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好戏连连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356字

    这步棋,是老头子和大师兄联袂设计的。

    我只做引子,佯装带着燕子四处游玩,至于过程中的“九九八十一难”,老头子和大师兄会在适当的时候安排人插进来,目的是让燕子放下对我的戒备。

    我先带燕子去了本地的民间小吃街。热情的给她介绍小吃街的历史和食物,不时买些特色小吃给她。女孩子真是好哄,燕子吃的眉开眼笑,差点忘了要保持“香港口音”。

    天色渐渐暗了,也有点凉了,我带着燕子进了一家老字号酒楼。坐在二楼的露台上望着城市灯火,我俩惬意的喝着酒聊天。

    这时,旁边一桌呼啦来了一堆人,为首的刻意朝我瞄了一眼,我心中领会了七八分。

    “来来,喝汤。”我殷勤的给燕子盛汤,燕子用蹩脚的普通话道谢。

    “在这儿遇到老乡了,不容易啊!”旁边桌的一个中年男子突然站起来望着燕子。这男子和燕子对望了下,然后改用一口流利的粤语:“小姐是香港人?好巧我也是,我住深水湾那边,你呢?”

    燕子端着汤碗的手在空中僵住,从她出场,一直用蹩脚的普通话伪装身份,这下遇到个说母语的,反而傻眼了。

    我想起精通好几国语言的老头子,心里大道佩服。

    男子看燕子没说话,干脆一屁股坐到我们这桌:“小姐%¥#@*&……”讲了一堆鸟语。

    我看燕子要崩,赶紧出来打圆场:“这位先生,我们还不熟,不方便透露太多个人信息,还请您谅解。”

    说完我拉起燕子就走了,除了酒楼,燕子感激的看着我:“谢谢你啊,我确实跟陌生人不好讲什么。你也知道我家里的情况,还是安全第一。”

    我憋住笑:“小事情,是那个人太没分寸感了。”

    燕子如释重负的笑了,毕竟她刚才差点穿帮。老头子大师兄可以啊,还弄了个会讲粤语的来激燕子,老道老道!

    饭没吃成,我们去吃小吃。

    小吃摊挤满了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位置,我和燕子一屁股坐下,点了一堆东西。三五杯啤酒下肚,燕子脸色红润,更加好看了。

    这时一个醉汉歪歪斜斜的走过来,一脚踩在了燕子脚上,她疼的哇一声。我赶紧起身过去,醉汉扭头盯着燕子,眼神瘆人。

    “没……没想到咱们这地界,还有这样的美……人!”醉汉说着伸手要抓燕子的下巴。

    我一个巴掌过去,把那只咸猪手打开了!

    “你干嘛!”我护着燕子。

    “你……你小子是谁?”醉汉和我面对面的时候,我差点笑场。这不大师兄嘛!这打扮,够专业的!

    “你少在这儿耍流氓。”我转身拉起燕子要走。

    “诶……”大师兄身子一下横在我面前,咧着嘴笑。

    “英雄救美啊,这美人是我的,你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扑面而来的酒气,如果不是事先说好,我差点就信了!

    我一把推开大师兄,他本来就醉的跟滩泥似的,被我一推,整个人倒在了旁边桌上,桌上的啤酒碗筷摔了一地。

    眼看事情要闹大,我拉起燕子狂奔,在小巷子七拐八拐的消失了。

    “谢…谢谢你啊。”燕子上气不接下气。

    “没事儿。”我豪爽的一挥手。

    “你他妈在这儿?”我气还没喘匀呐,身后又是杀气满满的声音。我心里埋怨着大师兄,这追的也太紧了吧。让我俩跑掉,他自己赔点钱不就行了,还没完没了了!

    我没好气的回头,发现不对劲……

    说话的是个光头大汉,光着膀子,身上纹着大片的纹身,胸口一个勇字。身后还跟着几个人。这货是谁?也是大师兄派来的?

    “啊!”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后的燕子一声尖叫。

    我扭过头,发现燕子的脸色非常难看,眼神里全是恐惧。

    “别怕,有我在。”

    “你谁啊?能替她还钱?”光头逼近,凶狠的说。

    光头身后的几个人从巷子的另一头堵过来,把我俩围在了中间。

    “她欠你多少钱?”我掩饰着声音里的颤抖。

    “连本带利三十万!”

    这么多……我用眼神询问燕子,她垂头默认了。

    完了,这下栽了。反骗还没正式开始,就被这丫头带阴沟里了。

    我默默观察周围的环境,光头那帮人觉察到了,直接亮出了刀。

    敌多我寡,看来只能智取了!

    我故意装怂:“大哥,萍水相逢是缘分。这女人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她还欠我钱呢。您冤有头债有主,找她去!”

    光头一愣,我趁他和几个跟班懵逼的时刻,一把挪过身边最近一个人的刀,朝着光头脑瓜皮就是一刀。

    几个人都傻眼了,光头哎呦一声蹲在地上。我拉起燕子没命的往前跑。

    “给我追!卸那兔崽子一条腿!”光头的声音在巷子里回荡。

    来不及了,我让燕子先走,跑到大路上报警,两个人一起只有全挂。

    燕子犹豫了一下,我猛地一推她:“快去报警!”

    我转身迎着那帮人,手里的刀横在胸前。他们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我挥着刀一阵乱砍,身上还是挨了好几刀,钻心的疼。

    我必须在燕子回来之前坚持住!心里想着,我注意到旁边有一堆施工摆的做脚手架的竹子,一把推倒,高大的竹竿散落下来,砸在了几个混混的身上。

    这时候,街上响起了警笛的声音。

    “跑!跑!”光头在巷子那头捂着脑瓜大声吼着。

    我长舒一口气,才开始觉得身上钻心的疼。

    “你怎么样!”燕子跑在警察前面,扑到我面前。

    “没啥,就是胳膊上挨了两刀。”

    满是血的胳膊看着很吓人,燕子的手一直抖,眼泪往下掉。

    去医院处理完伤口,回警局录完口供,我俩出来的时候已经半夜两点了。

    经过这一折腾,燕子也不伪装了,用普通话跟我说:“先找个地方休息吧,你有伤在身。”

    到了酒店大堂一问,只剩一间套房一间大床房了。我身上剩的钱不多了,燕子看样子根本没钱,她沉默着不说话,我咬咬牙说:“开两间。”

    戏也演了,伤也受了,我不能因为这点儿蝇头小利前功尽弃。

    “抓大放小。”老爷子经常念叨我,要反人性而行事。

    如果这时候我表现的像个贪图美色的色狼,那只会影响整个计划!

    进了电梯,燕子低声说:“你是个好人,我对不起你。”

    我大度一笑,:“是个男人遇到这种事儿都会帮忙的,别在意。”

    看着燕子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故意视而不见。时机成熟时,自会有进展。

    “早点休息啊。”出了电梯,我跟燕子道晚安。

    回到房间我冲了个澡躺在床上,今天真是累劈了,那个光头说燕子连本带利欠他三十万,这丫头是借高利贷了?!我心中有些疑惑,翻来覆去睡不着。

    “咚咚咚。”这么晚了,会是谁。

    我起身从猫眼里往外看,燕子!

    打开门,燕子一脸不安。

    “燕子,有事吗?”

    “我……我有话对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