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质疑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064字

    这货真是贪,还想在把画出手前给自己镀一层金。

    他刚回到办公室,就开始筹办记者招待会,然后找了几个工匠,将画装裱起来,放在画廊的大厅里。

    我把赵世荣开记者招待会的事告诉老头子,老头子大叫好,说赵世荣这是在自掘坟墓。

    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就等着他自己把自己作死就行了。

    赵世荣的动静很大,搞的很多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很多画家画坛大佬都慕名而来,就为了一睹这两幅画的尊容。

    经过几天的炒作,赵世荣算是出尽了风头,比网红还红。

    终于,到了记者招待会那天,我和老头子找了个空子混了进去,今天是赵世荣身败名裂之际,我要是不在场,那这段时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下午六点半,很多记者和知名人士落座完毕,接下来就是赵世荣的装13打脸时刻。

    过了好一会儿,赵世荣才缓缓从后台走出来,西装革履一副文人打扮。

    “各位来宾,大家久等了,今天就让大家见证一个光辉的时刻。”

    赵世荣说着拍了拍手,两个礼仪小姐推着画车,把画弄上前。

    赵世荣开始介绍起这两幅画的来历:

    “这幅春树秋霜图,是我在一次偶然的民间游历中发现的…”

    他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主要就是想凸显自己慧眼识金,自己有艺术发掘力,能发现这么好的画作是自己功劳之类的。

    见过不要脸,这么不要脸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赵世荣编造着故事,下面的人还听得津津有味。

    终于他的故事编造完了,接下来就是记者提问环节,这个环节看似没什么用,其实是打脸的关键点,因为赵世荣会当着记者的面,装作自己很厉害,装得越凶脸就会越疼。

    “请问赵总,您觉得这两幅画被发觉的意义是什么呢?”

    赵世荣拿起话筒,装腔作势道:“外国人说我们没有野兽派画家,没有野兽派画作,这两幅画作的发觉,是打了外国人的脸啊,让他们知道,中国的艺术不会残缺。”

    赵世荣说得那叫一个满腔热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可谓慷慨陈词,台下又爆发了一整掌声。

    我忍不住了,大声问道:“赵总您发现这两幅画,对您来说,有什么好处吗?”

    我一个毛头小子,即使说了这样不敬的话,哪怕是在这种场合,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咳咳…小兄弟你有所不知,一个画作点评师的价值不在于自身得到了什么,而在于他为社会创造了什么,为艺术界发掘了什么。”

    台下又是一阵掌声。

    最后就是观赏了,这是最后一个环节,许多慕名而来的人都去观赏画,大家围着画左看右看,不停地拍照。

    “等等…这画有问题。”

    不知道是哪个大佬发现了问题,一下子在场的人就沸腾了。

    “对,我早就发现这画有问题了。”

    “怕不是假的吧。”

    一时间怀疑声此起彼伏,赵世荣听到那么多人都在怀疑他,脸都绿了,像被人绿过一样。

    赵世荣走进人群中,大声到:“这是野兽派画作,不同于国内的传统画作,请不要妄自揣测,这两幅画的售价已达六千万元了。”

    虽然他这一番话镇住了场面,但是文人都有个毛病,就是喜欢抬杠,比如某空论坛。

    “胡说,老朽纵横画坛几十年,难道真假还分不出来吗,这分明是一副假画,有野兽派画作之行,却没有野兽派画作的神。”

    老头子告诉我,说话的人是画联的副主席,原本在国外养病,这次听说赵世荣的创举才从国外匆匆赶来的,这人很较真,只要他认定这画是假的,赵世荣有十张嘴都难以解释。

    赵世荣还想解释什么,那老头抢着说道:“首先,从画作的风格来说,两幅画虽然大致没什么差异,但是从细节来说,还是有差异的,特别是勾线处,春树秋霜图有些水墨画的味道,冬梅踏雪图却有些油画的意思。”

    “是啊是啊,我也发现了…”

    那些吃瓜群众纷纷站队,毕竟在老头面前,赵世荣只是个菜鸟。

    “再者,两幅画的画纸也不是出自同一个年代,甚至相差极远,最后,大家可以看看这盖章和落款,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不是一个人的落款。”

    老头几句犀利的点评,让赵世荣下不了台面,那些抓住了大新闻,纷纷现场做采访,老头也真敢说,直接就说赵世荣欺世盗名,想找两幅赝品来为自己在画坛博得一席之地。

    “大家不要乱报道,我会证明这两幅的话的真伪。”

    赵世荣抬高了声调,试图控制住局面,可哪儿控制得住,大家就像炸开锅似的,你一言我一语说开了。

    “证明,你拿什么证明,我就是最好的证明。”

    老头被赵世荣的行径给气疯了,作为画坛大佬,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在自己脸上发生,要是现在不制止,以后出去怎么混?

    赵世荣见场面有些控制不住了,就让人把画收起来,并派人清了场,我和老头子也一同被赶了出来。

    老头子摸着下巴道:“接下来赵世荣要开始自证之旅了。”

    确实,赵世荣被人给怼了,肯定郁闷得要死,但此刻的他一定不会怀疑画作的真伪,他更在意的是有什么办法能证明这幅画是真的,他肯定会去找韩国富商朴先生。

    朴先生愿意花大价钱买这两幅画,那这两幅画肯定有价值,只要朴先生能出面证实这两幅是真的,不光能为自己正名,更能狠狠打脸那个画坛老头。

    不出我们所料,赵世荣果然打电话给了朴先生,也就是我的大师兄。

    大师兄的嗅觉比我灵敏,马上就知道了该怎么做,还和赵世荣约定好了时间,在开一次记者会,澄清事情的原委。

    其实这都是套路,朴先生要在记者会上再次打脸赵世荣,让他的名声更臭,遗臭万年。

    “朴先生,事态紧急,如果你能帮这个忙,这画作我可以只卖4000万。”

    “好的,赵先生,您安排吧,我明天会过来的。”

    大师兄挂完电话,和我们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