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这钟......有问题!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1997字

    我来到工地的时候,只余下浓重血腥味,以及一片一片的血迹和不知名的肉糜?

    南宫离眉头紧锁,见我来了就拉着我去了昨天三角区域,也就是他们口中的阵眼。

    “曹飞,把你的养魂钟拿出来和阵眼里的那些经文对比一下。”

    我赶紧拿出养魂钟。然后朝阵眼看去,昨晚只是听南宫离破阵,夜色也黑漆漆的,现在才来看看这阵眼。只见那阵眼是一个正方体里有一个X的立体,而在那立体的壁上刻满了满满的经文。

    “对,和这养魂钟里的经文相差无几。”我也震惊了“南宫.....”我还想接着说下去,南宫离就打断了我,“这养魂钟你先留着,我去找我师父看能不能破解这经文中的秘密。”

    我点头答应,才想起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昨天施工的人员一个也没见,四周的建材都以一种扭曲的姿态散落在工地上,而开发商那伙人都顶着一张苍白的脸颓靡的瘫坐在地上,”南宫兄,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阵眼有问题,不,或者说,这不是风水阵,而是风水局。”南宫离这才满满道来,“那个人设置了一个杀局,我们昨晚破的那个杀阵却是启动接下来的杀局,连绵不断,不死绝不会罢休的局。究竟是什么人设下了如此恶毒的杀局!”南宫离脸上一副少有的怒火。

    “那我们接下来该做什么?”我对这个了解的不多,而且已经发生的事已经于事无补,还不如想想接下来怎么能更好的解决。

    “这局必须破,这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了。曹飞,你想知道昨天工地上的工人都哪去了吗?”南宫离这时的眼神充满了悲伤。

    我朝着四周看了看,心里一股不好的预感。

    “这就是那些工人!”南宫离此话一出,我瞬间被恐惧占据了我的身心。

    “这......怎么可能?”我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见,昨天上百的工人,今天只剩下一片血迹和一堆肉糜?

    “还不知你看到的,他们的灵魂还在这杀局之中挣扎。他们阳寿未尽,就被这杀局夺去性命,而他们的灵魂是被设这杀局的人可以困在这里的,这是要拿他们的灵魂炼做一批死守的恶灵啊!”南宫离突然愤怒的大吼,“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南宫离这样愤怒,那个不着调的青年似是被一个正义感爆棚的灵魂占据了。

    “你们还是先回去吧,我告诉你们的事一定要做好,三日之内,我若除掉了那畜生,便能保你们无事。”南宫离转身对开发商他们说着。他们这时全都跪下了”南宫大师,我们的命就放你手上了,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我会尽力的!”南宫离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然后转身“曹飞,我们走吧!”

    说罢,南宫离便带着我离开了。我和他一路无言,直接到了一个比南宫离家还要豪华的别墅。

    我们走到门口,门自己便打开了。进去之后,一个穿着太极服的白发老翁正端坐在堂。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乍一看才发现这不是昨天见过的南宫离的师父吗?这丫的不会是南宫离师父的爸爸吧?

    “哎哟,你把缺命孩给我带来了?快来快来,那里有茶,我坐这里,你过来跪拜吧!”我看这样瞬间懵逼了,这搞哪一出?我就纳闷了,这人越老越逗逼的吗?

    “师父,那里的事你都知道了吧!”南宫离并没有理会陆大师的话,南宫离这次可能是真的生气了,平时应该还会跟着逗逼的。

    “急什么?我说过了,做事不要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把你师弟都吓着了!”我头脑里转了转,等等,这是他师父,昨天不是个中年人吗?怎么突然这么老了?我感觉自己被最近发生的事都弄得反应迟钝了。不过这还有更重要的事,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得听着他们先说。

    “可是师父,那上百条的人命啊......”

    “上百条的人命?你看看你身边,那个命格缺什么?”陆大师指了指我。

    “啊!”南宫离突然恍然大悟般,两眼发光的看着我“哈哈哈.....有救了有救了!”

    “我命格缺命是缺命,但又不少命。更不缺心眼,你们又要找我借命?我还不干呢!”我脱口而出也是憋久了,敢这样说话,也是因为我知道这两人绝对不会害我。

    “不过师父,你既然早就知道这是杀局应该早点告诉我啊!”南宫离略显委屈的说着“白白害了那么多人。”

    “我要知道不告诉你?”陆大师似也是被气着了,“这杀局骗过的不只你,还有我!这混账到底是何方神圣,竟干出这等事情,还骗过了我。不过手段是真的高明啊!此人可不好对付。”

    “我和曹飞来也正是为了调查此人是谁,我有一些说不上线索的线索。”南宫离伸手一晃,便拿出了一个X型的立体,我细一瞧,那不是刚才的阵眼“我擦,这东西还能取下来!”我不禁脱口。

    “哈哈哈....”这两人倒是一起笑了起来,我真是无语了。

    “这阵眼已经被我们破掉了,所以可以取下来,丢在那里业务用了。”南宫离将它递给陆大师“师父,你看看,这经文你可认识不?”

    “这是魔罗文,我曾和我师祖一起历练时见过,不过我并不懂。”陆大师摇摇头“不过,我书房里有关于这种经文的记载,你可以试着自己破译。”

    “对了,师父你可听过养魂钟?”南宫离看了看我,我赶紧将养魂钟拿了出来接而道“这里面刻着和这阵眼一样的文字。”

    “哦?”陆大师拿着养魂钟端详许久“我不曾听过,可你们就没发现这养魂钟养魂二字就很诡异吗?”

    陆大师这一说我也发现了,自从拿到这块钟之后,我便时常恍惚,甚至感觉自己缺了什么一样。当然不是命!

    这钟......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