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救命稻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1812字

    这钟有问题!

    “不过,就此下定论还是为时尚早。”陆大师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继续说道“在很早以前,我的师祖告诉过我,魔罗文设下的不一定是杀,也可能是生。”

    “师父,此话怎讲?”

    “有所谓破杀而生,而且曹飞本就是缺命的命格,所以这说不定对他是有益处的。”

    所以果然还是有心理原因的,比如睡得死之类的大抵是太累了。

    “不过,还是有必要的吧?”我还是不太放心那个养魂钟“陆大师,可否您将这阵眼和养魂钟上面的经文帮我们先破译,然后我和南宫兄设法引出送我养魂钟的神秘人,好一探究竟。”

    “当然可以,不过不管是好是坏,这养魂钟你先留着,待我将这阵眼的经文破译了在来破译这养魂钟。”陆大师那这阵眼便去了书房了,剩下我和南宫离在外面。

    我们稍加商讨之后决定我先回家去,而南宫离要回家准备工具去工地先施设结界让路过那里的人不受杀局的影响。然后在我恍忽之后问了南宫离我今天去工地会不会受影响时他却说,你昨晚已经进入了,和他一样都是必杀局中人。我当时就差变成大罗金仙打死他了。

    不过南宫离最后还是警戒我,一切都要小心行事。进入杀局会受到阴界的倾扰,所以一切的不平常你都要注意。一念之间,就是生与死!

    不平常吗?

    南宫离说的我没怎么放在心上,虽然在经历过死人复活等事件之后以及今天的遭遇,我却都不怎么怕。大概是没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不知者无畏吧!

    在路边小吃店吃了点东西回家后还是倒床就睡,我越来越觉得诡异,可没发生什么事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我是在夜中醒来的,依旧是南宫离的电话,漆黑的夜中只有手机上幽光与传出的阵阵铃声。南宫离在电话中机械般严肃的让我去工地找他,别的话都没说就挂掉了电话。我还正纳闷,什么鬼东西,这些接触鬼神的人只能在夜间行动的吗?

    想归想,但是是南宫离的话,应该还是很靠谱。我快速整理好便出了门。

    阴风阵阵,不得不说,在经历了昨晚的杀局之后。这里比昨天更加黑暗,就像这夜浸了墨,看不清一点东西。我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心里琢磨南宫离在哪里,连一点亮光也没有,这小子不会是在逗我吧?

    我想了想,然后拍了自己一巴掌,我怎么这么笨,拿着手机不知道打电话。我赶紧拿着手机找到南宫离的号码拨了过去,嘀嘀之后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我就草了,这小子不会真玩我吧!

    “南宫离!南宫离......”我开始怕了,毕竟在夜里脑子里就会想起诸如此类的情形,更别说最近接触了这么多关于鬼方面的事。

    “我在这里。”背后冷不丁传来一个声音,吓得我一跳,手机差点没丢出去。

    “卧槽卧槽,你丫的故意吓唬我是不。”待我站定,拿手机电筒照过去发现是南宫离我便有些大怒,“老子大半夜不睡觉来和你吓着玩的?混账!”

    “当然不是,这不是重点,你跟我来。我知道如何破这杀局了。”说完他便自顾自的前面带路去了,让我本有的火气不免灭了不少......

    我拔腿便跑,对,我已经开始跑了。我对南宫离的认识虽然不多,但总的来说,他对人对友都不会这样说话。如果我早点记起来南宫离告诉我的话,我应该连门都不会出,更别提如今在这危机四伏的工地上与不知道什么东西来玩捉迷藏了。

    不平常啊不平常,我怎么就没有早一点注意到!那机械般和不给我说话机会的南宫离,绝对是不平常啊!我现在离死有多远,又或者说离生有多远?

    跑着跑着,我转头望过去发现那个“南宫离”已经消失无踪。

    去哪里了?去哪里了!

    我现在开足了马力就知道往前跑,就在这时,对,手机电筒不亮了!我索性也就不去管他了,反正就是跑,我也不知道往哪里跑才安全。

    突然,我感觉一股冰冷的气氛从耳旁划过。眼前的一切渐渐的有些看的见了,我看到一张被刮掉半张脸皮的人脸,他枯黄的头发上面尽是湿红的液体。那不是血迹还会是什么?

    紧跟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穿着建筑工人的服装,看样子应该是昨天的工人。他将这个工人以一种不可拉伸的方式拉伸,就好像这个人是橡皮泥做的。我看见血液从他的皮里一点一点渗透出来,我听见他的骨头脆裂的断响,他的肉体被拉伸成一根细细线丝。

    他的声音由嘶吼变成苦痛变成叫骂变成脆响......

    我怕了,是真的怕了。

    若是要在你死前享受你死去时的恐惧,那最好的办法大抵就是把你设置为一个死刑犯,告诉你会怎么样死,但又不告诉你什么时候死。

    我要跑!我必须逃离这里!

    我没有再去顾及他给我展示死法,我只知道我需要跑!

    可我又怎么能和鬼去跑,他跟了上来,甚至出现了更多的他。周围的一切仿佛人间炼狱,不断地出现那些被折磨致死的工人的痛苦的死去。

    我跑不掉了!

    就在我将近绝望的时候我想起了那人给我的养魂钟,最后的救命稻草,还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