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以假乱真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393字

    我揣着市集上赚来的钱,来到一家小电镀厂。

    “老板,有钨吗?”

    估计平日里找这玩意儿的不多,老板斜眼瞪着我。

    “你要钨干啥?”

    “镀金。”

    “镀金?那玩意儿长得跟坨屎似的,镀它干啥?”电镀厂的老板一脸不情愿。

    “老板,市场价格上我再加你两成,帮我弄的漂亮点。”

    一听要加价,老板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口答应。

    五个小时后,一块成色上好,形状逼真的狗头金呈现在我面前。

    “老板,手艺可以啊!”我不住的点头。

    “小意思。小兄弟,你也算是个内行,知道用钨做核。不过还是劝你小心点,假的真不了。”

    “哼哼,我就要以假乱真!”

    有了狗头金,我底气足了很多,出了电镀厂就拨通了骗子的电话。

    “你上回说要看我的狗头金不是?我今天刚好带出来了。”

    “啥?不行不行,只能今天,明天有人约了我要看金。”我假装市场行情紧俏,逼迫骗子早点现形。

    果然,对方上钩了。约了下午三点,在西区一家茶馆。

    我早早的就到了,找了个靠墙角的隐蔽位置坐下。

    一会儿,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油光水滑的年轻人出现在茶馆门口。估计他就是“求子中介”了,我招招手。

    年轻人走近后上下打量我,目光在我的背包上停留了一下。

    “您好,我姓黄。咱们在电话里聊过。”年轻人客客气气。

    “你上回说的那个保证金咋那么多。”我延续着“乡下人”的角色,故意憨憨傻傻。

    “诚信金。”年轻人微微一笑。

    “是这样的。我们在为香港的高端客人寻找优质的精子资源。对方是上流阶级,对于个人隐私极其注重。我们需要在合作开始前,先和客户的律师见面,男方缴纳一定数量的诚信金,作为对其行为的约束。”

    妈的,一本正经胡说!

    面对眼前这个“同行”,我心里默默审视着他。

    这个黄先生台词熟练,沉浸角色深入,看来行骗多次,早已经把“求子经纪人”

    这个角色当成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我也得加把劲儿了,我暗自发狠。

    “我要是现在手上有钱,还用跟你废话?再说了,三百是不少,但我有祖传的东西,还会少你那三百?“我一脸虎相。

    黄先生眼睛一亮,:“我们也是有客户做抵押的。但是……肯定要看抵押的成色。“

    我将计就计,假装气不过,呼啦一下从包里掏出了狗头金。

    “还能骗你不成!“

    姓黄的小子眼睛都直了,伸手接过来沉甸甸的狗头金,左右打量。

    这块精心制作的山寨狗头金,内核用的是和金密度最接近的钨,只差0.03g/cm3!不是金属专家,一般人根本看不出端倪。

    但是,看的出,骗子动心了。

    江湖行骗,专则成,不专则废!姓黄的小子掂量着手上的狗头金,早已忽略眼前的这个“乡下人“是否另怀鬼胎。

    “别把我东西弄坏了。“我一把抢过来,仔细的放回背包。

    “咋地嘛,你还不放心那三百?我这祖传的好东西,找买主没那么容易,一旦找到了,就是大一笔钱。现在金价你知道吧?“

    姓黄的犹豫的说:“可这真假……“

    哼哼,全在意料之中!

    我重新掏出狗头金就甩地上了。

    “听见没?这声音!“

    然后我又麻利儿的拿起茶馆的瓷盘打算上手刮。这个办法叫“刮瓷盘“,是试金界常用的手段。

    姓黄的一看我这么虎,连忙阻止:“诶…行了行了,你别再把老板招来。“

    我作罢。

    姓黄的说:“这样吧。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按照我们的常规流程无法进行。我只能去沟通,安排你和客户本人见面。等于做一个面试!你的狗头金嘛……“

    他顿了下继续说:“我要做个验证。如果是真的,那诚信金可以滞后些。“

    上…钩…了!

    我大方的的扣下一小块表面,“别费劲了,这块当诚信金了!咋地,不够三百?“

    姓黄的伸手接住,估计怕我反悔,找了个理由说再联系,急匆匆离开了茶馆。

    首战告捷!

    我得意的去找老爷子,想寻求点儿表扬。

    到了老爷子的别墅,刚好碰到一个年轻妖艳的女人从里面出来。我心里暗骂:“这老头子春心荡漾啊,怎么唬住小姑娘的!“

    我得意的跟老爷子汇报过程,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雕虫小技,还想求表扬?你要学的还多着呢。”一盆冷水下来,我灰溜溜的从老爷子的别墅离开了。

    狗头金果然起了“饵”的作用,骗子当晚就来了电话,约我明天中午跟香港客人见面。

    这是典型的诈骗,摸准了被害人“既要美人又要钱”的心理,所以……明天跟我见面的应该是个大美女?!想想居然特么的有点期待。

    第二天中午,我如约来到了一家高档餐厅。

    不一会儿,姓黄的带着一个女人走进包间。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客户,从香港来的方女士。”骗子身后的女人微微一笑,“叫我燕子就行。”

    姓黄的够敬业的啊,这个燕子长得不输明星!皮肤白皙,五官清秀,身材高挑匀称,重点是气质还真有几分钱堆里养尊处优的高贵感!

    我做出一脸花痴样,陶醉的听燕子用故意蹩脚的普通话朗诵“台词。”

    “听黄先生说,您这边有点特殊情况,暂时交不了诚信金。”

    我点点头。

    “我第一次来内地,对这边的情况不熟悉。香港法治很健全,我们这种私下交易,都要有律师干预的。所以……”燕子面露难色。

    “你没跟她说吗?老子又不是缺这几百块?”我假装要发飙,瞪着姓黄的。

    “说了说了,所以方女士才答应和您面谈。”姓黄的一脸谄媚。

    “本来按照流程,当事人双方是不能见面的,防止对当事人造成困扰。”姓黄的故意瞟了一眼燕子。

    我明白他的意思,这回轮到他在放饵了。

    我顺水推舟,“方女士刚才说第一次来内地,那我要进进地主之谊,不知方女士这次在内地待多久?”

    女人淡淡一笑,“这次待一周,不能太久。香港那边还有一些家族企业的事情要处理。”

    姓黄的这会儿也不坚持最开始的“坚决不能骚扰客人”的嘴脸了,恨不得我赶紧进圈套,然后把我的狗头金骗走。

    “那挺好啊!既然二位这么有兴致,那可以先游玩几天,也加深彼此的了解嘛。”

    “那律师那边……”我故意引话题。

    “好说好说,二位如此有诚意,律师函不过走个过场,这个交给我就行。”姓黄的猴急上脸的。

    “方女士不介意的话,咱们先去本市走走看看吧?”

    “客随主便。”

    我憋着笑,背上我的狗头金,朝着早已规划好的景点出发。

    反骗反骗,讲究反其道而行,破坏原有骗局的主线。只应对是不够的,还要加戏,在“来往”的过程中看出对方的破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偷瞄了眼身边的燕子。嘿嘿,小妞儿,接下来小爷可安排了好几场“好戏”等着你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