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2036字

    丁庭梦此时愤恨的看着我,我当时被盯得发毛,可无奈,她说的也却是实话。

    “多亏了这八卦镜,否则我也早就成为了你的牺牲品。”说着她摸着脖颈上的八卦镜。

    我看着丁庭梦,对她有些许愧疚。毕竟我的父母是为了我才做出如此决断,牺牲了这么多人,只是为了救我。这缺命之格,可真是祸害!

    于公于私,我都改变不了这铁铮铮的事实。可眼前的事是,这丁庭梦虽有恨意,却没有对我表达出来,仅仅是那眼中的恨意,就能知道她有多恨我,可是,她还要我带她离开这里。还有一点,为什么丁庭梦自知自己的父母已经死去多时,而且楼里的住户已经死得差不多,她却一直生活在这里?这问题想来也可以解释,比如,那是十几年前的事,那时候的她和我该是差不多年纪,七八岁左右,我当时若不是被我大舅接走,想来很有可能已经饿死了,毕竟年纪太小,所以这一点其实说的通。

    关键在于,丁庭梦在这里生活了接近二十年,每天靠着已经成为黑雾人口中的奴仆的父母来照顾自己,除了饮食起居,她又是如何独自一人在这里生活的?在这里独自生活的她,难道就仅仅是一人生活,也不和外界的人联络?当然这也能用孤僻的性格来解释。

    最重要的一点,也是我最想不明白的一点,这栋楼里的人既然早已死去,成了游魂被困在这里,可是物业的人就没人来管过?我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里的电器虽然已是十几年前的旧产品,可是还能用,而且电力也是正常使用,所以究其因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舅在接走我之后,还是会来这栋楼,这些游魂也仅是像正常人一样冷眼看着,并没有顾忌这个外来的人。

    “你之前说要我带你出去,这是怎么回事?”我突然想到丁庭梦之前要我带她离开这里,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却在我来了之后马上就来找我,她又怎么知道我就能带她出去的呢?

    “因为在你离开之后,我开始钻研鬼怪说起!当时黑雾人再告诉我父母的情况后,我问过他,为什么你的父母要为了保你而困住他,而他又为了什么一定要缠着你,他告诉我,你是缺命之人。”丁庭梦此时走过来摸了摸我的胸口,接着又伸手要去摸我的额头,我慌忙阻止了她,我这纯洁的身体还没被女的碰过呢!她微撇嘴角,表示不屑:“哼!我这是在验证你是否是那缺命之人!”

    “验证这个干嘛?”我问道,也不是害羞,可她这一摸,我总感觉这不是再验证我是不是缺命之人,而是在做别的。

    “我查阅了许多书籍,以及咨询了不少关于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听到这里,我不禁想到了什么,打断了她,紧跟着问道,“这方面经验的人指的是?”

    “当然是关于捉鬼之类的能人!”

    “既然你咨询了这些捉鬼的能人,那又为什么不去找这能捉鬼的人来将这栋楼的鬼驱除,反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住在这里?”想到这里,我不禁心头一颤,丁庭梦有问题!绝对有问题!一个人既然能自由出入这里,能找到捉鬼的人,不去请捉鬼的人来收拾这里的鬼,反而只是去咨询缺命之人的问题。这不是明摆着的缺心眼吗?

    若是说那些捉鬼的人解决不了这里的鬼,我是不信的!既然像南宫离那样为财才办事的人很多,可一想到南宫离得知工地上百人都被埋葬了,他也是对此愤恨不已,而且已经丝毫不提钱的事,而是一心要破阵,找出背后的人。那么,这么多年,她就没遇到一个这样的捉鬼师?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除非她缺心眼,完全忘记了找捉鬼师解决的这里的事,又或者,她是故意不找的!

    “你想知道吗?”丁庭梦此时声音逐渐变得低沉,而在她的背后,一团黑雾随之也随之出现,那黑雾之中传出来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逐渐和丁庭梦的声音混在一起说道:“那是为了救我(她)的父母啊!”

    我见此场景,感受到了巨大的绝望。我又再一次,跳入了别人的圈套,等到发现的时候却已经晚了!我呆在原地,看着那黑雾逐渐形成人形,他手臂上紫红色的龙特别的显眼!而就在我呆住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手被一股大力拉扯了一下,我这才回过神来。

    “跑啊!”大舅吼了一声就要拉着我跑,我也是回过了神,赶紧跟着大舅就要跑。

    当我们跑到门口,拉开了门正要往外面跑的时候,那黑雾人只是轻轻打了个响指,那门就大力的被关上了。与此同时,我和大舅的身体也重重被弹了开去。我撞在了墙上,感觉自己的脑袋被砸的一晕,差点晕了过去。而大舅也是不太好受,大舅本来也老了很多,身体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我看见他吐出一口血,还没有缓过来,便跑去拉着那黑雾人的腿。从手边拿着各种东西砸那黑雾人!

    可那黑雾人就像砸的不是自己一样,而大舅边砸边大声让我跑。我看着他眼泪掉了下来,声嘶力竭,可我又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扔下他不管,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父母,是大舅将我抚养长大,没有他,我早就已经死了。

    黑雾人此时也将我大舅一脚踢了出去,只轻轻一脚,我的大舅就又被重重的甩了出去,撞在墙上后便晕了过去。

    我赶紧跑去我舅舅身边,将他抱了起来,呼唤着他。不多时,他才睁开了眼睛,而他的嘴里也不停的吐出血来。

    突然从空间之中扭曲了一下,紧跟着一个脸皮腐烂,双眼深陷的“人”逐渐出现了。我知道这便是丁庭梦所说的鬼,此时我也明白了,丁庭梦早已和那黑雾人做了交易,恐怕大舅在很早之前就被丁庭梦监视着了。

    “那么,接下来,我们该做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