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我和销售冠军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3本章字数:2384字

    工位坐到王建刚旁边后,我天天盯着那小子,准备比葫芦画瓢。

    结果观察了他一周,妹的居然有点佩服他……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话真是金玉良言。王建刚这小子,别看其貌不扬的,但是非常用功。他对人的心理,对自己的伪装,做到了滴水不漏。

    王建刚向来很珍惜自己的体力,他不像办公室其他话务员,天天电话从早到到晚,他从一个股市小白,硬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天天学习股市分析,补充股市基础,看走向,变得比一般业务员专业知识扎实的多!所以他出手的时候,大多十拿九稳。

    这天一开盘,股市一片哀嚎,这种大落的情况很少遇见,办公室里死气沉沉的,王建刚却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兴奋的抱着电话打个不停。

    大概连续打了二十个电话后,他终于消停了会儿,我凑上去问:“王哥,怎么大家都休息,你倒是忙活起来了?”

    王建刚嘿嘿一笑,这小子就这点儿好,从来不藏着掖着,挺乐于分享。

    “你不把别人当傻子,别人就不把你当傻子。”我听的一头雾水。

    “咱先不说收不收费用,所谓的指导股票的买卖从逻辑上就行不通啊!如果你是主力,你想想,主力用真金白银来做庄股票,上亿元或更多钱的投入,在建仓拉起时都害怕让人知道的,恨不得藏起来操作,因为这样就吸不到筹码。如果满大街告诉你,不是相当于白送你钱吗?“

    王建刚说的吐沫横飞,我能感觉出他发自的激动。

    “只有在要出货时才能放出各种的利好或是利用一些简单的技术指票,但这不是什么压倒性技术。只要大多数人都看明白,那就是错误的,庄家大多数都是和散客户做相反的。如果不知道主力的行踪,单凭自己判断的准确,完全可以采取账户管理制或者发行阳光化私募的方式,以陌生的电话方式推介股票的方式就变成了瞎猜骗钱的行为!这个悖论是可以非常明确判断出来的!”

    我被王建刚给吓住了……倒不是他说的理论多高深,而是他的气概很……大义凛然!对,就是这种感觉,我第一次觉得,他并不属于这家公司,他的内心深处一定有什么更火热的东西。

    晚上下班,我约王建刚去喝酒,他推辞了半天,好像平时这人比较喜欢独来独往,不爱和人聚堆。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他终于答应了。

    我们找了家烧烤大排档,几瓶啤酒下去,两个人都有点找不着北。

    “我跟你说……”王建刚舌头有点打结。

    “你就回学校去,好好的学习,将来一定要考个好大学!”

    这话太让我意外了,我盯着他:“王哥,你没事吧?”

    王建刚摆摆手,“真的,你要相信我。”他说完两眼通红的盯着酒瓶子,胸口一起一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不懂,你还小。不要在这里瞎几把混,混不出个名堂的。”

    王建刚一把拿过酒瓶子,仰脖咕咚咕咚的灌下去半瓶。

    “哥,你喝多了。”我抬手要去夺酒瓶子,被他一巴掌打下去。

    “真的,听我的。你明天就辞职。”

    我语塞,面对王建刚真诚的眼神,心里有些异样。

    “不是,哥,我做这个挺好的,还能给大学攒攒学费。”

    王建刚一愣,一下抓住我的肩膀,满嘴的酒气扑面而来。

    “真的吗?”

    “嗯。”

    王建刚抱住自己的脑袋,揪着头发,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哥,你咋了……”我被吓住了。

    过了许久,王建刚把头扬起来:“兄弟你知道吗?我当时考了全村第一名。”

    我愕然。

    “我一直是全村学习最好的,但是家里情况不好。我妈在我小时候就离家出走,不要我们爷俩了。我爸身体一直不好,但坚持着供我上学。”

    他尽量克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却像断了线一样的滚落。

    “高三那年,本来我爸已经攒够供我上大学的钱了,可是一次他干活的时候……从房梁上摔了下来。”

    王建刚用手摩挲着酒瓶,“就是这样,一切都不一样了。”

    “所以,王哥,你出来打工了?”

    “嗯.我把我爸也接来了,城市的医疗条件还是好很多。”

    我沉默,以前我有点讨厌这个人,总觉得他自视过高,一副鹤立鸡群的感觉,没想到这人还是个苦出身……

    “那王哥,你为啥来了这家公司啊?”

    王建刚平静了许多,看着我苦笑一下,憋出三个字:“来钱快。”

    “其实我刚来一周的时候,就发现这是个骗局。”

    “但是,没办法,我需要钱。”他垂下头。

    “你不一样。”他突然两眼炯炯的看着我。

    “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你不能在这里浪费大好年华!”

    其实,我挺不忍心骗他的,但没办法,要想最终把这家骗子公司扳倒,必须做点不得已的事情!

    “王哥,我也不想来。但是我家里情况也不太好。”我故意一脸忧郁。

    “爸妈都是下岗工人,就自己做点小生意,勉强糊口。我要是赚不来上大学的钱,那就得高中毕业后出来打工。”

    这番话果然起了作用,王建刚以为我俩身世相仿,一脸悲痛。

    “兄弟,别着急。业绩的事儿哥带你!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抬起头,看着王建刚一脸认真,赶紧答应。

    “你说吧,王哥,什么事?”

    “赚够学费,你就回学校专心学校,将来考个好大学!”

    “嗯!”

    跟王建刚分开后,我心里像堵了什么似的。

    我撒谎了,这个谎言可以让我尽快业务上手,业绩攀高夺得女老板的瞩目。可是王建刚真诚的样子,和善良,还有他心中永远的遗憾,让我心里难受的不行。

    第二天我早早的到了公司,带了两份早餐,把早餐放到了王建刚的办公桌上。他来后微微一笑,算是谢过。

    今天股市行情又是衰到底,王建刚再次特立独行的狂打电话。

    午休的时候,他道破了其中的原因:“咱们做这行,最怕对方有经验,真懂股市。更怕对方是个高手,心理素质过硬。所以,在股市大起大落的时候,就是人心惶惶的时候,这时候出手,胜算更多。”

    “哦……”我明白了,骗子说到底比的是心理,找准客户的薄弱时刻很是关键。

    “我倒是也有客户愿意进群的,但是后面都没动静了。”我困惑的问。

    “傻小子,造势很关键!”王建刚神秘一笑。

    “你得让他以为自己真进了一个高手如云,都是专家的群,捡了个大便宜,弄的专业点,云里雾里的才行!”

    王建刚说着掏出手机:“你看看我的群。”

    王建刚这个专家群里,多人同时用好多号,都在刷昨天按照提示赚了多少,今天又那个涨停,还有很多的截图证据!

    “这截图……”

    “我自己P的。”他得意的挤眼。

    “人才啊!”

    明显感觉到,上次跟王建刚交心后,这小子对我亲近了许多,愿意跟我分享他的Top sals 秘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