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作用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1901字

    “半脸鬼?什么半脸鬼?”黑雾人却是匪夷所思,已经到了我面前,听见我的话反而停下来了。

    “你不知道?”我此时却在嗤笑,都到这一步,还不承认呢?“那个引诱我来这里的半脸鬼啊!否则我怎么会会这里来?”

    “我不知道!”黑雾人说的斩钉截铁,他看着我,并没有转头,而是平静地说:“来了也不现身,这可不合乎道理?忙着自己的事,反而没发现你这黄雀?”

    就在黑雾人说完之后,从他的身后便出现了那半脸鬼。

    “你是什么东西?还不敢以真面目示人?”黑雾人问道。

    “我只是区区一介平民,可不敢与您比!要是漏了真实面目,恐怕以后后患无穷!”那半脸鬼此时却发出了人一般的声音,然后不急不慢的回答。

    “既然知道我不好惹,你还敢跟着来这里?”黑雾人此时语气更加冷酷“你是不想活了吧?”

    “那倒也不是!只是这曹飞的重要性,你也知道!”半脸鬼,此时态度也没了刚才的谦卑,反而硬气了起来“可不是你说是你的,我就不能拿了!”

    再无多言,黑雾人转身看着那半脸鬼,而身边的自己的那只鬼已经冲了出去,嘴里发出听不懂声音,一拳击向了那半脸鬼,我原以为这样的快的速度加上那只鬼的力气半脸鬼会被打飞,却不料一他一闪身就躲了过去,紧跟着一记飞腿反倒击中了那只鬼,紧跟着那只鬼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黑雾人显然是没有料到自己的鬼一下就被打散了,也是愣了一愣。这才说道:“有点道行!”

    而那半脸鬼没有作答,可脸上却清晰地浮现一抹笑意。

    黑雾人说完就主动出击,半脸鬼对此也是早有防备,两只鬼交战在一起,打的难舍难分,这一看,也看不出是谁占了上风。不过我倒是想拍手叫好,这两个都曾经伤害过我,我自然乐得看着两人混斗。

    不料我的衣袖被谁扯了一下,我这才转过身去,看了看原来是大舅,没等我问大舅伤势如何,他反倒越加生气“看什么看,还不走!”我这才想到我们也该趁机跑了的。我起身,跟大舅慢慢往门边爬,这一看正好看见丁庭梦,也许是出于愧疚,也或许是同情,我一念之下就决定拉着她一起走。

    她见我拉她,还不理睬,我这才说道“留着命,才有机会报仇!别被骗了就想着寻死!”她肯定也没想到我会去救她,听了我的话也觉得有理,我们三人便在那两人混斗中摸到门边,而此时那两人也是发现了我们的动作。说是奇怪,只有半脸鬼作势要来捉我们,而黑雾人却没有理会,只是看了我们一眼,就继续缠着那半脸鬼打斗。也正好让我们三人都跑了出来。

    出来之后我还在寻思去哪里,毕竟楼下有游魂守着,而丁庭梦说道“直接走吧!”

    “可楼下的游魂?”我不禁问道。

    “楼下的游魂不是黑雾人的奴仆,不会管我们的。”听到此,我和大舅搀扶着走,因为全身是伤,走的特慢,丁庭梦此时也没了对我的怨恨,过来帮忙搀扶着我们一起下楼。眼看快走到楼下门口了,可又出现了新的变故。

    那些楼里的游魂,的确不是黑雾人的奴仆,可是全是因我而死。他们都是被我父母困在这里的黑雾人祸害,才死在了这里。显然,这时他们看见了我,就如同看见了仇人,纷纷向我们扑了过来。

    就在要扑在我们身上时,突然丁庭梦脖颈处的八卦镜闪起了光芒,而周围的游魂见此也是退在了一边。丁庭梦将八卦镜去了下来,挡在身子前面,我们这才慢慢出了这层楼。而那些游魂也只能跟到楼道门口就停了下来。

    看着这一楼道挤满的游魂,于公于私,都是因为我得原因,以后我一定要让南宫离将他们全都解放出去!

    自我们逃出来,商讨之后,大舅是要陪着我回家,毕竟现在这个样子,大舅说自己放心不下我,然后丁庭梦却是因为没有住的地方,我也只得带着她一起回家。

    回家之后自然丁庭梦睡在我的床上,而我和大舅则是决定去住宾馆,毕竟之前我和南宫离破阵时赚了一笔。当然在此之前,我和大舅免不了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

    不得不说,这次住院期间,我不仅晚上没有做噩梦,甚至连做梦都没有。这样舒适的生活反而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我也对那半脸鬼和黑雾人有着太多的疑问。

    此刻,我正在病房里发呆,而大舅则在我不远处的病床上躺着,也是一脸严肃的样子。显然,大舅对此还是很心有余悸的,而且,说实话我还是挺放心不下大舅的,毕竟我们都是外行人,大舅更是一心想着我,要是再出什么事,无法阻挡的力量面前,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吃饭了!”丁庭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病房里,一边大舅已经拿起了丁庭梦带来的饭菜大口吃了起来,别说,此时的丁庭梦像极了个小媳妇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实话,我不是不喜欢女的,而且类似丁庭梦现在这副样子更是惹人喜欢。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太适应她这个样子。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视觉冲击太大了,也可能是别的......

    不过在思考这些问题意义也不大,我随即也吃了起来。

    其实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我也不太清楚,有好多的网已经将我紧紧包围在里面,可我却连是谁为了什么目的而这样对付我都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