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初露端倪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2本章字数:2372字

    上回被女老板骂个狗血临头后,我跟老头子说了她那个“老公”的事情。老头子眉头一皱:“不对啊,她还有个老公?那看来这主儿不是一般人,能藏这么深!”

    几天后,老头子给我打电话:“你这老板,绝对是人精,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她的老公是咱们本市一个高官!这女的只接近有权有势的男人,不可轻敌!”

    我想起她的最后通牒:“这个月再吸纳三单新客户。”心里一凉。

    接下来的几天,每次电话响起,我立马精神抖擞。

    因为我兼职还过试用期,等级太低,所以只能接打进公司的咨询电话。

    “您好,这里是聚金所。有什么可以帮您?”

    “诶,你们连续两次给我推荐的股票都不错啊!”对方很激动。

    “我们是专业股票咨询机构。”

    “嗯嗯,三次都中了!赚了不少!不错不错。”

    这是个进网的客户,已经过了最初的徘徊期和观望期,现在进入了收网期。

    “还有那支股票值得买?”男子已经上瘾。

    “先生,我们的免费服务,最多只有三次。毕竟我们不是做慈善的,接下来,如果您还想一路赚下去,就需要付费了哦。”

    对方明显顿了一顿。

    “多少钱?”还挺警觉。

    “初步入门级会员是18888。”

    “嘟……”

    我类个擦!还真有这种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气死我了。

    我郁闷的抬起头,发现女老板正从办公室的玻璃窗里往我这边看,耳朵上带着耳机。

    我赶紧埋下头,这回总不能赖我了吧,遇上这铁公鸡客户,谁也没辙啊。

    “叮铃铃。”我赶紧抓起电话。

    “聚金所吗?我要入会员!”

    这……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还有这么省心的生意。

    我偷偷瞄向女老板的办公室,她正带着耳机,死死的盯着我。

    “好的,先生。请说下您的身份证号码。”

    男人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接报出了自己的个人信息。

    “先生,您对我们的业务模式了解吗?我可以给您做介绍。”

    “不用不用,我了解的很。前几次你们的推荐太准了,谢谢啊!我现在转账过去。”

    这回轮到我懵逼了……这,是傻子吗?

    奇了怪了,什么魔力能让这人这么相信,毫无戒备的就把自己的信息和钱给我呢?

    成了一单,我仰起头看老板办公室的情况,那个凶婆娘也看见了我,四目相对,她得意的笑了一下。

    下班了,几个客服的同事说一起去聚餐,吃火锅。

    似乎对工作很厌倦,聚餐上没有一个人说起公司的事情。我只好假装新人不懂,请教大家。

    “我今天遇到个客人特别奇怪,他上来就说自己要入会员。然后很爽快的把身份证号码给我了,一会儿钱也转过来了。”

    “这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我故意骂骂咧咧。

    另外几个客服,虽然跟我一个等级,但都比我入行早。他们神秘的笑笑,不说话。

    越发奇怪了……

    “你们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吗?”我锲而不舍。

    “这很正常,你待久了就知道了。”我们这组的小组长超哥说。

    另外几个人朝我挤眉弄眼的:“还说什么工作?来喝酒!”

    没问出个所以,我很是郁闷,连着灌了好几瓶啤酒。

    散场后,我胃里涌的难受,打算走路回家。

    路过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这不是那个凶婆娘吗?我的老板!

    这个凶婆娘,不回家来酒店干嘛?

    我赶忙躲到酒店门口的柱子后,往里看。

    这个女人今晚穿了一件晚装连衣裙,整个背都露出来了。嘴唇上涂了超级红的口红,跟刚吃完孩子似的,脚下蹬着一双恨天高,足足有十五厘米,但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很娇小,才到她的肩膀,极不和谐。

    我觉得很怪异,但又说不出所以,赶忙拿手机拍下了她和那个男人的照片。

    然后,直接打车去了老头子那里。

    “师傅,这公司太奇怪了,不知道给客户下了什么迷魂药。我今天碰到一个傻子!”

    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老头子依然是那张万年不变的面瘫脸。

    他倒了盅茶,喝了一口,淡淡地说,“我们来看录像片。”

    我彻底懵了……老头子这是耳聋了?失心疯?

    电视上播放出的是英国的赌马纪录片。

    英国人爱赌马由来已久,民众可以说十分狂热。

    纪录片介绍了英国皇家赛马会设立于1711年,一直是世界上最豪华,最奢侈的赛马活动。

    记录片里英国皇室频频出席,这项赛事可以说是英国上流社交圈的大事。从普通平民到皇室贵族都会在这天大肆庆祝,穿上华服。

    比赛前,会有人专门把马匹“拉出来溜溜”,大有炫耀贴之感。观众可以在这个草坪展示区域内观察马匹,选中自己中意的马,决定是否要下注。

    发展到近代,在赛马场会有一块大屏幕,大屏幕之下有很多的下注结算的地方,都搭着小帐篷。无数个小帐篷散布在赛马场四周,人们可以现金结算。

    下注后回到马场观看比赛,结果出来后,赢的人可以回到最初下注的地方拿钱。

    这纪录片做的很精致,连参加赛马的服饰都分门别类的介绍。

    画面一转,成了香港澳门的赛马比赛。

    这回讲的更细了,彩池,马经,骑师,投注,马票……看得我都入迷了!

    这时候老头子突然关了电视,我疑惑的看着他。

    “知道赌马是怎么回事了吧?”

    “嗯,大概明白了。”

    “你不是总问我,聚金所这家公司是怎么操作的?就是从这赌马来的。”

    我仔细回忆刚才看过的画面,没有哪个环节有问题啊?

    老头子笑笑:“朝阳产业,带动的是一连串产业的兴起。就像蝴蝶效应,拍一拍翅膀,整个世界都不一样了。”

    我一脸崇拜望着老头子,听的毕恭毕敬。

    “这赌马肯定有人总能赌中,就会发财,就有人眼红。眼红的人自己试了很多次也没中,就可以出现“大师”、“预言家”来帮助他们实现。”

    我似懂非懂:“就像这家公司,总是能帮助客户选对股票,连续几天的涨停板?”

    老头子点点头,笑了下。

    “你已经有点开窍了,是这个意思。”

    我兴奋的追问:“那他们怎么知道哪个股票涨啊?”

    老头子扫我一眼,“今天你先回吧,一下说多了,你也消化不良。”

    我气的差点骂娘!但看老头子的意思,也不好多说,起身准备走。

    突然想起来今晚在酒店门口看到的女老板和一个神秘男子,我把照片给老头子看。

    “嗯,非常好!”老头子拍拍我肩膀。

    “你这个线索很重要,可以在以后,成为咱们的一颗生死棋!”

    我喜出望外:“真的啊,我就觉得她跟这男的有问题。她穿那么夸张,大半夜的不回家,绝对有猫腻!”

    老头子拿手中的折扇敲了下我的脑袋:“一夸尾巴就翘,啥时候能改掉这个毛病!”

    我嘿嘿一笑,离开了老头子的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