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风光的背后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3本章字数:2467字

    明白了这赌马骗局的核心原理后,我终于不再雾里看花了。

    我和混熟的“客户收集组”的同事闲聊,故意套话:“咱们买一万人数据,用一次就废啦?”我故意一脸惋惜。

    “too simple,too naive了吧。”那小子笑笑。

    “推荐错了又如何?大不了换个电话,用新的名义推荐。”他说的轻而易举,像过家家似的。

    “还拿买来的一万精准客户举例子,在客服的持续电话轰炸下,7次预测后剩余的78人就算一半上套,也依然有差不多40人会乖乖把钱掏出来任你宰割。”

    “股票有风险,入市需谨慎。这就像烟盒子上那行小字一样。那么多吸烟挂的人,有一个会去告烟草公司吗?“他十分笃定。

    “就算客户之后赔个精光,那也没有半点怨言好说。不断买入资料,不断吸收资金。适当的时候蒸发卷钱跑路。也算是金融诈骗里的常见套路了。“

    我心里暗暗骂道:“妹的,你良心让狗吃了?!“

    “那怎么计算几轮后会剩下多少人?“我继续追问。

    “如果按照对半开的预测。每次淘汰一半的人。统计出总人数后,用总人数除以2的N次方。得出的结果就N次筛选出的人数。

    比如上面的10000人。筛选五次后。2的五次方,是32 ,10000/32,是312.5 。”

    “这对半开的概率,没那么容易碰到吧。我皱眉。”

    “巧合其实没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巧。就好象上学时有人说过,每个班级里几乎都能发现一对同年同月同日生的人。对半开概率的事,也就是2的10次方,是1024 ”

    “一千人里出现个10次连对的人一点也不奇怪。一万人总有那么10个左右能10次连对的人。说是运气也不是运气。”

    “哈哈哈,是啊,这种算是必然概率,没那么宿命。”

    “你小子,还挺勤学好问的啊。”他盯着我,我赶忙打哈哈:“哈哈,总是有客户问这问那的,我自己心里要是没个底,怕答错哈哈!”

    我回到位置上,耳朵竖着听其他大客组的销售忽悠,突然肩膀被猛拍了一下。

    “就你吧,快跟上!”

    “啊?”

    我正懵逼呢,肩膀又挨了一下。范丽那个母夜叉,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电脑,手上拎着一个类似工具箱的东西,急吼吼的往外走,扭头看我没动,一声怒吼,吓得我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来了来了。”我赶紧小跑过去,跟着母夜叉出了办公楼。

    到楼下,发现门口停着一辆宾利。母夜叉拉开宾利车门,坐了进去,我也跟着往里挪屁股,被母夜叉一个巴掌呼了出来。

    “想啥呢?你坐后面那辆!”

    我往后面一看,一辆雅阁停在宾利后面,赶紧钻了上去。

    车里除了我,还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女生,一脸青涩。

    “你…你好。”看见美女有点紧张。

    “你好。”姑娘倒是很大方。

    “你也是我们公司的吗?”

    “我是化妆师。”姑娘笑着摇头。

    化妆师?这是什么配置?这公司还要玩易容不成……

    路上没多话,车子在半个小时候,居然开进了省电视台。

    下车后我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看哪里都新奇。

    化妆师姑娘看我的怂样,捂着嘴笑。

    “嘿嘿,我头一回来省电视台。看样子你经常来啊!”

    她一脸平静的说:“嗯,我是你们方总的御用化妆师,她每次出席媒体或者有采访,都是我跟。”

    “这个女老板有两下子啊!骗子还立起牌坊来了,还挺注重形象!”我心里嘀咕着。

    果然,我看见母夜叉从那辆宾利里下来,撑开一把遮阳伞,低头哈腰的用手挡住车门框,女老板从里面出来了。

    怪不得……这是老板专用车,我这种小虾米只配坐后面那辆了。

    母夜叉看见我傻站着,黑脸一横,示意我过去。

    我灰溜溜跑到她跟前,她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的塞进了我的怀里。

    “拿好了,一会儿采访要用的。”

    靠……原来母夜叉就是缺个跟班儿下手,看见我就把我拎过来了。

    我心里忿忿着,也不好说什么。

    跟在女老板和母夜叉后面,我们一行四人进了电视台的大楼。

    电梯在四楼有演播厅停下了,一出电梯,有个工作人员已经候在门口。

    “方总,欢迎欢迎!”工作人员满脸堆笑。

    女老板微微点头,那气势……跟英国女王似的!我跟在后面,也对工作人员笑笑。

    我们径直去了化妆师,随行的姑娘打开工具箱开始给女老板化妆。

    母夜叉带着我去前面演播厅试放PPT,检查是否有卡顿。我看着演播厅的背景大屏幕上《经济说说》,赫然几个大字。

    不对啊!这女老板公司是行骗江湖的,怎么还上电视,走起正规军的路子了?

    正发着呆,母夜叉让我坐到采访位上试光。

    我第一次坐在这样的位置,心里亢奋不行,左看右看。

    “行了,下来吧。”真扫兴……

    准备了大概二十分钟后,节目开始了。

    我和母夜叉,化妆师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女老板接受采访。跟她一起上节目的,还有一个金融圈子里小有名气的教授。

    这教授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啊!我差点叫出声来。他就是那天老头子请到家里一起吃饭的教授!

    我想起老头子的话:“你这个女老板,不是一般人,身边有大把有权有势的人罩着。”

    还真是……能和那位教授先生一起上节目,她的手腕可见一斑。

    主持人抛出一些专业问题,基本由教授回答。一些简单的大众问题,和广告时间,都分配给女老板。

    这是给钱了吧!借着专业人士的光环抬高自己,给她的骗子公司做背书!

    采访结束了,我跑去总控台拿电脑,刚好教授下了演播室从旁边经过。

    我目光炯炯的盯着他,他也注意到了我,稍微一怔,朝我点了点头。

    趁着母夜叉她们还没过来,我跑到教授身边。

    “您好,上次我们在师傅家见过。”

    教授微微一笑,点头不语。

    “您怎么参加这个节目啊,她……”我朝女老板那边看,满眼嫌弃。

    教授爽朗一笑:“孩子,这世界不是非黑即白,人要学会在灰色地带里生存。”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女老板有应酬独自坐宾利走了。

    留下我和母夜叉,她打了个车,让我坐前面。这个非洲怪物,这点路费都想坑下属。我很是不爽。

    不行,不能白被宰,我偷偷的打开了手机录音,放在我和母夜叉座位中间。

    “范丽姐,我听主持人介绍说和方总一起参加节目的是知名经济学教授啊。”

    “嗯.”母夜叉从鼻子里憋出一个字。

    “咱们公司不是……怎么能上这种节目啊?”我满脸堆笑。

    母夜叉看我一眼,高傲地说:“我们对股市贡献很大的好吧!”

    我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可是这样不怕有人查我们吗?”我问。

    “查我们什么,合同都是正规的,一切合法经营啊!他们还得感谢我们活跃股市呢!现在这种市况下,我们所影响的力量已经成为市场的主力。你看到盘中那些‘火箭发射 ’的股票,那不是庄家炒作,都是我们发信息让人抬轿拉的!”母夜叉忘乎所以的说着。

    我悄悄按下录音结束键,心里一阵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