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卖给你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253字

    “对,两幅六千万。”

    师兄的演技自然不必多说,眼神里满是真诚,六千万啊,赵世荣再有钱身价不过千万,这六千万对他来说是极具诱惑了。

    我看赵世荣两眼放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肯定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幻想着六千万可以卖多少洋楼,多少跑车。

    最终结果确定下来了,师兄先给一百万做定金,让赵世荣把画弄齐以后就付全款。

    定金都交了,赵世荣再怎么老奸巨猾,也不会有所防备了。

    赵世荣离开酒店,我从柜子里出来,师兄张秋坤一脸得意,他说这次非要把赵世荣这混蛋弄到倾家荡产不可。

    距我们猜测,赵世荣有一千万左右的家产,如果他要出手买画再转手卖给朴先生,那我们要的价格不会低于一千万的。

    我和师兄得意之时,赵世荣给我打了电话,赵世荣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的利用价值不是完了吗。如果他真要去买画,自己去不就行了。

    这时,老头子走了进来:“接电话。”

    我拿起电话,问赵世荣有什么事。

    “哼,臭小子,你的那些作假证据我可以给你删掉,让你好好做人。”

    额,赵世荣什么时候善心打发了,我还没想明白,赵世荣又说:

    “你小子只需帮我办好一件事就行,具体什么事你来找我,办好了事,我不但删除那些作假的证据,还给你一点小钱。”

    我正犹豫的时候,老头子在一旁让答应他,我就答应了。

    我准备去找赵世荣,老头子就给我一个微型摄像机和微型麦克风。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老小子肯定是让你去偷画。”

    妹的,要真是这样那不就惨了吗?我是偷还是不偷啊,计划全被打乱了,赵世荣不买画我们怎么坑他。

    我把我的疑惑给老头说了,老头沉思一下,对我耳语几句,我瞬间就明白了该怎么做。

    ……

    我将摄像头和麦克风藏好,来到赵世荣的办公室,赵世荣一改往常凶神恶煞的鸟样,反而对我恭恭敬敬,还给我倒茶,一看就知道这货要坑我。

    等我坐下喝了几口茶后,赵世荣才缓缓说道:

    “你小子的事我也知道,骗人也属无奈,我赵世荣是什么人?不会和你过不去的,你只要帮我办一件事,我们俩之间的事儿就过去了,顺带给你些钱,好好去读书,做个有用的人。”

    这番话,说得我感激流涕,差点没哭出来。

    我问赵世荣让我做什么,他压低了声音迸出一个“偷字。”

    偷?偷什么?

    随后赵世荣告诉我,让我去老先生家偷一副画,并且让他的助手协助我一起完成,还说风险不大,不会被发现的。

    我特么真想一耳光抽在他脸上,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别人不卖就寻思着去偷,真是画坛败类。

    还说什么派人保护我,呸,压根就是监视我,还好老头子早有预料,赵世荣的这番话被录了下来,他为自己的身败名裂又打下了一分基础。

    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奔过,嘴上却说十万个我乐意。

    随后赵世荣做了安排,让我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然后怎么怎么做。

    不得不说,赵世荣真是个败类,真是艺术界的耻辱,居然做出这种事来,扳倒他我一点也不会愧疚。

    夜里,赵世荣的小弟带着我来到老先生家,偷偷溜进了院子里去。

    我刚进院子里,就看到老头子和大师兄在树底下喝茶,这俩人心真够宽的。

    我也没啥事做,就看他们俩下了盘棋,可外面的人等不急了,一只给我发信息,问我搞定没有。

    我懒得回,又看老头子他们下来盘棋,才开始我们的计划。

    大师兄拿着火机,去小房子里点燃了一堆柴草,没过多久,小房子烧了起来,火光冲天,这时大师兄拼命地喊;

    “着火啦,着火啦。”

    然后我顺着墙爬了出去,那两个小弟见我出来了,赶紧问我得手没有。

    “得手?差点没把我烧死在里面,那老家伙的房子着火了,里面的画卷少毁了很多,再不走我就要完蛋了。”

    毕竟是赵世荣的小弟,也没对我怎么样,只是把我带了回去,三更半夜赵世荣还在办公司等我的消息,听到我带回来这么个消息,怒火中烧,狠狠给我几大嘴巴子。

    “妈的,你个废物,老子让你去拿东西,你居然给我搞出这么个幺蛾子出来。”

    赵世荣生气那是有原因的,六千万啊,单卖一副是一千万,卖一对就是六千万,一瞬间损失那么多钱能不心痛吗?

    他挥了挥手,那两个小弟对我拳打脚踢,我没帮法只能抱着头蜷缩在沙发旁,当老头子告诉我那个计划的时候,我已经猜到了,这一顿是免不了的。

    赵世荣缓了一下情绪,喝了口茶,这时我才缓缓说道:“有可能那副画并不在那间屋子里,那画如此珍贵,怎么会和其他的画放在一起,你自己去拜访一下那个那人家,或许还有一丝机会。”

    我的话显然提醒了赵世荣,虽说机会渺茫,但还是要试一试,几千万啊,就这么丢了多可惜。

    赵世荣想了一下也对,这么珍贵的画应该藏得很好才对,不可能就那么轻而易举的烧毁了。

    果然,第二天赵世荣又去了,是大师兄招待他的,他要是知道自己被我们三那么耍来耍去的,非要气到吐血身亡不可。

    赵世荣这次去也不噎着藏在了,直接开价两百万买两幅画,大师兄一开始各种不想卖,最后赵世荣开出了一个绝佳的好条件,八百万,外加答应让大师兄管理自己的画廊,画廊的事全权交给大师兄。

    为什么赵世荣敢这么做,因为自己就要升天了,就要跻身国家画坛了,一个小小的画廊为什么还要放在眼里。

    好说歹说大师兄终于拿出了那副冬梅踏雪图,但是谁都不是傻子,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是赵世荣拿了画不认账,岂不也是功亏一篑?

    于是赵世荣说八百万有点多,要过几天才能凑齐,其实赵世荣已经不急了,因为画还在,而且已经答应卖给他了。

    我们也不愁赵世荣不给钱,八百万换六千万,还有名声,是个傻子都会算这笔账。

    等赵世荣离开,我和老头子从房里走出来,我们都知道只差最后一步了,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扳倒赵世荣了。

    但是这远远不够,就是我们打击了赵世荣,但是他的真实面目还没有露出来,或者说是还没有完全露出来,不能彻底的让他玩完儿,还要做的事就是收集证据。

    收集赵世荣哄骗小女生跟他那个的各种证据,让他彻底名誉扫地,永远无法翻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