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刻印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3本章字数:2029字

    自我们逃出来,商讨之后,大舅是要陪着我回家,毕竟现在这个样子,大舅说自己放心不下我,然后丁庭梦却是因为没有住的地方,我也只得带着她一起回家。

    回家之后自然丁庭梦睡在我的床上,而我和大舅则是决定去住宾馆,毕竟之前我和南宫离破阵时赚了一笔。当然在此之前,我和大舅免不了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

    不得不说,这次住院期间,我不仅晚上没有做噩梦,甚至连做梦都没有。这样舒适的生活反而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并且,我也对那半脸鬼和黑雾人有着太多的疑问。

    此刻,我正在病房里发呆,而大舅则在我不远处的病床上躺着,也是一脸严肃的样子。显然,大舅对此还是很心有余悸的,而且,说实话我还是挺放心不下大舅的,毕竟我们都是外行人,大舅更是一心想着我,要是再出什么事,无法阻挡的力量面前,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吃饭了!”丁庭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病房里,一边大舅已经拿起了丁庭梦带来的饭菜大口吃了起来,别说,此时的丁庭梦像极了个小媳妇儿。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实话,我不是不喜欢女的,而且类似丁庭梦现在这副样子更是惹人喜欢。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太适应她这个样子。也许是第一次见面的视觉冲击太大了,也可能是别的......

    不过在思考这些问题意义也不大,我随即也吃了起来。

    其实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做,我也不太清楚,有好多的网已经将我紧紧包围在里面,可我却连是谁为了什么目的而这样对付我都不得而知。”

    “曹飞!”丁庭梦突然叫我,我转头看着她,“谢谢你!我......”她说着有些犹豫。

    “你尽管说吧!”既然现在都在一根绳上,我自然也是很坦然。

    “好吧!”丁庭梦见我直言,也就不再矫情,慢慢说道:“你还记得我曾在你的胸口摸过一把?”

    听丁庭梦说到这个,我倒想了起来,当时在她家的时候她的确是要验证我是不是缺命之人摸过我一把,当时我还很是抗拒,阻止了她摸我的脸。

    “记得!”我回答道。

    “那时我好像说的是要验证你是不是缺命之人,但事实并非如此,你是缺命之人在你来的时候我就早已知道。”丁庭梦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了一件事。当时我一个人前往我家,这件事除了大舅是自己猜到的,就没人知道我回去,可是我一回去就好像有人告密一样,都知道我回去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那些游魂的与那黑雾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吗?”我心里有些不确信,还有就是习惯爱将问题一个一个问遍。

    “他们之间是没有联系的!除非像我父母那样,成为了他的奴仆,才会有我父母的记忆。”丁庭梦被我打断她的话并没有在意,而是很诚恳的和我说着。

    “那到底为什么我一回去之后你马上就知道我回去了?”

    “这件事其实我也不知道,是黑雾人通知我先过来的。”

    “通知你过来?”我意识到一个问题“他通知你来找我干嘛?”

    “这也是我想要告诉你的!”丁庭梦有些,不过也没有拖沓“我摸你那一把,是将一个刻印放在了你的身上!当时黑雾人承诺于我,待我将这刻印印在了你身上,就解放我父母,谁想.....”话到这里丁庭梦眼神又悲伤了起来。

    “刻印?”这倒是我一直没有注意到的,听到这里我赶忙拉下胸口的衣物,这才看见一条紫红色的龙浅浅的印在我的胸口。而那龙,和那黑雾人手臂上的龙一模一样。我此时十分震惊,却并不知道那黑雾人为什么要将这龙刻印在我的身上,更加不知道这龙刻印在我胸口的目的。

    “这龙不是那黑雾人手臂上的吗?”就连一边吃饭的大舅此时也看到我胸口的龙,大惊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龙印在我侄儿胸口的目的是什么?”大舅立即忘了手中的饭事谁送来的,反倒一副恨意的看着丁庭梦质问。

    “这我也不知道!当时黑雾人就在我手中一点,然后让我在你胸口和额头处摸一下。”丁庭梦此时很紧张,像是做了坏事的小孩。

    “你也不知道?你......”大舅还想继续追问下去,可我知道丁庭梦就是一个傀儡,那黑雾人既然做了这些事,也绝不会告诉一个傀儡的,于是我打断了大舅,“这件事她不会知道的,她也是为了自己父母,大舅,你就不要难为她了。”

    “曹飞......对不起!”丁庭梦此时的声音细如蚊足,都几乎快听不见了。

    “没事!这都是命中的磨难!“不知道为何,此时我反倒很释然。就像见惯了大风大浪一样。

    我仔细回想着那黑雾人的样子,被一片黑雾所覆盖,看不清脸,可是越想那黑雾人我却发现越觉得他像我认识的人。我盯着胸口的那紫红色的龙,龙眼并没有如同黑雾人手臂上的龙眼一样散发出黑雾,这反倒让我感觉那龙并不是什么坏东西,而更像是亲近我的东西。

    我就这样盯着我胸口那紫红色的龙,就好像自己快要被他吸进去了一样。

    “曹飞!你小子就不能消停点?等着我回来再说吗?”我的思绪逐渐被拉回现实,这才抬头望去,那声音来源处,一个不着调的青年正在我正前方紧紧盯着我。

    “南宫兄!”我看见南宫离的容貌,这还掐了掐自己的脸,这才问道:“你回来了?”

    “你这可别是我走了之后就傻了吧!”南宫离取笑着我。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也不与他玩笑,一本正经的问道。

    “这不刚回来,在家族的时候我父亲算到你命中的这一劫,吓得我赶紧赶了回来。要不是我父亲说这一劫必须你自己去破,我早就杀回你老家公寓了!”南宫离说得手舞足蹈,我心里瞬间对这逗逼失去了信心。