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怎么离开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1879字

    屋子里一男一女瞪大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把纸条打湿,然后呆呆地望着那纸条。我当然不是呆呆地望着那纸条,而是现在的气氛十分尴尬,我心里想着这纸条不可能是无字天书,按着电视中的方法,用水浸泡之类的说不定就会出现隐藏的秘密。可现在的问题却是,我把那纸条打湿之后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也看不出有字要出现的样子,而那两人又一直盯着我,所以此时我们发生了极其尴尬的局面。

    我拿着这纸条为了避免尴尬,于是打算试下一个方法,用火烧。

    我拿出打火机在那纸条下面正要打着打火机来烧它,大舅急忙叫道:“停!你小子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这纸条没字就是没字,你又是浸水又是烧它的,他也不会出现什么字的!”

    大舅倒是说的没错,我的确看的电视剧都是这样写的,也就试着弄一下看看咯“我觉得这纸条上应该会有什么交代的内容!”我不假思索对大舅说道。

    却听见“噗”一声,那女子都被逗乐了“你就知道这纸条上一定会有什么?”

    我点了点头,我的直觉一向都是很准的,所以这次我也是直接肯定的回答:“当然!”

    “行了行了!”大舅叫了一声阻止我们继续扯下去,又从我手里一把夺过那纸条,接着将纸条放回了锦囊之中。这才说道:“锦囊,锦囊,锦囊妙计!这东西既然是锦囊自然是在救命的时候用的!我先收起来!”大舅瞥了我一眼这才将那锦囊放入了自己的包里。

    而我收了收心神,转而继续看着那女子,这一刻,我却觉得那女子无比的面熟。女子领着我们出了卧室,在客厅里转悠了转悠,我看见一张一家三口的照片,那两个夫妻很明显便是躺在卧室里的那两人。而另一个小女孩,按照她说的,便是那女子。

    照片上的那女孩我却是越看越眼熟,我突然想起当时我对门邻居刚搬来的时候就是在这样的一家三口。就如我家一样,都是父母加带一个孩子,也正因如此,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还算是不错。想到这里,我的头隐隐约约的有点痛,我感觉自己忘记了好多关于自己小时候的事。

    “丁庭梦?”我不禁脱口而出,怎么想出来的名字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而那女子却是诧异的看着我,然后问道“你想起我来了?”

    “什么?”我脑袋此时就像浆糊,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吗?你们是邻居,她知道你是曹飞,而你难道不知道她是谁?”大舅看我两的对话如此白痴,这才站出来加以解释。

    “你终于记起我来了!”我听见那女子这兴奋的口气,不禁想到,难道我早就该想起她是谁?倒是来时她一口就道出了我的名字,可我对于她的记忆却是十分的模糊。

    “没有!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了那名字。”听见我这么说,她的眼神显得又有些暗淡了。

    “好吧!”

    见气氛有些尴尬的大舅突然解围:

    “要不还是继续刚才的话题,继续讨论下去?”

    “是啊是啊!”我见大舅说完也就跟着附和。

    那女子也是缓过来了,就接着刚才的说:“当时我捡起锦囊之后,原本眼前什么都没有的却是突兀一转,我看见一团黑色的气,嗯嗯,不!应该说是被包在黑色雾气中的人,我看不见他的模样,只看的见他右手臂一条紫红色龙,那黑色的雾气就是从这条龙眼之中发散出来的。而他却似乎没有注意到我,也可能是他并不屑于在意我。”

    “那是什么人?”我问出口之后才感觉自己好像问了个废话。不过她并未觉得我说了废话,反而和我说道:“那个的侧脸倒是和你的侧脸很像,身材也像.....”说着她便开始打量着我。

    看着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不过你和他不同,你没有他所拥有的戾气,那种令人恐惧的感觉!”

    “这不是肯定的吗!”我有些无语这女子的脑回路了,要是我有那戾气,她还不得离得我远远地。“你继续说下去,她深呼了一口气,看着我说“紧接着我就看见一只满脸腐烂,眼窝深深陷了下去的东西,他出现后你的父母也就跟着出现了。只不过,你的父母在他的手里,他的力气不知道有多大,一手提着你爸,一手拽着你妈,被他用力的在四周的墙壁上拍打,这也就是我听到的那声音。我看见他们从完好的人被拍打成一堆不完整的肉糜......哇....”说到这里她还是忍不住吐了出来。大舅赶忙扶着她去了厕所,我当时也震惊到了,她是唯一一个见证了我父母被杀害时的人,他们当时不知道受了多大的苦。想到这里,我不免愤怒了起来。

    片刻后,她从厕所里出来。看样子这件事对她的冲击也不小。她休息之后继续说道:“在我亲眼看完了你的父母被折磨致死之后,我的父母也从家中出来,正好就是楼里的人都聚在一起的时候,我看见无助的你,可我却不知道怎么告诉你这件事。而且,我没有料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你大舅安葬好了你的父母之后,你也就被你大舅匆匆接上走了。但我没有想到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开始的时候,我会每天都梦见那一晚发生的事。原本照着剧本走的故事,有一天却突然发生改变。在我的梦里,那个被雾气所遮蔽的男人,找上了我,找上了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