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被困住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1954字

    我百思不得其解,依照现在的推断来看,当时出现在这大楼里的“那东西”并不是半脸鬼,那么之前陆大师他们的想法就有了误差。其中,可以确定的是,半脸鬼和我父母的死根本没有关系。但是这也就是说不通的地方,如果这半脸鬼和当时缠上我父母的鬼不是同一只鬼,那这半脸鬼又为什么会在这噩梦之中纠缠我?

    等等!我是漏掉了什么?

    首先,这半脸鬼的存在是在我和南宫离破阵之后才出现的,而在那之后我开始不断做这个噩梦在和陆大师与南宫离的交谈中所提到的,这里我的先入为主的认为那半脸鬼和这件事有关,而在我的想法下推理,我们自然得出了半脸鬼便是当年的残害我父母的“那东西”。

    所以现在理清这些事之后,这半脸鬼和我父母的死并没有联系。那么促使他在我噩梦中出现的原因又是什么?难道,我突然想到,如果当年我的父母是为了救我而刻意献出了自己的生命,而后我被大舅带离这里。如今回来这里之后发现那些所谓的住户却已经不是人了,也就是在我离开之后这里的人受过侵袭。

    那么,如果当时爸爸妈妈献出生命是为了救我,“那东西”之后也并未再出现在我的生活中,那么做一个大胆的假设,“那东西”是被我父母用生命作为牺牲困在了这里,而这里的住户在当年我离开之后自然成为了盘中餐。这样推理之后,我感觉很多事都有了正当的解释。

    最后的问题在于,确认我的思维是正确的!

    但是要确认这件事如我所想的一样,就要先去验证上面所有的理论。比如,这栋楼已经没有一个活人。但却也是一个难点,我家自从那件事之后与住户的关系都不太好,该以什么样身份怎么去验证这件事。而且,一旦验证了这栋楼没有一个活人,那么我们现在的生命也绝对存在这必死的危险。

    “砰砰!”就在我和大舅各自沉默时,隐约间我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我和大舅相视一眼,他想必也是听见了这敲门声。但我们却都决定不去开门,我们刚回来就有人来敲门,其中有什么猫腻自然不好说;再者,这楼里的人......

    “飒飒!”门外的人没有继续敲门,反而从门缝递过来一张薄薄的纸。我看了眼大舅,他点头示意我过去拿。

    “带我离开这里!”我瞄了一眼,就把这纸片递给了大舅。我和大舅还是保持沉默,谁都没有开口。门外的人也似是不死心,又塞了张纸进来:这里没有一个活人,我再呆在外面,要是死了也就死了,但你们如今进来这里,要是不想自己也永远的住在这里,就最好在我死之前把我放进去。

    大舅看了纸片,他只是看着我,是打算让我做决定了。也容不得我多想,又或者我比较相信自己的直觉,我打开门后,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生站在外面。她见我打开了门,瞥了我一眼就快速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我直直的看着眼前的女子,长发披在身后一直垂直到腰间,清素的脸上俊美而不失优雅。我都看得有些呆了,当然这个时候可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

    “你就是曹飞吧?”她恨恨的看着我,话语之中说不出的冰冷,就像是杀父仇人一样。

    “嗯!我是曹飞!你是?”虽然她的语气不太好,克我还是礼貌的回答。

    “我是谁并不重要!”她转过身去,继续说道“重要的是你害死了这栋楼所有的人!”

    “我?”我自然知道是我的原因才导致这栋楼的人全都成了炮灰,但我绝对不承认这种把我当作杀人凶手的感觉。“我可就是回家探亲的小市民而已,可没有能力害死一栋楼的人!”

    “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这里所有的人!”那女子有些发怒。我自知再纠缠这个问题也于事无补,便换了话题。

    “你说这里没有一个活人,那你又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我把最简单的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抛了出来。

    “我一直在这里!从小到大,我一直在这里。”那女子显得有些激动,说到这里有些要疯掉的感觉。

    “你说你一直在这里,可是你又说这里没有一个活人,你还要我带你离开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倒不是不顾及她的情绪,不过我在做正事的时候可管不了那么多,而且我心中的疑问也是越来越多。

    “我说我不知道你会信吗?”她直视我的双眼,我也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点了点头,已经完全相信了她的话。

    “你要我带你出去,如你所说,这里就算是没有一个活人,可是你却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里。现在却要我带你出去?”我有些不解。

    “我出不去了!”那女子突而抱住了自己脸,“我刚从家里出去,可我在楼下门口却看见所有的住户全守在楼道口,挤在了门口,像是在看守什么一样。”说到这里,那女子拿手一指我,继续说道“当年跑掉的那个人回来了,所以他们才会守着出口,不能再让你逃掉了!

    我看着她,为什么她会对我有如此大的敌意?

    听到这里,大舅突然站了起来,我还没来的及阻拦,大舅已经推门出去。我本想跟着大舅,没想到大舅见我要跟,就对我挥了挥手,指了指自己,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见大舅这个动作,我知道大舅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也就放心的让他去了。

    而我和那女子也是话不投机,就只得等着大舅回来。不大一会儿,大舅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好:“和她说的一样,下面楼梯口被守住了!”

    我们,被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