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嘴里没好话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2175字

    那人看了看我,然后长出了一口气:“我跟你明说吧,缺命之人在我们风水相术界的存在,就相当于唐三藏在西游记里的存在,我们通常叫这种人为灵媒!”

    “灵媒是啥?”我挠着头发问他。

    “灵媒这东西太飘渺了,我也说不清楚,给你打个比方吧,就比如你之前被那个朋友借命救人,其实借的就是你的命,又因为你缺命的命格,所以不会耗损阳寿。”

    说到这,那人顿了一下,仿佛在思考着用什么样的比喻来让我能明白,才继续说道:“再比如说,你朋友为对付姓白的老太太,设法用了你的血,他的这个法也就生效了,才招致九命狐去那棵树上吊死,如果是普通人的血那效果却太慢了。”

    听到这,我有一丝顿悟的意思,然后怔怔地看向他:“那.......那你找上我,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我领导如此反常的约我过来,但我相信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吧!”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我得把我想知道的都问清楚,就算是我隐隐猜到一些,可死也总得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那人听了我的问话,没有显示出丝毫要撕下面具的意思,反而是咧嘴笑了笑,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你不要这么紧张,也不用对我有太强的敌意,我的出现就将改变你的命运。所谓缺命之人,不在五行中,不受阴阳管,所以你会遇到很多很多离奇诡异,和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你很可能在这些超自然现象当中殒命。”

    我相信他应该没有蒙我,我下意识地问他:“那该怎么办?”

    那人却不着急回答我,而是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钟,很古老的那种,上面刻满了经文,一看就不是凡物。

    然后他才神秘兮兮地说道:“这个是养魂钟,它可以在你最关键的时刻抽走你的一魂,保你一命,遇到了我也算是你的造化了。”

    我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尽管我从他手里接过了这个养魂钟,但我没把它往兜里揣,而是狐疑地问他:“你总不会平白无故地送我这个宝贝吧,你要在我身上得到什么,你可以直说。”

    “文化人果然是不一样,聪明。”他夸了我一句,才给我说道:“其实呢,我是个东北先生,给人算命无数,泄漏的天机太多,所以想取你三滴血,给自己的劫数算上一卦。”

    我之前就听说过,算命先生能算尽天下事,而唯独不能给自己算,难道说用了我这缺命之人的血,就能给自己算卦了吗?

    那如此说来,我得血还真的挺值钱呐!

    我没有犹豫答应了他,毕竟这对我来说也就是吃两个鸡蛋就能补回来的事儿。

    只不过他取血的方式和南宫离不太一样,南宫离是拿针扎,而他则是拿卦签在我身上扎了三处,然后他把卦签收好就撤了。

    我离开的时候,领导正在酣睡,我想应该是中了那人什么迷惑的手段吧。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班,领导还是那个领导,对凌晨约谈我的事儿只字未提。

    反倒是我,虽然有了养魂钟,知道它能在危机关头救我一命,但我却前所未有的忐忑不安起来,因为我无时不刻地在提心吊胆的等着,那所谓的离奇诡异超自然现象的出现。

    时间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去了,直到南宫离再一次的出现。

    那天是他主动约的我,说晚上有个开发商项目的奠基仪式,理由还是让我过去收钱,他不方便。

    见了面,我是特么一点儿都没客气,揪住他的衣领给他好顿训。

    其实借命那事儿我心里挺不是个滋味儿的,南宫离之前说的还人情,也是借命的事儿。

    我不知道也就罢了,毕竟对我没什么太大的伤害,顶多也就是病了一场,但如今让我知道了,我自然是一百个不爽。

    被我怼的没招了,南宫离也不端着他那架子了,给我认了个错。

    可当他问道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就把那天晚上被东北先生给约到领导家的事儿一五一十的抖搂了出来。

    他一听赶忙要看看那养魂钟,我就把东西给拿出来。

    他仔细地端详了好几遍,才喃喃自语道:“这东西倒是个正经宝贝,可我怎么总觉着有点不对劲呢?”

    我一把把养魂钟给抢了回来:“有个屁不对劲的,就不行有人对我好?”

    “那倒不是。”南宫离掐指算了算,眉头皱得很深,好半晌才叹了口气:“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干活去吧。”

    这逼永远是这样,说话说一半,我特么也是真心懒得猜了,全以为是那位东北先生跟我说的离奇诡异超自然现象即将发生。

    不过这次我可没少熊南宫离的钱,我说这回我至少得要百分之十的过手费。

    我以为南宫离至少得跟我讨价还价一番,可没成想他答应得倒是痛快,这更加深了我的怀疑,不会是一会儿奠基仪式能跟我这缺命的命格有点啥关系吧。

    等坐车到了地方,是一望无际的荒土,可离老远就看见了供桌香炉已经摆上了。

    南宫离下了车,居然停在了边缘位置,手指头上下翻飞的一通掐算,脚底下愣是没敢往里面走。

    开发商和几个副总,一路小跑迎了过来,那脸笑得跟八九点钟的太阳似的。

    可随着南宫离当啷一句:“你这块地是废地,趁早转手卖了吧!”

    开发商一伙人的脸色瞬间就耷拉到了地上。

    “南宫大师,你这说的是什么意思?”

    “是啊,您可不能不管啊,为了争下这块地,我们可是豁出去倾家荡产了啊!”

    “您可给我们说说,到底怎么一回事儿嘛!”

    .......

    听着开发商那伙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求着南宫离,我恨不得一脚把南宫离给踹进水沟子里,我用脚指头想也知道南宫离这是故意卖关子,跟开发商讨价码呢。

    然而这次我却料错了,因为南宫离脸上那凝重的表情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我戳了戳他的腰眼,意思是想让他把话给说个明白。

    南宫离被问急了,跺了跺脚才恨恨的说道:“原来我叫你们拿这块地的时候,这块地的确是个三星望月的福地,可眼下这明显是被人动了手脚,成了杀阵了!而这杀阵目前还看不出来在哪里动的手脚,只要你一盖楼就等于起了一把刀,成了大凶之地,动手的人是个绝顶高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