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与鬼共生的女子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2036字

    我们被困住了!

    前去查看那女子是否说的事实的大舅回来之后确定了那女子的话,而此时的我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感觉有一张无形的网将我紧紧地包在里面。

    自从我回来,这一切都是被人设计好了的。我正一步一步掉进别人设好的陷阱,而我却一点也没发觉,还傻乎乎的就往这里面踩。

    仔细想起来,自从那半脸鬼出现后,就一直将我的思路带着走。从一开始我做的噩梦,让我回忆起儿时的恐惧,所以判定那半脸鬼是当时就存在着的。但随着半脸鬼离我越来越近,我开始越来越害怕,所以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也只有病急乱投医,而就在这时,我梦见了当时遇见的那个道士,那锦囊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我回到这里来的原因。

    可现在我却发现那半脸鬼和我父母的死根本没有关系,但那半脸鬼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吓唬我,他的任务就是把我带回这里来,这一切都在他的安排之中!

    而在我回来之后,马上就被这里“人”所囚禁,还包括生活在这里和一直保留这里的大舅。其实我对这女子还是有很多问题想要询问,可看见她拉着一张脸,对我还有着强烈的恨意,我自然也不好再拿热脸贴冷屁股。

    “你说你一直都住在这里,可这里的“人”却并不是活人,你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你又为什么宁愿呆在这个毫无生气的公寓里面?”我并没有忽略了这个女子话中问题,她说自己从下就生活在这里,可她一个女孩子是怎样整天面对一栋楼的“人”?别说是眼前的女子,就连我一个大男人也不见得有敢和这么多冰冷的“人”生活在一起的勇气。

    大舅其实也早就察觉了这女子话中的问题,却并没有戳破。大舅这样做自然是有自己的道理的,当他下楼查看女子的话是否属实的时候,他就用手机给我发了短信,这女子有问题,但大舅却很确定她和那群人不一样。她身上有生的气息,而其他住户则全是一片死气。大舅的意思是看看这女子会不会自己告诉我们,可眼前的样子表示这女子绝对不会自己告诉我们了。

    于是我也不得不直接抛出了这个问题,眼前所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出去,再勾心斗角反而拖延的时间越久。

    我本想着那女子也不会告诉我我所问到的问题,可这次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那女子起身,打开门,紧接着站在门口看着我们“你们不是想知道吗?那就跟我一起来吧!”说完之后她便走到我家对面的公寓,拿出钥匙打开门就走了进去。我和大舅见状也就跟着她过了去,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走进这屋子,家中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桌上还有没有吃完的饭,以及三个位置的碗?她是径直进了其中一间屋子,我和大舅不知道她到底卖的什么关子,也就只好跟着她。

    而进到这一间屋子之后,我发现,这是卧室。而眼前的一幕也是让我震惊了,只见那双人床上躺着两个人,看向那青灰色并且已经干瘪的脸我可以确定,这两个人已经死去多时。再看他们分别是一男一女,应该是一对夫妻。两个人眉宇之间和这女子还有几分相似。可我却不知道这两人和这女子又是什么关系。于是等着她开口。

    “这是我爸我妈!”她此时的眼神逐渐变得温柔而又悲伤,缓缓地跪在两具尸体面前,我看见她的眼中已经有了些许雾气。

    我听她说这是她的父母,却有些迟疑,这两人的年龄最多也就比她大一点而已,说是哥哥姐姐倒挺像的,说是父母,我还真不信。那女子见我眼中的质疑也接着就做出了解释。

    “当年你我住在对门,那晚你的父母双双惨遭残害,你以为失去双亲的只有你吗?”那女子眼中逐渐变的愤怒起来,“当晚我在家里正在看电视,就在此时听见门外类似肉体拍在墙上的声音,忍不住心头的好奇就打开门向着门外张望,可是当我打开门之后却没有看见任何被砸的东西,只看见这个锦囊掉在了地上!”我见这锦囊甚是漂亮,于是捡了起来。就在这时,眼前突兀一转......”说到这里那女子好像想起来了什么,大口的呼着空气全身颤抖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见此状也不忍让她继续说,而且她说的锦囊我也很是在意,极有可能就是那道士给我的锦囊。趁着她冷静的时候,我也转移话题似的问道“那锦囊,可否给我看看?”

    那女子长呼了两口气,并未作答,而是直接从包里摸出来一个青红相间的锦囊,我一见,这的确是当时那道士给我的锦囊。看样子是当时回来的时候爸爸不小心弄丢了这个锦囊,而这锦囊又阴差阳错的进了这女子手中。

    “这锦囊,你有没有打开过?”我问道。

    “我当时捡到之后因为太过好奇,所以直接就打开了。”这女子也是耿直的很,直接说自己打开过,要是平时我估计会好好吐槽吐槽,可现在我却也不好在意这个。

    “当时我打开这锦囊之后,里面有有一块挂坠和一张纸条。”说着,那女子从脖子上拉出来一个翠绿色的挂坠,近看之后才发现是一块小小的八卦镜。那八卦镜坠发出淡淡的绿芒,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这纸条在这锦囊之中。”她将那锦囊直接递给了我。我结果锦囊,然后打那锦囊,取出纸条,没等我细看那纸条有什么内容,那女子继续开口道“那纸条上没有写任何东西。”

    我展开那纸条,就和那女子说的一样,的确没有写任何东西。纸条也只是普通的信纸,可我坚信那道士不会留下一张空白的纸条给我。我想起电视上看的那些无字天书,用水浸泡之后就显现了一大堆字,一念及此,我赶忙跑到厨房打开了水龙头对着那张纸条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