,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那一刻我的心无比的痛。

    我现在所做的一切,往大了说是为了拯救他人免受赵世荣的欺凌,往小了说就是为莉丽报仇。

    我很难受,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迷迷糊糊回到家,给莉丽发了个信息,问她在干嘛,她没有回我,我就翻看我们的聊天记录,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我醒来已经是凌晨三点,莉丽才回了我一条短信,说画画画到现在,准备睡觉。

    呵,要真是画画那就好了。

    我没有揭穿她,我也给自己一个理由,我告诉自己莉丽这样做是迫不得已的。

    第二天,大师兄来了,老头子给他化了妆,不得不说老头子的化妆术很不错,与其说是化妆不如说是易容,一切弄完大师兄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从一个从农村艺术家化身成韩国富商。

    车我早就准备好了,特意租了一辆劳斯莱斯,找到群众演员也准备就绪,为了让我学到更多东西,老头子让我藏在酒店房间的柜子里,让我看大师兄是如何和赵世荣周旋的。

    我来到酒店房间里藏在衣柜里,没过多久大师兄就来了,过来一小会儿赵世荣也来了。

    大师兄要装一个韩国人,但是他并不会韩语,可这不重要,只要装得像就行,于是大师兄一只用很蹩脚的国语和赵世荣交谈。

    “朴先生您好,请问您在韩国是做什么的。”

    赵世荣一上来就打探朴先生的底细,但是这些我们早就考虑进去了,很早之前就弄了个虚拟网站,可以查到朴先生这家企业的详细信息。

    “我是做珠宝生意的。”

    朴先生说了自己公司的概况,赵世荣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居然让住手查,确认了以后才和朴先生谈画的事。

    朴先生:“赵先生大名我早有耳闻,能发觉友人的画作赵先生了不起啊,慧眼识金。”

    “哪里话,作为一名纯粹的艺术家,要做的就是为艺术做贡献。”

    呸,说得尼玛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相互奉承,好不容易扯到画上。

    “这副春树秋霜图是我爷爷当初最喜欢的一副作品,爷爷遗愿希望能找到友人画作,为其正名啊。”

    朴先生先是表现得很喜欢这副画作,然后和赵世荣谈价格,赵世荣也不是个盖的,虚构了很多故事,说自己搞到这幅图很不容什么的,说白了就是为自己增加筹码,想卖个好价钱。

    “不知道赵先生何意?”

    赵世荣装作很为难道:“我知道朴先生您不缺钱,可是我确实很喜爱这幅画啊,您这样不是强人所难吗?”

    我靠,这老狐狸,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那依赵先生之意,要怎么才肯出售这副画。”

    赵世荣想了想说道:“这个数。”

    随后比了个一的手势。

    “一百万?”

    “不,一千万,还有附加条件。”

    我擦,赵世荣真是狮子打开口,一千万还有附加条件,干脆去抢好了,我在柜子里看急得团团转,生怕搞不定赵世荣。

    朴先生思考了许久,才缓缓说道:“一千万就一千万,有什么附加条件就说吧。”

    “第一,必须署名是我发现的,是我发觉了这位画家的画。第二,朴先生有如此财力,要帮我宣传一下,让我在国际画坛有些名气。”

    这家伙,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不光要钱还要名誉。

    朴先生自然是答应了,只不过我们的计划还没完,朴先生随后说道:“这副春树秋霜图是上卷,应该还有下卷冬梅踏雪图才对,如果赵先生能帮我找齐这两幅画作,我出五千万,顺便保你在国际画坛名声大振。”

    “什么?还有冬梅踏雪图?”

    我们之前说这副春树秋霜图是绝笔遗作,可现在赵世荣得知还有一副画作的时候,满是惊讶,不光是赵世荣惊讶,我都蒙在鼓里,老头子可没说过计划里还有这么一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