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清凉寺惊魂夜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6:43本章字数:2556字

    周末的团建如约而至,每个人都很兴奋。女老板一改往日恨天高血红唇的打扮,一身运动装清爽的出现在集合点。

    “我宣布,咱们两天一晚的清凉寺团建,正式开始!”在女老板的带动下,气氛热闹非凡。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到了离市区二十多公里的清凉寺。

    这个景点我也是第一次来,古朴别致的古寺院和山间沁心凉的泉水清新惬意。

    分了房间,我和王建刚一个房。女老板独自住在山顶的豪华套间里,太棒了,这正是我想要的!

    下午是团队活动,大家一起爬了山,玩了些项目。山里的时间快,天色很早就黑了。

    我暗暗高兴,下手的机会就要来了……

    晚上一群人在寺院外烧烤,将近十一点,女老板告辞大家先回房休息。见她走开,我也找了个借口回房睡觉。其实是去联系大师兄他们。

    “大师兄,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你师兄办事,还不放心啊!”大师兄一贯的贫嘴。

    “确定不会闹出事儿吧?”我还是担心。

    “放心放心,本来就是没毒的种,还把牙给拔了!”大师兄不耐烦。

    “那你找人把她引出来吧!”

    “交你师兄手上!”

    我悄悄的从房间里出来,绕道山顶处的豪华套间附近假装散步。

    一阵清幽的诵经声传来,伴着阵阵焚香的气息。

    这大师兄,做戏还真是做全套!我觉得好笑。

    果然,不一会儿女老板就听到了动静,推开房门查看。

    “咦,这位师傅,你怎么独自一个人在这里诵经?”

    大师兄没回话,依旧垂目念经。

    女老板走出房间,径直蹲在大师兄面前,:“小师傅,你怎么在我门口念经啊……这多不吉利。”

    大师兄缓缓睁开眼,故作神秘的说:“女施主,我念经是来度你啊。”

    女老板听的脸色大变,“你这破和尚怎么说话呢?”

    “女施主印堂发黑,怕不是,最近会有血光之灾……”

    我在暗处听的差点笑出声,这大师兄戏真多。让他去做诱饵,还真和尚上身了!

    “女施主,您这房子不好,充满了戾气。”

    女老板一听,吓得抬起的脚又放下了。毕竟是生意人,而且她平时没少做亏心事,心里还是犯怵……

    女老板刚要问个究竟,大师兄站起身,往山深处走去。

    我在暗处看的清楚女老板脸上的阴晴明暗。她左瞅瞅右瞅瞅这房子,是清凉寺这景区最豪华的套房,脸上满是狐疑。

    果然,她没有回屋!而是往山深处寺庙的方向走去。

    我悄悄跟了过去,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

    深夜的清凉寺,安静的一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出家之人睡得早,寺院里的灯火暗了下去,偶尔能听到山间动物的声音。

    女老板循着大师兄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彻底走出了景区,来到了景区和寺院中间的一段没有灯的地带。

    五、四、三、二、一…我在心里默数。

    突然,一伙人从黑暗里窜了出来,一下子用麻袋套住女老板的头,手脚麻利的把刚叫喊了一声的女老板的嘴堵上,扛起来往一处民房走去。

    我快步跟了上去。

    女老板在大块头的肩上不停的挣扎,可惜嘴被死死的堵住,发不出声。

    一行人到了早已踩好点的废旧作坊,把女老板扔下后,装模作样的恐吓。

    “听说你身家过亿啊。”

    “呜呜呜……”女老板拼命摇头,手脚被死死的绑住。

    大师兄过去一把拉掉了女老板口中的破布。

    “兄弟们只谋财,对你的狗命没兴趣。”

    几个大块头哄堂大笑。

    “方总,你不表示表示?”

    女老板警惕的看着几个人,:“你们要干什么?”

    “方总给兄弟们一点零花钱?”大师兄做了个数钱的动作,俯下身捏住女老板的下巴。

    “我不是什么富豪,那都是社会上瞎传的!”这女的果然不一般,依然牙关紧闭。

    “哼!你那什么股票咨询公司,听说月流水都有上千万!还装什么蒜?”

    “我那公司看着风光,但是成本非常高,根本就落不下几个钱。”

    大师兄被她弄烦了,这女人答得一套一套的,要不是亲耳听到,我还以为是背好的词儿!

    “不说是吧?那你就等着在这山里烂了吧!”大师兄恶狠狠的说,捡起地上的破布使劲儿往女老板嘴里塞去,重新套上麻袋,然后带着一众人摔门而去。

    临走前,还留了一句:“方总,听说这林子里蛇多,我们明早再来看你,你好好保重,别被蛇吃了!哈哈哈!”

    女老板真不是吃素的,她头被麻袋套住,手脚被绑,依然想办法挪到一个废旧的铁皮桶前,一下一下的用脚踢桶,发出“咚咚”的声音。

    按理说,这荒郊野岭鸟不拉屎的地方,就算她把桶踢破,也没人能听见。

    我整理下思绪,故意在作坊外弄出很大的动静。

    “呜…呜呜呜!”女老板显然听到了,使劲儿踢铁桶。

    “谁?谁在那?”我故意颤抖着声音问。

    也难怪,这荒郊野岭的,突然夜里发出这种怪异的声音,是个人都得吓尿裤子。

    女老板使劲儿求救,感觉声音里带着哭腔。

    我蹑手蹑脚的推开作坊的门,“啊!”假装吓得大叫。

    女老板循着我的声音,扭过身体,拼命的挣扎。

    “方总?”我疑惑的小声问。

    “呜呜呜呜!”女老板使劲儿的在麻袋里点头。

    我赶快冲到她面前,一把掀开麻袋,女老板看见是我喜出望外,差点哭出来。

    我把她口中的破布拿掉。“方总,您怎么在这儿啊?”

    “我应该被人算计了,他们知道我在这里团建。”

    “额……我看公司挺多人发朋友圈了。里面有咱们的大合照,估计被什么人惦记上了。”我恼怒的说。

    “唉。先帮我解开!”

    “好!光顾着说话了,我的天,这帮人下手够重的!”

    大师兄这绑的也太夸张了……女老板的手腕和脚踝生生被勒出了血痕。

    “方总,你没事吧?要不要报警?”

    女老板一听说报警,连忙摆手:“不要,这帮人在暗处,我在明处。报警了吃亏的还是我!”

    呵!这理由,够冠冕堂皇的。

    “可是他们如果是奔着你的财去的,那不会就此放过你吧?”

    女老板揉着血痕斑斑的手腕:“那也不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哦。”我只好作罢。

    “对了!咱们快离开这里。”女老板好像想起了什么惊恐万分。

    “他们说这里……这里有蛇!”

    大师兄这招真管用,女老板被几个彪形大汉绑架都没这么神色惊恐。

    “哦,应该是。这里以前是一片竹林,现在虽说竹子少了很多,但是这清凉寺出了名的蛇多。”

    “那快走吧!”女老板也顾不上她的老总威仪,拽着我的胳膊往外冲。

    我打开手机手电筒,女老板紧紧的拽着我的胳膊,生怕我跑了似的。

    她心惊胆战的踩在这片原始的土地上,不住的四处张望。

    “啊!”我被她吓得倒是一哆嗦……

    “你…你看那个…是……是啥啊!”

    我顺着女老板的手指方向,哇靠!大师兄不是说就吓唬吓唬她嘛,从哪里搞这么壮一条蛇!

    “别怕,方总。”我咽了口吐沫,腿肚子有点抽筋。

    “没事,你跟着我,它不会主动攻击咱们的。”

    女老板已经吓得说不出话了,就知道点头,长指甲深深抓紧我的肉里。不过我也顾不上疼了,虽说大师兄提前说好没毒的蛇,牙还给拔了,但这家伙阴森森的,看着着实吓人。

    “方总,跟好我,我们从这边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