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报复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2本章字数:2088字

    我当时就觉得南宫离这个逼装大了,我就寻思这还不得打起来啊!

    果然,老太太一看有人敢折了香火,当场就不干了,嗷唠喊了一嗓子:“都还愣个啥呢,把他俩给我轰出去!”

    一听老太太发号施令,那家人男的女的加起来能有七八个吧,上来就和我俩厮吧了起来。

    我是个靠笔杆子吃饭的人,本来就没干过架,让人挠了个花脸猫。

    南宫离更惨,我之前还以为他有两下子,结果让人家那几个男的揪住头发一顿扁踹。

    就这么的,我俩让人家给愣生生打了出来!

    没招,眼看着天要下黑了,只能先回县城找个旅店住下。

    回去的这一路上,我有些埋怨南宫离,毕竟挨了打我心里也不舒服不是。

    南宫离非但是没有一点悔悟的意思,反倒是瞪着俩眼珠子跟我嚷嚷:“敢跟我动手,等着吧,我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们,不就山里的白家吗,狂个鸡子!”

    我听得有点迷糊,问他:“山里哪个白家?你丫让人打杀了开始说胡话了啊!”

    “别管了,你不懂。”他把头拧向窗外,还捋了一把那扎得跟个鸡窝似的头发。

    我也懒得搭理他了,琢磨着救秀秀这事儿还得去报官才行,毕竟现在乡村也正在严打封建迷信。

    所以我是连夜整理了一大堆的材料,准备第二天一早去派出所的,可弄到了半夜,南宫离抽冷子说让我跟他上那家去一趟。

    我当然不同意,可拧不过他,他还说这事儿是我求他来救秀秀的,所以真遇上事了我不能躲。

    我也总不能让人挑了理不是,就硬着头皮跟他去了。

    走了能有四五公里,才从县城摸黑到了那家,院子里虽然熄了灯了,但哭声是此起彼伏的往外蹦,渗人得不行。

    当时我就有点怂了,劝南宫离别惹事儿,回去算了。

    可南宫离却像是没听见我说话似的,在离那家不远的一棵树底下挖了个坑,在坑底下扔了一根沾着符纸的吊绳,然后拿出了根针,说啥要扎我手指头放血。

    “大哥你到底想干啥呀,你扎我有啥用?”我直往后背手,一个劲儿地问他。

    南宫离甩了我个白眼:“跟你借点血用用,你看你磨磨唧唧那样。”

    “那你的血就不行?非得用我的?”我是真想不明白这闹得是哪一出,说啥也不同意。

    后来南宫离急了,说出了缘由。

    “曹飞,我给你算过,你这命格不在五行当中,数缺命,所以你的血管用!”

    我一听愣了,因为缺命这个词我以前听别的大师讲过,那是百万里挑一的命格,说白话点就是我这命在阎王的生死簿上没有记载!

    正出神的功夫,我就感觉到手指头一疼,我才回过神来,就看见南宫离已经把我食指的手指肚扎破,往出挤血呢。

    等我的血滴到那符纸上,南宫离才把坑埋了,还跟我说:“瞧好吧你就,明天一早那家人得跪着给我赔罪来。”

    我是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反正我已经把通阴婚这事儿准备报官了。

    回到县城旅馆里,我就问他关于缺命的事儿,南宫离是死活都不肯说,气得我干脆也不问了,自己百度,却怎么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一早,跟杂志社的领导电话汇报了下情况,我就带着整理好的资料准备去派出所报案了,这南宫离也没有一丁点要拉着我的意思。

    可我刚一出门,我就看到一辆奥迪小轿车堵在了旅馆的门口,车跟前还站着个人,我一瞅很是面熟,这才回忆起这人不正是昨天,打我和南宫离那家人的其中一个吗。

    人生地不熟的,我当时就以为,这是又追过来揍我们来了,所以下意识地就喊南宫离出来。

    可能是我声音有些焦急还夹杂着些许的颤抖,所以南宫离也是没磨蹭,一个闪身就从旅店里头钻了出来。

    那人一看南宫离出来了,没有二话,噗通一声就跪到在了地上,冲着南宫离直磕头,完事还一边抽自己嘴巴子,一边道歉:“大师您大人大量,您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这一幕可给我整蒙了,可南宫离却一副意料之中的模样:“咋怂了?昨天不还挺牛逼的吗?”

    那人那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赶紧说道:“那个秀秀我们一早上就给送回去了,堂子也都给撤了,您看您能不能屈尊上咱家去一趟把事儿给解喽?”

    “解喽?”南宫离反问了一声:“你家姓白的那老太太呢,你让她亲自来跟我说!”

    说完这话,南宫离拉着我就要回旅馆,那人一把抱住了南宫离的大腿在地上赖着:“大师,白家太奶他快不行了,她实在是过不来了!我求您了!”

    说着话,那人从兜里掏出两根金条,明晃晃地亮在我和南宫离的眼么前。

    卧槽,那可是金条哇,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金条,那是我头一回见。

    看到金条南宫离迟疑了一下,冲我使了个眼色,我顿时想起来,南宫离说不能用手接钱的茬,赶忙伸手把那两块金条给接了过来。

    “这还差不多,给你家去个电话吧,告诉他们昨天都谁动手了在门口给我跪成一排,还反了你们了!”

    那人一听有口,赶忙连声答应,把我和南宫离恭恭敬敬地请上了车。

    路上我听那人给家里去了电话,听明白了个大概,说的是昨天后半夜矿山就出事儿了,他家有人让矿山崩塌给埋到里头了。

    还说姓白的那老太太本来想去矿山看看咋回事,刚一迈出门就整个人躺在地上直抽搐。

    听到这些,我下意识地将目光对准了南宫离,我看他一脸得意的样子,再次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难道真的是因为昨晚上埋下的那根吊绳?

    这也太悬乎了吧!

    正想着,车就快开到地方了,离着老远我就看见他们家昨天动手打我和南宫离的那些人,挨着个的在门口跪成了一排。

    其中男的还光着膀子身上背着荆条。女的把头磕到地上,连抬都不敢抬一下子。

    我再一瞅昨天那棵埋了根吊绳的树,树杈子上竟然上挂着一只雪白的狐狸,在那棵树上上吊,给自己吊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