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破阵借的命不够?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2093字

    月悬于夜,幽光清染,两人在夜色中。

    “准备开工!”南宫离拉着我凑近我耳朵悄声说道“你去周围看看有没有人在监视我们。”

    “监视我们?”我想着怎么会有人监视我们,不成是那设此阵的人知晓我们今晚要来破阵,就提前来监视我们加以阻难?

    “让你去就去,详细的问题我后面和你说,反正你肯定也会问的!”南宫离瞥瞥眼不耐的说着。

    我想着估计也没什么大问题,也就去了。在四处逛了逛,别说人了,这可真是连鬼都没一只,谁大半夜不睡觉来这破工地监视别人。

    “没人,我说南宫兄,怎么你突然变得前怕狼后怕虎的呢?”我实在摸不清他。

    “这可不是怕哦!”南宫离挥了挥手继而说道“你以为我们要如何破阵?”

    “大概就是设个祭坛,然后撒点什么鸡血狗血,嘴里念着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的吧.....”我想了想好像电视小说都这样写的,就直接说了过去。

    “呸!才不是呢!”南宫离拉着脸,一副看乡巴佬的眼神“其实做这一行懂点路子的人都知道,什么摆祭坛,洒狗血,嘴里念念有词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像这些风水之类的东西都是类似陷阱机关一样的设置,我们将机关打开或者关掉就行了。就好比那徐季虽然已经死了,但也不是和小说里写的一样,凡是鬼,也是有所意识与思维的。和他们交流就行了,没必要一上来就是,死鬼!别杀我啊!”南宫离浮夸的演技和我说的我一身鸡皮疙瘩。

    “那为什么还要摆放祭坛之类的东西?”这个我倒是不知道,反正我也不是内行人,多问问倒也不觉得自己见识短。

    “这也就是我让你去看看有没有监视我们的原因了,这其一,摆放祭坛是为了让人们相信我们做的事是有用的,是真的。现在科技那么发达,随手来一个都是无神论者,不可能我们直接撒点血,触碰一下什么就告诉他们做好了,这换你,你信吗?”南宫离摊着双手,这厮说的也不无道理。

    “那还有别的原因?”我看着南宫离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指南针一边说“这其二嘛,总要装装逼,毕竟自己是大师嘛!哈哈.....”我一脸黑线。

    说完也就再没有多问什么,南宫离拿着指南针四处走了走,紧接着在工地四方的中间点划合了三点记号。

    “曹飞,你来这里!”我赶紧跟了过去,“给我三滴血!”

    我知道这是发挥我作用的时候了,用嘴咬破食指滴了三滴给南宫离。

    “我日,一滴一滴来啊!”南宫离心痛的看着我滴在他划记号的地方,就像流的是他的血一样“三滴,三滴,三个记号一个一滴你个败家子!”

    我自己的血我都没说什么,他反而叫了起来,联想那个算命要我三滴血换一个救我命的养魂钟,我突然意识到我的血很珍贵。这天生缺命到底是什么东西?

    片刻后,我把血在三处地点滴过,南宫离走到三角中心,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类似陀螺的东西。在一声“破”后便收了起来。

    “走吧!”南宫离拍拍手,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走?这就完了?”

    “废话,不走你就在这里过夜吧。”南宫离甩甩手自己就直接走了,我突然想起他说的不摆个祭坛,不装装逼谁会信得问题。

    不过南宫离这一手还是挺有用的,刚来时候的雾在他一声“破”的时候也跟着散了去。我也没做多留,便和他一同离去。

    回到家后便是倒床就睡,再次醒来时也是南宫离打来电话说和他一起去工地提钱了。

    洗漱完毕,赶到工地时,大批的建筑工人也都已经开工,大批建材正在卸货。而南宫离正被那几个开发商缠着感谢之类的话。

    “南宫兄!”我快步走了过去,南宫离见我来了,和开发商他们说道,“昨晚可是难为我这小兄弟了,不是他顶着那波杀阵的反击,恐怕我俩都要玩完!”

    得,听见这个我就知道他又想着法的像开发商加价了。不过看起来这件事对那伙人的帮助更大。

    “南宫大师您放心,钱不是问题!”那其中一个人挥挥手,一个人提着一个箱子递给了南宫离“这里是五十万万,就交给您和曹兄弟买点营养品补补身体吧!”

    南宫离笑着接过箱子“都是应该的,做自己分内的工作嘛!哈哈哈....那各位大老板祝你们财源广进,我和曹飞就先走了!”

    打完招呼南宫离就带着我去了他家,他把箱子放桌子上打开,一大摞一大摞的钞票“哥哥我可没少你的分,你拿三十万,我拿二十万。”

    “不是给我二十万?”我也没做什么就有了二十万,南宫离这下多给我十万,我反倒摸不着头脑,不该是他拿大头的吗?

    “这次没有你的血,这件事不可能这么快搞定。所以还是拖了你的福,这是你应得的。”

    “那一人二十五万吧!”我也不是缺钱的人,钱多了也没处花,我这个人就是接受一点小感动就会无所谓利益。

    “爽快!”南宫离豪声说着,紧接着面色有些凝重,“曹飞,有件事我得和你说一说。”

    我见南宫离少有的严肃,不免觉得有事找上我了“什么事你说就是了呗!”

    “如今到了这一步,看样子我也该告诉你了。”南宫离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烟点上“你是命格缺命的人,这种人一生必定会和阴界的事打交道,只是早晚的问题。而我得出现,以及我和你最近做的事,这一切都加速了你的责难,接下来必是一路艰险啊!”

    “这话怎么说?”我心里有点发虚。

    “缺命之人,缺的是命数,但却有的是命!会有什么样的危险来取你得命,这都是不可知的。一切两可!”南宫离揉了揉眉头,便不肯再继续说下去。

    这可搞得我满心焦虑,但他不愿说,我也只能自己想,大概就是危险重重。

    回到家后还是继续编写自己的稿子,在不知不觉中又昏睡了过去。

    依旧是被南宫离打来的电话吵醒的。他只让我去工地找他,还说了什么“破阵借的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